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潮人的特殊口语

  抗战期间,潮汕民众饱受战火的煎熬,终日生活在惶恐中,当时民间流行着与这场战争有关的特殊用语,反映了那段特殊时期的人、事、物。为唤起人们对那段黑暗岁月的回忆,这里选择若干简介如下:

  走警报 “卢沟桥事变”后,紧接着是“上海8.13抗战”(1937),闽粤局势瞬时紧张起来。1937年8月31日上午8时许,两架日机飞临潮汕沿海城镇侦查之后,又深入丰顺、汤坑、隍等处侦查,投弹数枚之后,民国政府在潮汕各重要市镇遍设警报器。每逢敌机飞临,凄厉的警报声就阵阵响起,潮汕老百姓顿时惊惶奔走,进入防空设施等躲避,时人称之为“走警报”,这里的“走”是奔走逃避的意思。

  走日本 1937年八九月间,鉴于时局紧张,汕头、潮安等市镇先后宣布疏散人口、物资,下令妇孺须内迁,时人称之为“走日本”。内迁人群包括汕头沦陷时仓促从“避难路”撤离市区的人,也包括沦陷期间因受日寇封锁港口,海外的粮食、侨汇进不来而引发的潮汕大饥荒,导致外流、远走他乡的人员等。

  日本仔 这里指日本军队,也泛指当时的日本人。历史上潮汕地区屡遭倭寇、日本和尚(部分是日本间谍假扮的)、日本水手等的骚扰,日寇掠夺烧杀的侵略行径激起潮汕人民的愤慨,人们公开或背地里贬称他们为“日本仔”!

  在潮语中,“仔”除了“囝仔”、“姿娘仔”等少数用语外,几乎是专门用来指坏人的,如“贼仔”、“杀仔”、“鬼仔”、“臭种仔”、“棘流仔”、“早死仔”、“无父无母仔”等。潮汕口语的“日本仔”,其意等同于国人所咒骂的“日本鬼子”。

  日本天 这也是潮汕人口头用语,其中的“天”应作时间概念看待,指短期间。整句的意思是“日本人统治的时候”,也就是潮汕沦陷期间。虽这一时期长达六七年,但在历史上,个人生命史上,它确实是短暂的,是短期间的事情。例如文化水平不高的老年人有时会说:“你问我今年多大岁数了?我是‘日本天’出生的,该多少岁你帮我算一算”。又例如有人会说:“‘日本天’那时,我随母亲回乡下外婆家生活,汕头市区的事我不知道。”

  青纸 泛指潮汕沦陷期间日伪政权强行使用的货币,主要有“日本军用手票(简称军票)”和伪政权发行的“储备券”,以及各种伪证券。潮汕人以前俗称纸质货币为“纸字”,这些纸质货币基本上以绿颜色为票面基调色,于是泛称为“青纸”。类似的流传至今尚口头使用着的潮汕口头语还有“港纸”、“散纸”和“老纸”,分别指香港货币、零碎面额或小面额的货币以及解放前使用的旧货币。

  大人 沦陷时期潮人被迫对日军、日本人的称呼。它是一种抬高对方身份的尊称,相当抗战时期北方沦陷区人们使用的“太君”。在这里“大人”两个字要念成文读音dai6ring5(殆仁)才被日伪认可。例如在经过日军岗哨时,除了要面对日本兵立正鞠躬外,还要响亮地喊声“大人”方能顺利通过。否则轻则打耳光、挨枪托,重则遭“老虎背猪式”的摔打,遭受这种酷刑者大多不治身亡。

  通译 为日本军队担任日语与潮汕话之间的翻译人员,多由潮籍的日本留学生及通晓日语的人员充当。这些人中有的狐假虎威,趁机鱼肉民众,卖国求荣,但其中也有一部分是为求保命、为家人不受日伪骚扰,为求养家糊口而勉强委身“曹营”者。民众当面称他们为“师爷”或“大先生”、“翻译官”,背地里则称他们为“狗仔”。

作者: 
陈业建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5.12.20)
浏览次数: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