汕以合作“心有灵犀”

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北校区规划图

  2015年以来,汕头与以色列合作,就逐渐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并且随着合办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到中以(汕头)科技创新合作区,再到与海法结成友好城市,直到以色列前总统佩雷斯来汕头出席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筹设启动仪式,终于成为全球舆论目光的聚焦点。汕头也从此开始了国际合作发展的新阶段。

  中国人做事,从来不把“利益”的考量放在首位,而是注重理论根据。那么,我们热衷于“汕以合作”的理论基础在哪里呢?这是许多人在内心不断琢磨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做起事来就难免会心里打鼓,不能理直气壮,所以值得认真对待。

  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首先要明确两个现实条件:第一,我们过去对以色列的了解实在不多,甚至有时还存在误解和偏见。第二,我们讨论的是汕头与以色列的合作,还不是中国与以色列的合作,其内涵与范畴各有不同。

  在中国传统的思维定势中,我们中国的大陆文化体系与以色列实在相差太远,几乎毫无共通之处。多年来,我们听到的多是来自于阿拉伯世界的声音,认为以色列只是“二战”以后才成立的、甚至不被一些阿拉伯国家所承认的“人造国”。其实,以色列是个古老的国家,早在3000多年前就有以色列-犹太王国存在。公元前1080年以色列国家形成时,相当于中国的周武王时期,比中国有文字的历史还要早200多年。至公元前935年才分裂为以色列与犹太两个国家。公元前722年(周平王四十九年)被亚述王萨尔贡二世所灭,此后以色列的版图陆续被并入亚述、波斯、马其顿、塞琉西、罗马诸国。原以色列居民多数迁徙境外,有的来到中国河南开封一带。

  1947年联合国通过决议,在巴勒斯坦地区分别建立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国。1948年以色列重新建国,巴勒斯坦国却因种种原因滞后成立。二者矛盾与冲突持续不断,成为“二战”后世界注目的一个焦点。我们常常会把以色列与犹太人等同起来,其实以色列虽然以犹太人为主要居民,里面也包括近七分之一的阿拉伯人(约50万)。我们过去由于受阿拉伯世界的宣传影响较多,总觉得犹太人是一个强势、霸道的族群,其实他们与中华民族一样,是长期受欺压、受屈辱的民族。犹太人长期丧失祖国,被迫流亡到世界各地,反而激起了他们极大的回归祖国的热情,激发出他们无比的智慧和活力,成为世界各民族中精英人物比例最大的族群:马克思、爱因斯坦、巴菲特等,个个都是智力的强者。他们长期处于受迫害的地位,尤其是“二战”时期,希特勒对他们采取了种族灭绝政策,大批犹太人被集体屠杀或被关进集中营,其苦难历程绝不亚于中华民族。因此才出现在南京、上海、开封等地中国老百姓庇护犹太人的可歌可泣的故事。犹太人一直怀着感恩的心情,始终对中国人表示友好。新中国刚刚成立,以色列是最早承认的西方国家之一。

  在生产方式上,潮人与犹太人都走向了与农业社会迥异的道路:经商。而这是长期封建社会最不入流的职业。潮人与犹太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做得风生水起,世界闻名。在大海与商海拼搏中,二者都是经商的天才。海洋文化是天然的市场经济。犹太人奠定的是市场经济的理论基础,如马克思的《资本论》,不仅是市场经济的理论基石,更是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政党的行动纲领。潮人则在市场经济的实践中做出了榜样。即使在中国改革开放前,潮人就已经荣膺了世界五十多位各行各业的“王”的称号。改革开放后,又助推中国的经济迅速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次的“汕以合作”,本身就是由商业巨子李嘉诚先生倡议和发动的。人们自然会特别瞩目这次联手,期待着会出现何等巨大的奇迹效应。

  我们曾经把以色列视为是“美帝国主义的帮凶”,而事实上以色列从来没有与中国为敌。诚然,中国与以色列无论在阶级观念、民族观念、宗教观念、价值观念、文化观念等各方面都存在着巨大差异,然而,只要我们突破长期形成的思维定势,树立21世纪海洋文化新观念,就会发现我们之间有许多共通之处。尤其是作为中国海洋文化典型地区的汕头,号称“东方犹太人”的潮商与西方犹太人,有着天然的文化内在共通点。这些才是我们合作的坚实基础。

  首先,中国人与犹太人有着共通的苦难历程,为“二战”反法西斯战争中牺牲最大的两个民族。中国人死亡人数最多,犹太人死亡比例最大。苦难把我们的感情联系在一起,使我们“心有灵犀一点通”。而且,无论国家层面,还是族群层面,二者从来没有相互伤害过。

  潮人与犹太人都是世界迁徙族群成功的典型。我们有着共同的被迫迁移的历史,有着共同的离乡背井的感受,有共同的“乡愁”,对族群有着强烈的归属感和依赖的感情。他们在海外,都是靠族群的帮扶生存、发展,乃至事业成功,有着共同的筚路蓝缕的创业历程。

  潮人是中国海洋文化的典型群体,以色列是地中海地区海洋文化的发源地之一。共同的生产方式形成为共同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人类社会最本质的矛盾,是基于不同生产方式而形成的不同文化类型的矛盾。欧洲绝大部分属于海洋文化范畴,所以容易统一做事,而亚洲属于多元的大陆文化,就很难统一步伐。中国与印度是农耕文化,朝鲜半岛是采集文化,蒙古是畜牧文化,中亚与西亚是游牧文化和狩猎文化,日本明治维新后属于海洋文化。不同的文化类型 ,就有不同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是很难统一的。最好的相处方式是多元共处,和而不同。而潮人与犹太人由于同属于海洋文化类型,于是就具有了相同的思维方式,形成了相近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在与风涛万变的大海搏斗中,他们依靠的是技术与毅力,相信“爱拼才能赢”。当人类力量还无法战胜自然时,他们敬畏自然,服从命运,相信信仰的力量。区别之处只在于犹太人相信一神,潮人相信多神。

  在人生观上,我们都信奉善意待人,“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分别只在于潮人讲慈善,犹太人认为要以善行去救赎“原罪”。我们都在迁徙途中,经历过筚路蓝缕、九死一生的艰难历程,坚守死里求生的信念,相信拼搏的力量。潮人以此在东南亚拼搏出“潮人世界”,犹太人则在阿拉伯世界的包围中,以资源小国跃居为发达国家行列。

  汕以合作,在改革开放前是不可想象的。现在实施,却正好适应国家发展战略,呼应新时期“一带一路”形势而生。党的十八大之后,明确提出了国家战略利益开拓的宏观设想,是把视角和战略利益放到全世界。对外以“一带一路”开阔道路,远至非洲、南美洲、大洋洲,甚至南北极地区,无不布置了中国的战略利益点。打通往来印度洋的卡拉地峡、开通拉丁美洲的尼加拉瓜运河,开拓南美洲的两洋运河,修筑两洋铁路,都是着眼于全球的战略举措。在这种情势下,汕头与以色列合作,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现在这种合作已经从教育层面扩展为城市之间的合作。汕头与以色列的第三大城市海法成为友好城市,其意义就更为深远。

  汕头与海法,二者有许多相似和互补的地方。海法是以色列北部港口城市,西濒地中海,背倚迦密山,伊拉克和沙特阿拉伯有管道输油至该港出海,现已成为巴勒斯坦地区最大海港。海法的意思是“美丽的海岸”。汕头的意思是“山水之首”,二者一也。海法有“偷渡史料及海军博物馆”,汕头有“海关博物馆”和“开埠博物馆”。城市结构十分相似。而在技术层面上,以色列理工学院始终占领着高地,通过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和中以(汕头)科技创新合作区的媒介,以“心有灵犀”的文化共通渠道,必定可以助推汕头的经济文化与社会的发展,并且提供给世界一个全新合作模式,推进人类文明的进步。

作者: 
隗芾
来源: 
汕头日报(2016.01.03)
浏览次数: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