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阳兴学始祖萧洵和四序堂石刻

四序堂外貌

  南宋嘉泰四年(1202),萧洵把百姓为他修建的生祠改为学堂,广招学生,教授“诗书礼乐”,因而名曰“四序堂”,是潮阳首座私家学堂。四序堂办学延续700多年,为潮阳唯一保存完好的乡校,现堂内有宋代以来的石刻38件,记录着历代名人的思想火花

  潮阳城区南中路37号,有一座宋代古建筑“四序堂”,是潮阳首座私家学堂,现堂内有宋代以来的石刻38件,是广东省现存石刻中种类集中,内容丰富,具有较高历史文物价值的古石刻,2012年10月,被批准为省文物保护单位。

  “四序堂”的始创者萧洵,被誉为潮阳兴学始祖。萧洵祖籍福建龙溪县,1192年出生于一书香门第,祖父萧国梁,南宋状元,曾任漳州太守,父亲萧煜,官拜吏部郎中,父子皆为宋知名学者,萧洵自幼聪慧,又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宋庆元元年(1195)考中明经,被授任潮阳知县。萧洵上任之后,“修水利,兴农桑,倡新学,废弊端”,潮阳政通人和,经济发展,社会升平,民众额手称庆,呼萧洵为萧青天,宋开禧三年(1207)萧洵任满离职时,县民恳切挽留,萧洵感民之盛情,遂定居于县城的南桥(今棉城涂库内),成为潮阳萧氏的始祖。

  萧洵在任期间,民众为感其爱民之德,为其建一生祠。萧洵曰:“生为民众而劳,祠也为民众所用。”于是于南宋嘉泰四年(1202),把生祠改为学堂,广招学生,教授“诗书礼乐”,因而名曰“四序堂”。四序堂办学延续700多年,为潮阳唯一保存完好的乡校,虽经历代维修,其主体结构仍保存宋代宗祠的建筑格局,而最为珍贵的,是堂内保存完好的宋代以来38次名人书法石刻,这些书法石刻,记录了历代名人的思想火花,精妙诗句融化在石刻中,也是存藏在潮阳大地上的瑰宝。

  在四序堂的石刻中,明代学者、湖北安化知县林继习题书的石匾“文林第”备受注目,“文林第”三字,书法苍劲,内容也反映了林继习的独特见解,当时,一般官家的府第、宗祠都有显示其荣耀的赞词,如“大夫第”,“某某世家”、“太史第”之类,但林继习却不随大流,当萧洵后代请其题匾时,他却题上“文林第”,他解释说:“富贵荣华,乃过眼云烟,萧洵先贤,以学兴文,诸多学子,幼苗成林,此萧公之德矣!”题书如其人,林继习在任上,虽为民办多宗好事,政绩显著,但无巴结奉承之术,受上司嫉妒,愤而辞职,居家之后,专事写作,晚年的文字生涯,冷暖甜酸,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社会世事,疾风骤雨,一概不管,去冠为民,处之泰然,文林第的含义,深藏着这位明代学者傲然处世的人生观。

  清代石匾“甲第腾芳”,是清代长寿书法家萧邦炽题书,这里面也有一段趣话。史料记载:“萧邦炽,生于明崇祯九年(1636),潮阳新兴乡人。清乾隆十七年(1752)题‘甲第腾芳’年届106岁。”萧邦炽一生坚持习书,年逾百岁仍笔耕不辍,106岁时,偶与邻居坐谈邑之先贤,独推萧洵,曰:“萧公之德,于官于学,皆可万世流芳。”座谈中,邦炽谈了儿时听到的萧洵爱民兴学之事,百年前的所闻,记忆清楚,令听者赞叹不已。乾隆二十一年(1756),邦炽120岁,县民向上请旌,恩赐“修职郎”,建牌坊于东山半路亭,额曰“升平人瑞”。而清代书法家萧寿仁的石匾“凤毛”、“燕翼”,把“四序堂”这所宋代古学堂比喻更妙,“凤毛”者,珍稀也;“燕翼”者,吉祥之腾飞也,古之学堂,实属珍稀,能如燕翼,海阔天空中高翔,更是书者良好愿望。

  石刻中,清代知名学者,清咸丰年间状元翁同和、举人张明扬、民国教育家江西省瑞金人周邦道、李品仙等人的题刻都各有特色。晚年的翁同和私家题辞不多,在四序堂的题刻“守独怜同别微见显,辞高居下置易就难”。联文石刻也反映了翁同和当时的心境,他“辞高居下置易就难”,他不谋当官,隐居下层,他不求豪富,而愿与平民百姓为伍,空寂中,只有翰墨相伴,宣纸上,虽没有山河破碎的悲凉,却让人看到忧国忧民的哀叹。而清光绪十五年(1889)举人张明阳,也是一位爱国学者,当时慈禧太后专权,朝政腐败,张明扬不愿随波逐流,晚年孤冷,内心渐渐归于淡泊,于乱世中写下“祥开文运”、“秀发乾峰”的题书,穿越历史时空,超迈一格,为时人和后人所称道。

  四序堂历经八百多年的春风秋雨,原已残旧不堪,2002年2月,由萧氏四序堂宗亲联谊会和文物保护管理处主办,在省文物专家指导下全面修缮,历时四年竣工。新修缮的四序堂,修旧如旧,保存宋代建筑风貌,堂内的原石原木、石雕工艺、石碑石刻保护完好,对已模糊的石碑石刻油刷一新,把被历史尘封数百年的珍贵资料整理编印成书,让世人共享先贤的智慧和文韵。

作者: 
郭亨渠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5.12.07)
浏览次数: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