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阳诗歌谈片

  揭阳是粤东五个地级市中最年轻的一个,也是人口最多的一个。论及诗歌地理,我认为可以“榕江诗群”或“揭阳诗群”为称谓。其实,任何命名对于诗歌创作来说,并没有什么实质意义,不过是为诗歌研究者、学者提供一个经纬度或坐标而已。

  建市20多年来,揭阳的现代诗歌创作一直处于松散状态,诗歌水平也一直在虚假抒情中徘徊。出现质量的变化,应该是近几年的事。这其中有揭籍在外现代诗歌先行者温远辉、唐不遇、林馥娜、青蛇、任意好、谢小灵、刘子乐等的影响和推动;内有阵风、孟夏、胡童等几位诗写者的推广和坚持;相当一部分,还要归功于网络写作的比照和交流。《九月》诗刊近期准备做一期“揭阳诗歌地理”,编辑部圈定的揭阳诗人名单比较有代表性,也说明韩师诗歌创研中心的同仁们,一直都在关注、关心揭阳的诗歌创作情况。这种兄弟市之间、潮人之间的良性互动和交流,无疑会推动并提升整个粤东诗歌创作的水平。

  如何看待揭阳的诗歌群体,我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原因大致在于:一、我缺乏对这个团体有机的、系统的研究;二、没有系统研修完整的诗歌理论;三、个人的诗歌写作还一直处于“懵”的状态,轻言有害。但如果用简单对付复杂的办法,简言之,我认为揭阳的诗人也和全国的诗人一样,有的执著于语言,用独具诗意的句子构成了他们的诗歌要件;有的执著于事情,他们喜欢在诗中抒写爱恨情仇;有的执著于事理,激发他们写诗的动力源于对哲思的迷醉;有的执著于事物,他们及物而生情理,进而写诗。这些我认为都是可以的,也是必须的。如果千人一面,同质化现象严重,那才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

  譬如,我欣赏蔡小敏的青花瓷式的魅惑,杨泽芳的炼巫术式的语言,古草的烟火诗性,林程娜的开阔诗思,杜可风的秘境险媚,胡童的舒缓弹性,等等。第三说代表诗人安琪曾经说过:诗歌应该有若干个不同的层次的读者群。那么,我们就必须认同并鼓励诗人们写出风格各异、适合不同人群阅读的诗歌,而不应该强调一律,或纠缠于读得懂与读不懂。

  揭阳诗群还有一个值得称道的现象:认同和团结。这一点对于学术性、技术性极强,个性写作差异极大的诗歌来说,尤为重要。认同是团结的基础,团结是批评的环境。离群索居的诗写天才,总有诗思枯竭的时刻;而不被认同的诗写者,是不可能汲取更多养分,进而走得更远的。所以,我极力提倡“先鼓励后批评”,维护真诚的团结和有的放矢的批评,在此基础上,把个体的诗写推得更远。

  但,就像每个诗人的诗写都存在软肋一样,揭阳的诗歌创作也存在一些软肋:一是缺乏权威式的理论支撑;二是缺乏高质量的诗歌平台;三是诗人间的交流、互

作者: 
雪 克
来源: 
揭阳日报(2015.10.31)
浏览次数: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