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善堂

  我的童年在故里大长陇乡度过,至今留下深刻印象是乡里那座善堂。善堂离家几十步远,我们经常去里边玩耍。记得主座是下山虎格局,正厅祀大峰祖师座像,前房左是西医施药房,右是施仙衣房,左廊为客厅,设几与四方桌和交椅,上悬达摩祖师画像,画旁有广东才子宋湘题撰对联,记得下联是“心地光明不夜灯”。主座后有两廊和大厅,厅祀诸佛与罗汉塑像,两边一房存放棺木以施葬,一房放红色消防小铁桶,上挂蓝底红十字标识竹笠。大厅后是二层楼厝包。主座前有小花园,里边有假山和罩玻璃的金鱼池,园中栽九里香、芙蓉、绣球花及盆栽诸多花木,我们经常到那里赏花、捕蝉、玩耍。花园开一小门通外边的莲池,夏日荷花盛开,在团团如盖的荷叶中亭亭玉立,赏心悦目。

  善堂是做善事的,其所需经费由铺户及旅外做生意的乡亲捐赠。善堂做的善事记得有施医施青草茶。善堂的西医房由义工陈振平兄负责,在那少医缺药的岁月,来这里就诊及用药均免费且及时,方便了穷苦人。振平兄主要是治感冒、外伤、疔疮等常见病。旧时农村吃番薯丝米粥,贫苦人饥一餐饱一顿而常患胃病。振平兄经实践摸索,治胃病黄痧最拿手,治愈不少患者。他对我们少年儿童特和善,每次从汕头购药回来会给我们制卜水(汽水),那水冒出气泡,有香蕉味,好喝。

  每年暑季善堂还施青草药茶。记得端午节那天,善堂的义工便带镰锄上大南山采草药,我也曾去过几回。记得采的有埔姜、四方枝苦楝,山油麻、蚶壳草、鼎盖草……采回来的草药由义工老林剁碎、晒干,装入麻袋备用。到炎暑时在善堂后座壁搭茶亭,内置茶桶,老林将熬好的草药水倒入茶桶,过往挑伕、路人或从田间劳作归来的人便来此取茶解渴。有刚患感冒的人取茶喝后竟然痊癒。

  善堂的义工前往救火的场面没有亲眼见到,但曾听人述说义工迅速勇敢扑灭火灾的事。而施棺施仙衣的事我常见过。往往是穷苦者逝世无力入殓,亲属来善堂求助时,善堂便派出义工送去仙衣,抬去棺木,让逝者得以入殓。

  善堂还办义学,以厝包后楼为课堂,从郭厝寮乡请來一位老先生前来授课,教语文、算术、珠算。我曾读了一个暑期,那位老先生往往授课之余便摇头晃脑吟诵古文,我们不理解那些古文是什么意思。但办义学对无力上学的少年儿童确是受益匪浅。

  善堂最热闹是农历十二月大峰祖师宝诞那天,在旱塘乡出家的邻居三战兄带几位师兄弟来普佛。在正座花园里搭台做纸影戏敬祖师,我们也大饱眼福。许多不认识的董事前来祭拜,对一年所做善事进行总结,将收支列表上墙公布,气氛活跃。

  近时我在网上看到善堂的图片,善堂已修葺一新,从介绍中看到善举正在扩大,家乡的人从善如流精神正在不断发扬光大!

作者: 
陈创义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3.07.05)
浏览次数: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