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富的潮汕“海丝”文化

  “海丝”文化就是海上丝绸之路产生的文化。历史上,潮汕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在中外商业贸易与文化交流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为中外商业贸易与文化交流作出了巨大贡献,从而形成了一个颇具规模、富有特色的“海丝”文化圈,造就了丰富灿烂的潮汕“海丝”文化。潮州陶瓷、“南澳Ⅰ号”、红头船、樟林港、汕头埠等,都是潮汕“海丝”文化的主要代表。综观潮汕“海丝”文化,其构成主要包括商贸文化、海洋文化、港口文化、华侨文化等多方面。

  商贸文化

  商贸文化是人们在长期商业贸易活动中创造的,反映商业贸易背景、环境、过程、心理和结果,体现商品贸易精神的一种文化。海上丝绸之路最主要的就是通商贸易,商贸文化是中国“海丝”文化的主要构成,当然也是潮汕“海丝”文化的主要构成。

  海上丝绸之路又称海上陶瓷之路。潮州是中国古瓷都之一。早在唐代武则天时期,潮州瓷器就已远销罗马和埃及;宋代潮州笔架山窑场盛极一时,韩江两岸“沿江十里,烟火相望”,潮州因此有“南国瓷都”之称;明代潮州瓷器又迎来一个生产和出口的鼎盛时期,所产瓷器远销日本、东南亚、中西亚以至非洲和欧洲。据记载,当时潮州富家大贾往往公然修造大船,遍历诸部,扬帆而去,数月后满载而归,金宝溢于衢路,周边百姓往往见之目夺心骇,都以为“富拟王公,可一苇杭之而得”,于是不顾官令,纷纷驾船出海行商。他们“一往一来,获息几倍,以此起家者甚多”。

  “南澳Ⅰ号”是一艘明朝万历年间向外运送瓷器而失事,沉没于南澳县云澳三点金附近海域的商船,最初发现于2007年5月。从2010年至2012年,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广东省博物馆和国家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联合对“南澳Ⅰ号”沉船进行了三次发掘,共出水各类文物近3万件。这些出水文物具有丰富的历史文化价值,展示了以海通商达易的浓厚商贸文化,是潮汕海上丝绸之路商贸文化的主要代表之一,成为潮汕“海丝”文化的一大构成。如今的“南澳Ⅰ号”又肩负重任,成为潮汕“海丝申遗”的文物史迹点。

  红头船文化也是一种分量厚重的商贸文化。红头船是指清代潮汕与南洋(东南亚一带)航运远洋船队所用帆船,这些船因船头油刷朱红色而得名。船头油刷红色有趋吉避凶,顺风平安的意义。史载,“广东省潮州府领口字双桅一百四十五号蔡万利商船。”可以推知当时在潮州府注册的双桅商船,至少有145艘之多。

  红头船始于雍正元年,澄海樟林是红头船的故乡。红头船最初从泰国运米,是为了解决粤闽两省的米荒。从1772年起,清朝改弦更张,鼓励暹罗向中国出口米谷,要求官运“30万大米到中国”,甚至“一概免税”。暹罗成为粤东及闽西南严重缺粮区的主要供应地,红头船商人成为中暹米谷贸易的主角。红头船商贸活动造就了一个庞大的红头船商人集团,形成潮州——台厦——苏州(天津)——海南——东南亚的近中国海贸易圈,亦即红头船商业贸易圈。红头船商人创造了充满商贸意义的红头船文化,红头船文化加重了潮汕“海丝”文化。

  除此之外,澄海凤岭古港以及近代兴起的汕头港等港口、以汕头小公园为中心的百载商埠等等,无不充满商贸文化,都属于潮汕“海丝”文化。

  海洋文化

  海洋文化是缘于海洋而生成的文化,也即人类对海洋本身的认识、开发利用与因有海洋而创造出来的精神的、行为的、社会的和物质的一种文化。海洋文化的本质,就是人类与海洋的互动关系及其产物。海上丝绸之路以海洋为背景,以大海为舞台,以航海为途径,持久地进行商品贸易,开展文化交流。离开了海洋,就无所谓海上丝绸之路,正因为如此,才与陆上丝绸之路区别开来。海洋文化是中国“海丝”文化的主要构成之一,潮汕“海丝”文化必定包括海洋文化。

  潮汕地处南中国海,有漫长的海岸线,有众多的岛屿与优良的港口,又濒临西太平洋国际黄金航道。凭借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自古以来,潮汕人就与潮起潮落的海水一样,永不停息地冲向大海,向大海索取生活资料,与大海结下不解情缘,与海洋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距今8000多年前的南澳象山文化,展现了潮汕海洋文化发育之早;郑和下西洋,途经南澳,留下不少历史遗迹;林道乾、吴平、张链等海盗、海商,勇闯大海,演绎一幕幕悲壮历史活剧;“南澳Ⅰ号”的勇士们,冲破海禁,扬航通商,体现着潮汕先民战天斗海,敢冒勇闯的海洋文化精神;“南澳Ⅰ号”古沉船长27米,宽7.8米,共有25个舱位,是迄今为止我国发现的明代沉船里舱位最多的。“一艘古沉船堪比一个博物馆”。“南澳I号”沉船反映了明代造船技术、航海技术。“南澳I号”、红头船表明,潮汕人早就有强烈的海洋意识。遍布各地的妈祖庙、天后宫,尤其是遐迩闻名的汕头市老妈宫、妈屿岛;风情万种的渔民生产生活习俗、达濠渔歌、气象谚语、讨海禁忌;敢生死,欲拼才会赢的讨海人性格……无不显示潮汕先天富足后天营养得调、富有鲜明地方特色、具有丰富海洋元素的海洋文化。海洋文化无疑是潮汕“海丝”文化重要构成之一。

  港口文化

  港口文化是因港口而形成的反映港口建设,体现港口管理制度,凝聚港口人精神意识的一种文化。海上丝绸之路离不开港口,因港口而兴丝绸贸易,而实现文化交流;丝绸贸易与文化交流造就了港口,推动了港口的发展与兴盛。古代潮汕就有不少港口,它们是海上丝绸之路不可或缺的重要载体。

  宋代之前,潮汕地区最主要的商贸港是潮州港,其出海主要通道是韩江支流古潮州溪和古彩塘溪。潮州港是古代瓷器出口的一港口。

  庵埠港的兴起最早可上溯到南宋时期。在《汕头水利志》(稿本)第四册中记载:潮安的庵埠镇,南宋此处是韩江西溪出海口……从湖头到水吼桥一带,有“咸鱼路头”、“咸路头”等古码头遗迹。可见,清代以前庵埠港的对外贸易已具有一定的规模。康乾盛世时期,庵埠港进入了繁盛时期。当时的庵埠港,有潮州、樟林、东陇等潮汕沿海几个最繁荣的港口的货物汇集于此,并通过这里分别运到内地。“海(阳)、潮(阳)、揭(阳)、澄(海)四邑商贾辐辏,海船云集”,港内停满了来自各地的船只,“集百货之舟,若蜂屯蚁聚。”

  清代粤海关在庵埠设立总口收税,总管潮州府各口。据《粤海关志》提供的资料,庵埠总口下属有16个子口之多,为粤海关所属总口之最,可见庵埠港口在清代前期的地理位置有多重要,至今庵埠仍保存着雍正八年(1730)设立的“庵埠海关地界”石碑。在乾隆二十三年(1757),清政府又宣布封闭闽、浙、江三海关,仅留粤海一关对外通商。从此,粤海关便成为全国对外通商的唯一口岸。

  宋代的南澳就是“番舶”出入之地,“为诸夷贡道所必经”。明清时期的南澳,不仅是沿海南北走私贸易的集散地,也是东西二洋国际走私贸易的中转站。在中外海盗海商的经营下,南澳由季节性的贸易港发展为永久性的商港。

  位于澄海韩江干流东溪江海交汇处的凤岭古港,唐宋时期十分隆盛。当时潮州盛产的瓷器,由小船沿韩江运到凤岭港,再装上大船,远海航行,运往海内外各地。1950年,在古港东南面管陇村打索铺发现了规模庞大的缆绳工场,遗址达五、六千平方米,出土大量巨缆。从1946年起,该村中多次发现大船桅。1958—1960年,古港边沿陆续发现大批宋代瓷片及船板。这些历史文物,记载着凤岭古港辉煌的商贸历史与文化交流历史。

  清康熙23年撤销海禁后,位于澄海东北部的樟林以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日趋兴旺,成为汕头开埠之前粤东一个重要的海运港口,繁荣达两百年之久。该港航线北通福建、台湾等地,南达广州、雷州及安南、暹罗、马来西亚诸地,史称“粤东通洋总汇”,既是南北货物的集散地,又是中西贸易和转运枢纽。在乾隆、嘉庆年间进入全盛期的樟林港,关税占了全广东的1/5。光绪元年,英国出版的世界地图已赫然标上“樟林”的名字,发来中国的英国货物,只要写上“中国樟林”就能够收到。如今,已有200岁高龄的樟林新兴街依然保存完整,安平栈、天后宫、永定楼、藏资楼等遗址和碑记石刻,都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见证。

  汕头港虽然到1860年开埠才出名,但早在开埠前就已经在海上丝绸之路中扮演重要角色。开埠后的汕头港,突飞猛进,一跃成为“商船总泊之要汇”。到20世纪二、三十年代,“港口吞吐量居全国第三位”。今遗存的厦岭妈宫、升平路头老妈宫、妈屿潮海关、海滨路汕头海关遗址等老建筑,无不见证了汕头港口在海上丝绸之路中的历史作用。

  此外,潮阳海门港、揭阳港、饶平柘林港、惠来神前港等,都是历史上潮汕的重要港口,都为海上丝绸之路作出过重大贡献。凤岭古港、樟林港、南澳港等在海上丝绸之路占据重要地位的港口,在长期的海内外商业贸易与文化交流中,形成丰富的港口文化,并且与海洋文化等相辅相成,汇成潮汕“海丝”文化。港口文化无疑是潮汕“海丝”文化的又一重要构成。

  华侨文化

  华侨文化是由于华侨出国,侨居异地,将中国文化与侨居国文化交流、结合的产物,是海外华侨在长期的艰苦奋斗中逐渐形成的独特文化,是海外华侨思维方式、价值取向、理想人格、伦理观念、审美情趣等精神因素以及行为方式、生活方式的集中体现。华侨文化一部分在内地,另一部分在海外,具有跨地域性质,其文化特质具有相对独立性的一面。

  历史上,因人多地少,生活所迫,从南宋开始,一批又一批的潮汕人,沿着海上丝绸之路,大胆向海外移民,拓展生存空间。特别是从明朝开始,在海商的引领下,一批批潮汕人“荡到无,过暹罗”,乘坐着红头船,踏海而去,在异国他乡,披荆斩棘,艰苦创业。几百过去了,潮汕人遍布世界各地。目前,潮汕在海外的华侨、华人和港澳台同胞1000多万人,遍布世界近百个国家和地区,有“海外一个潮汕,海内一个潮汕,本土一个潮汕”之说。

  海外潮汕人在艰难的生产生活实践中,在长期与侨居国居民的交往、交流中,吸纳、融合侨居国文化,并以人员的往来流动为主要方式,有效地反哺家乡,濡染故土,创造了丰富的华侨文化,包括海外与本土两大部分。获评“201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南澳I号”、被誉为“岭南第一侨宅”的澄海陈慈黉故居、潮安彩塘从熙公祠、樟林新兴街、侨批、潮汕小公园骑楼、潮汕话中的借词、郑信王传说、三保公信仰以及祖根意识等等,都是因海上丝绸之路而产生的众所周知的潮汕华侨文化。潮汕华侨文化凝聚着“热爱祖国、情系故里、吃苦耐劳、坚忍不拔、勇于开拓,笃诚守信”的潮人精神,具有开放性、兼容性、主体性、务实性、灵活性、差异性等文化特色。华侨文化是潮汕“海丝”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无可厚非,谁人怀疑?

作者: 
陈友义
来源: 
潮州日报(2015.11.26)
浏览次数: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