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歌册 绽放于民间的文化奇葩

  潮州歌册是以潮汕方言写作的长篇叙事唱本,属于潮汕民间文学,它曾一度在潮汕地区广泛流传,现属省“非遗”项目。随着时代发展,社会生活和娱乐形式丰富多彩,潮州歌册逐渐被淡忘。日前,市文化馆和市非遗保护中心联合主办《潮州歌册》研讨会,众多专家学者齐聚一起,共同探讨潮州歌册的出路。

  潮州歌册历史可追溯至明代

  说起潮州歌册,年轻一辈大多感到陌生。潮汕学者吴奎信经考证认为,潮州歌册的历史可追溯至明代,它是潮汕的歌谣、畲歌、俗曲受宋末明初传入的宝卷、陶真、词话的直接影响而形成的。我国的说唱文学于秦汉已见雏形,但作为独立的文学形式,则是唐代形成。宋代出现的宝卷等说唱技艺,随着宋室南渡盛行于江南一带,且潮州地区与江南地区接近,宋末至明初,通过福建、江西流入潮汕,从而形成了一种新的文学、曲艺式样。“潮州歌册出现于明代,从明本潮州戏文中可以一目了然。”

  江浙弹词与潮州歌册有着密切的关系。清代中叶以后,弹词对潮州歌册产生影响,但演唱弹词须有一定技巧,且要有乐器伴奏,故不易普及。而潮州歌册则是以朗唱为形式,不用乐器伴奏,因而很快在民间流传。初始流传的潮州歌册是手抄本,自清咸丰至同治年间(1851-1874)开始,书商刻印发行这些歌册,并广泛流传于民间。汕头、潮州同处潮汕平原,潮州歌册一脉相承,从形成及流传至今已有500年的历史。

  题材广泛深受城乡妇女喜爱

  潮州歌册卷帙浩瀚,题材广泛,曾深受老百姓的喜爱。据了解,歌册题材主要可分为几个类别。一种是吮吸中原文化的乳汁而改编的,主要是移植改编历史演义,如《封神演义》、《东汉刘秀》等,还有就是移植改编各种说唱文学,这方面在歌册的比例中占很大部分。第二种是利用潮汕本土题材进行加工的,主要是写历史人物事件、地方上有典型性的事件及公案、民间故事和民间传说,如《翁万达》、《龙井渡头》等。第三种是传承发展期间,在近现代新编的潮州歌册。

  吴奎信年轻时曾听过身边的一些女长辈说唱歌册,因此对潮州歌册也有着浓厚的兴趣。他说,潮州歌册是潮汕方言口语的诗化,它基本上是七字句,每节四句一韵,说唱时抑扬顿挫,旋律优美。在旧社会重男轻女的现实中,女性难于接受文化教育,她们从听歌册到学会唱歌册中获得文化,不仅学到文字,还懂得历史知识,从中得到妇女追求解放的启迪。

  遵循发展规律保存歌册特色

  清末至上世纪70年代初都是潮州歌册盛行的年代,在50年代至60年代初,潮汕各地的文化人,如陈觅、李昌松、李作辉、萧菲等,纷纷挥毫创作新潮州歌册,汕头市及各县报刊不时刊登这种说唱文学,使城乡妇女更有兴趣说唱。其时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了《白毛女》、《红灯记》、《红珊瑚》等二十多部,都是潮汕作者所写的。这些新潮州歌册与传统潮州歌册一样,具有故事曲折新奇,语言通俗生动、音韵和谐顺口、诵唱起来吸引听众等特点。汕头市曲艺团等文艺团体曾以弦乐伴奏形式在舞台或电台演播,使之登上大雅之堂,效果甚佳,观众喜闻乐见。然而时至今日,潮州歌册这一民间文学、曲艺式样已逐渐被人们所淡忘。现在,能用传统方式说唱潮州歌册的老一辈艺人不断减少,创作人员更是凤毛麟角。极具地方文化特色的潮州歌册,亟需抢救、保护。

  汕头市音乐家协会名誉主席陈纤认为,潮州歌册是一种大众文化、小众艺术,也是对文化历史的启蒙。潮州歌册无论从传唱方式、情感传递,还是从弘扬传统美德和爱国主义的主题思想来说,都具有宝贵的社会价值。潮州歌册的传承应该遵循艺术发展的规律,要保存好歌册的传唱特色、说唱者对词藻的把握以及说唱兼并的特色。通过行政引导和培养传人兼重的方式,将现有的资料进行挖掘整理和分类,对潮州歌册进行研发创作和结集出版,这样才有利于潮州歌册的健康发展和传承保护。 

作者: 
黄泽群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3.07.15)
浏览次数: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