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璀璨星光——读《饶宗颐——东方文化坐标》

  2011年10月19日,“饶宗颐星”命名仪式在香港赛马会跑马地会所二楼青云阁举行。命名“饶宗颐星”,是对饶宗颐教授几十年来在文化等领域潜心耕耘所取得的卓越成就、为中国文化事业的发展作出的巨大贡献、以及体现在他身上的伟大人格的褒奖。这既是饶宗颐教授个人的光荣,也是海内外华人的骄傲。

  “星”的升空,引起世人瞩目,人们对饶宗颐这个名字,知道的越来越多。然而,饶宗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有何“闪光”之处,知之者却为数不多,这实在极不匹配。

  饶宗颐1917年8月9日生于广东省潮安县城(今潮州市湘桥区),字固庵,号选堂。中国当代著名的历史学家、考古学家、文学家、经学家、教育家和书画家。他长期潜心致力于学术研究,涉及文、史、哲、艺各个领域,精通诗、书、画、乐,造诣高深,学贯中西,著作等身,硕果累累。学界曾有“北钱南饶”、“南饶北季”之称,钱、季谢世后,惟余一饶独秀,凸显人才可贵,实乃国之异宝。国内外著名学者给予饶宗颐极高的评价:国学大师季羡林说:“我季羡林心目中的大师就是饶宗颐。”英国牛津大学著名汉学家、红学家戴维·霍克思说:“西方汉学家若品读饶宗颐教授大作,势必如河伯见大海,为其浩瀚所震慑。”日本东京大学名誉教授池田温说:“二十世纪前半之代表汉学者可屈指王观堂,而后半者应当举饶选堂先生。”2006年12月14日,在香港会展中心举行的庆祝饶宗颐九十华诞的庆祝活动中,香港大公报记者问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嘉璐:“中华文化是什么样子?”许嘉璐回答说:“就是饶公这样!饶公是中华传统文化显现于二十世纪的最好典型。我可说:50年之后不会再出第二个饶宗颐!”隔年春,羊城晚报记者再问及此问题时,许嘉璐补充说:“我说五十年还说短了。”的确,饶宗颐在继承发扬传播中华传统文化方面成绩卓著,独步天下,堪称典范。

  当今大谈“一带一路”、热议继承发扬中华文化传统,让更多人了解饶宗颐,实在是十分必要的。然而,由于历史和地域的特殊原因,饶宗颐长期寓居香港、活动于海外,国人对他了解不多。因此,为饶公“立传”乃当务之必需,让国人知其事迹行止,从而使其“独特的治学之道,他的品德情操和学养,以及他那旷古烁今的学术成就,以激励后来人,成为后辈借鉴。”(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馆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焯芬)李院士的话,可谓道出了众多读者的心声。

  今年10月,花城出版社出版的陈韩曦《饶宗颐——东方文化坐标》,乃为饶公百岁华诞贺寿之作,可谓应运而生,满足了广大读者的需求。该书是作者花五年时间苦心经营,数易其稿的力作,且是“至今第一部饶宗颐亲自审定的传记”,有较高的真实性、可靠性、可读性。阅读该书,对饶宗颐的传奇人生会有一个较全面较具体的了解。

  该书第一章告诉人们,饶宗颐“从8岁在潮州城南小学学习,到读完初中一年级,自此以后,饶宗颐就再也没有在学堂上过学了。后来的学术界有一种说法,即‘饶宗颐没有上过初中,却能成为显赫的汉学家。其实是一种误传……”为啥?该书告诉人们,饶宗颐进学堂的时间虽短,但他“幼承家学,自修潜研”。饶宗颐的父亲饶锷是位大儒,家中藏书极丰,治学十分刻苦严谨。在此环境中熏陶,饶宗颐3、4岁读杜甫《春夜喜雨》、周敦颐《爱莲说》;6岁读古典小说;8岁就能“一个人一整天不出门”,躲在大宅深处,“读书冥想”。10岁时,学识大进,“奠定了国学基础”,大量吸取中华传统文化精华,闲暇还帮父亲抄录著作,“间接训练了罗辑思维和语言文字能力,为日后的文学、艺术道路打下扎实的底子。”12岁时,就“已经打下了扎实的书画基础”。饶宗颐在《选堂清谈录》中,说他是“命定要做学问的”,他说,“我的学问有五个基础来自家学:一是家里训练我写诗、填词,写骈文、散文;二是写字画画;三是目录学,即训练利用目录增进学识;四是儒、释、道;五是乾嘉学派的治学方法。”这段话,既揭示了饶宗颐进学堂少却能成大儒的主要原因——潜心自学,又说明了“家教”的重要作用。必须说明的是,此“家教”并非当今社会热衷的那种浮躁的急功近利式的所谓“家教”,这对当今关心子女教育的年轻父母是有所启示的。

  饶宗颐学艺双修,刻苦治学写作80多年,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成果丰硕。该书第十二章《学贯中西 世人称赞》具体介绍说:2003年10月,《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出版,共14卷20册。涉及的领域有:史溯、甲骨、简帛学、经术·礼乐、宗教学、史学、中外关系史、敦煌学、潮学、目录学、文学、诗词学、艺术、文录·诗词,计1万余页。收入著作80种,译注1种,还有520篇学术论文,其他文章包括赋、骈文、散文约400篇。内容十分广博,涵盖国学研究的绝大部分领域,可谓皇皇巨著,世所罕见。该书第十四章《学艺融通 陶铸古今》介绍说:饶宗颐曾在国内外多地举办个人书画展,“其书画集数量多,品质精。”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出版《饶宗颐艺术创作汇集》12册、《选堂书法丛刊》4册、《饶宗颐书道创作汇集》12册等系列丛书,“全面展示饶教授的书画精髓和艺术造诣。”在《诗词清晖 蜚声海宇》一章中,展示了饶宗颐非凡的写诗才华:他6岁能猜深奥的诗谜,“语惊四座,一时名扬凤城。”11岁能作诗,16岁悼念父亲的《优昙花诗》在中山大学中文系《文学杂志》发表,“惊诸老宿,竟与唱和”,得“神童”之誉,20岁时已作诗一集。他诗艺娴熟,诗思泉涌,行止所感,屡呈诗作。41岁时,他以《和韩昌黎南山诗》为画家张大千贺寿,该诗以《南山诗》韵脚写成,他曾对友人说:“用韩愈的《南山诗》韵,最难做的,要步120个韵。”然而这“最难做”的诗,他却在“半日之内”做成。著名学者钱仲联以“洞精骇瞩”赞之。1960年,他到香港长洲岛旅行,宿李校长家,弹琴望海,诗兴大发,因案上有唐·阮籍诗一册,遂在5天时间内,便写成“和阮籍”的“咏怀诗”82首,命名为《长洲集》。1960至1985年是饶宗颐诗歌创作的“黄金时期”。他先后有《饶宗颐诗词集》、《清晖集》、《白山集》、《长洲集》等多部诗集呈世,大展其学人之外的诗人丰采。

  传记告诉人们,饶公治学80多年,可分为四个阶段:早期主治地方史,中期主治交通及出土文献,继而治学的重点由中国史扩大到印度、西亚以至人类文明史,晚年则致力于中国精神史的探求。其治学有三大特色:第一是渊博。季羡林归纳为八大方面,依台湾出版的《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看,有14个方面,其博大可谓难以伦比矣!第二是求精。他崇尚顾炎武的“治经重考证”以及“创辟路径”的探索精神。第三是新奇。惟其新奇,才显示其极大生命力。主要表现在两方面:首先,始终置身于20世纪学术潮流的前列,他“信古——疑古——证古”,“始终站在时代潮流的前沿”。其次,重视学术创新,从多个老学科的边缘处切入,开创新的学科,如“潮学”、“比较史前文字学”、“悉昙学”等。

  人们在了解饶公著作等身、成就非凡之余,最想知道的,是饶公为什么能取得如此骄人的举世瞩目的丰硕成果呢?这也许是更能启示人们,使人获益匪浅的可贵财富。传记告诉人们,饶公认为,“最重要是要有吃苦精神,不怕孤独”,俗云“板凳要坐十年冷”是也。饶公还认为,“进行学术研究,须讲究做学问的方法……用丰富的想象力,在别人看着没关系的地方探究出其中的关系。而要拥有丰富想象力,就必须要有实力,而要拥有实力,必须读书。”这“必须读书”四字,平白易懂,却字字千钧,涵意深长,值得当今“不喜读书”诸公反思。饶公还十分强调,做学问“要从根本出发”、“持论要正”,这些做学问的方法态度,对后辈学人,是很有指导意义的。饶公曾开玩笑说,自己“最大的优势是获得长命”。此话不假,据说,他写的1000多篇论文,有500多篇是退休后写的,另外,还创作了大量的诗词书画呢!古往今来,众多文人皆短命,而饶公百岁之人,“创作力依然十分惊人……他银眉鹤发、清瘦矍铄,思维敏捷,手腕特别刚劲有力,与人握手,最喜欢有节奏地用力。”“这跟他的健康、精力充沛、快乐心态有很大关系。”(第255页)。而能如此,与他重视“养生”有密切关系,对此,《真人养生 长乐高寿》一章有比较详细介绍。该章除介绍饶公“养生”之外,还列述了饶公“热心公益”事业的事例,表现了他“一生充满爱心,懂得关爱他人,乐于助人而不计较报酬”的高尚品德,体现其做人的魅力。我们的社会已进入老年社会,饶公的养生经验和为人之道,对于当今社会各方人士特别是文化人来说,更是十分珍贵的。

  《饶宗颐——东方文化坐标》一书比较全面具体地展示了饶公的百年丰彩,阅读该书,广大读者感受到了“饶宗颐星”的璀璨星光在熠熠闪耀,领略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并为此而感到骄傲和自豪,并从中获得不少教益。  

作者: 
陈君积
来源: 
潮州日报(2015.11.10)
浏览次数: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