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人与汕头

  犹太民族与中华民族都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明,据考证,犹太人与中国的交往始于隋唐时期,有专家甚至提出始于更早的秦汉时期。迄今为止,犹太历法已有5776年的历史记录,在我国国内发现的最早出土文物有新疆和阗及甘肃敦煌出土的公元8世纪用希伯来文字书写的书信和祈祷文字。现存于河南开封博物馆的《重修清真寺碑记》可说是犹太人定居中国的最为确凿的实物证据,充分说明在北宋时期,犹太人在开封已形成了较大规模的犹太聚集社区。

  潮汕人与犹太人有很多相似之处,特别是在商界等领域都极具天赋,以善于经营小生意发家而著称于世,因而是最先被誉称为“东方犹太人”称号的族群,他们与犹太人一样四处漂泊谋生,一样屡遭排斥,潮汕人在东南亚国家特别是泰国和印尼遭受过几次类似西方反犹排犹的排华运动。在上世纪初泰国国王发表文章将境内的以潮州人为主的华人对比犹太人,借此说明在泰国的潮州人人数虽少,但吃苦耐劳善于经商,掌握着泰国的经济命脉。然而,这篇貌似夸赞的文章背后却被另类解读,成了发动排华运动的借口,身处东南亚各国的潮汕人因此受到严重伤害。

  潮汕人与犹太人同样具有精明、勤奋和坚韧的性格特征。

  “东方犹太人”的由来

  潮汕人遍布世界各地,潮人本土、国内其他地区和海外分别各占1/3,因此有三个潮汕之称。其中海外又以泰国的华人人数最多。“东方犹太人”之说来源于本世纪初的泰国国王、泰国民族主义第一人拉玛六世(曼谷王朝第六位君主,1910年至1925年在位)的著作《东方犹太人》一书。拉玛六世在位期间掀起了第一次排华高潮,他利用大众传媒向民众灌输民族主义思想,以多个笔名在报纸上发表大量文章,内容多以灌输泰民族意识,效忠君主思想为主。除了报纸以外,拉玛六世还是一位高产作家,他写了包括著名的《东方犹太人》、《醒来吧,泰国》等作品。其中《东方犹太人》于1912年出版,以阿沙瓦巴胡为笔名,对华人进行了苛刻的批判。认为华人与犹太人有两个相似点,一是无论华人在哪里,无论什么国籍,本质上还是中国人,都会搜刮暹罗人的金钱汇往中国。二是华人与犹太人一样以古老民族自居,视他人为蛮夷戎狄。由于潮汕人在泰国华人中占大多数,潮商掌握着泰国的经济命脉,又总是通过侨批往家乡汇款,而且常称当地泰国人为“番人”。因此,“东方犹太人”又特指潮汕人,这就是这一称号的由来。

  犹太教在汕头

  犹太人与汕头之间在历史上有过什么友好交往和历史渊源呢?近期笔者经过多次查找有关档案史料,发现有充分证据证明至少在清末民国时期已有不少犹太人来过汕头传教、工作和定居生活。

  据《潮汕基督教简史》记载,自1807年9月英国传教士马礼逊来华开始,基督教在中国展开传教。汕头是中国较早开埠的一批港口之一。早在汕头开埠之前,就已经有外国传教士来到潮汕地区传教。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德国巴色会国外布道会牧师黎力基到南澳后宅等地布道。1849年2月转到澄海盐灶沿海一带布道,同年设立盐灶教堂,这是基督教传入潮汕之肇始。此后,各国各教派的基督教传教士纷纷进入潮汕地区传播基督教义。清咸丰十年(1860),汕头开埠后,各国传教士更是纷至沓来,以美国基督教浸信会(创办石教堂等)和英国长老会(创办福音医院等)为主。这一时期已有犹太人跟长老会传教士一起来到潮汕地区,可惜的是,目前未查找到具体详细的传教布道记载。笔者认为其主要原因是犹太教与世界上其他宗教不一样,他们的普世性较弱,不主动到外族人中传教,所以留存在本土之外的传教史料数量极少。

  犹太人在汕头

  在查阅汕头市档案馆藏民国档案时发现,在当年警察局向市政府汇报外籍人员在汕头工作居住情况的档案中有这样的记载:1942年1至5月期间,也是汕头遭受日军侵占的沦陷时期,有犹太难民从上海迁徙到来汕头来定居(二战时期上海形成犹太难民社区,受到中国人的保护和友好对待)。 1947年二战结束后,又有一对信犹太教的夫妇,在汕头较长时间工作居住,男方中文名字叫瑞纪,是一名美记洋行的职员。档案记载男方是叙利亚国籍,女方是伊朗国籍,由于以色列是犹太人在1948年5月才复国的,在此之前的犹太人都是流落到世界各国,并普遍入籍流落的国家,而且因为犹太教规定其教徒不能与未受割礼的外族人通婚,外族人归化犹太教者必须领受割礼。他们“传教”的对象是已经不遵守犹太教规的犹太人。这些人可能是因为居住在没有其他犹太人的地方而入乡随俗,或与外教的人结婚,传教者鼓励他们重新遵守教规。所以,瑞纪夫妇极有可能是入籍外国的犹太人。瑞纪夫妇分别于1926年和1935年是从美国驻叙利亚领事馆签证拿到护照来到中国的,1948年5月31日一起从上海来到汕头工作定居,随后离开汕头。(另有汕头本地学者提出位于外马路的香园原是民国初年在汕头的犹太人所建,后马禄孚洋行的戴天纵在美国从其手中续购,这一说法有待今后考证)。

  在查找中,笔者还意外发现到一本民国时期介绍有关犹太人知识的教会教科书。书名是《犹太人被虏的时期》,该书内容主要是介绍犹太人的历史,包括告诫犹太族人要永远记住被虏的苦难日子,教会经文和诗歌,以及旧约圣经的故事等内容,有力地印证了民国时期犹太人曾活跃在汕头的历史事实。

  汕以经贸往来密切

  以色列人口(835.8万)比汕头(552万)多一些,但生产总值(3037.71亿美元)约为汕头市的10多倍。主要原因是该国高度重视教育与科技,这是值得汕头乃至中国学习的地方。根据统计,以色列每万人中的工程师和技术人员140名,居全世界首位。从1901年到2004年间共有167名犹太人(或犹太血统)获得诺贝尔奖,犹太人以仅占世界0.2%的人口,获奖人数却高达22%,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惊叹震撼的数字。以色列的高新技术产业高度发达,被誉为“中东的硅谷”和“创新的国度”。近年来,中以经贸关系不断加强,两国在人文、科技领域的交流日益频繁。近时期,以色列与汕头的经贸往来也十分密切,笔者从汕头海关资料查到:自入世以来(2001-2015年前三季度),汕头市对以色列进出口贸易额合计15亿元,其中出口13.9亿元,进口1.1亿元,并且贸易额呈现逐年上升的良好态势。如2015年前三季度进出口1.4亿元,比2014年同期增长36.4﹪。当前,汕头与以色列更是在教育、科技、人文等多个领域进行深入合作,汕以关系不断深化。随着汕头大学与以色列理工学院合作创办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的启动建设,相信以后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以色列专家学者、商人来汕头工作和生活,汕头与以色列的关系将会更加密切,为构建新时期汕以关系谱写新篇章。

作者: 
黄浩瀚
来源: 
汕头日报(2015.12.27)
浏览次数: 
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