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社会一标杆——写在潮州市潮安城区文里二大善堂

  阳春三月,又见粉蝶采花。作为“首都潮人经济文化考察团”成员,我正盘算到哪里采风,潮安区宣传部李仲昕副部长力荐“潮安城区文里村的善堂文化”。善堂,童年时老家就有。不过,那时听到“善堂”二字心里发怵。大人说,那是一个专门收尸的地方,吓得不敢靠近。如今,善堂有了自己的文化,出于好奇与尊重,我当即前往。

  带着几分虔诚,我轻步走进文里太和善堂和同奉善堂。肃穆,壮观,流金溢彩,佛歌轻柔。透过灯光佛影,时有题匾、楹联、墨宝跃入眼帘:“助国济民”;“启圣兴邦”;“同心同德普佛为天,奉献奉公慈悲为怀”;“长期施玉露,令梓里常春”;“善地贤良集,堂中菊气香”……我意识到:我来晚了!

  童年时人们对善堂的印象有误。专门收尸,那是“父母社”,演变到叫“善堂”的时候,业务范围已经很广了,不仅保留传统的收殓习俗,设有仵人(收殓扛棺者)组织,更大的职能是发动社会力量,带动善长仁翁捐款积极性,并将收到的善款用于办学、助学、办医、助诊、建义庄、设坟埔、修桥造路、救苦助孤……无偿为地方、社会服务。初次见面的本地作家李煜群对此颇有研究,他在《潮州民间慈善机构父母社、善堂的由来》一文中写道:“如果说父母社是人类人性本善的体现,那么,善堂是文明社会发展的标杆,它的出现标志着人类对文明社会共有的责任感。”文里善堂的历史,为他的论断作了生动的诠释。

  同奉善堂的留芳厅陈列着一个老香炉,虽没有袅袅青烟,但这一方花岗岩雕凿的香炉,镌刻着“光绪元年”和“祖师炉”字样,似一碟影像记录历史的影子,诉说该堂将近140周年的历史。据说,南宋初年,潮州府潮阳县和平一带发生瘟疫,时在福建武夷山修行的宋大峰禅师闻讯徒步前来,义务为民诊病除疫。后来,他被挽留,便在和平一个寺院住下。在潮几年时间里,为了改变仵人乱收费、法师乱念经的状况,他创编了《功德经》加以规范,还在练江上建桥,改变了祖辈撑船常发生伤亡事故的状况。他圆寂后,潮汕人将他奉为善堂神主——祖师爷,其名号成了慈善的化身。清光绪元年,国家风雨飘摇,民间教派林立,百姓无所适从,中华儒家文化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为弘扬中国传统民俗文化,凝聚民心民力,同奉善堂在庵埠庵江边成立;清光绪二十七年春,公元1901年,庵埠太和善堂也宣告成立。据说该堂的创建是因为庵埠发生鼠疫,也是为凝聚民心民力而创建的。大峰祖师是慈善神,这些善堂在成立之初,均要派员到潮阳,恭请大峰祖师金像来堂奉祀。一村二善堂,合众之爱心,共同书写善堂文化。

  伫立大峰祖师香炉旁,回望历史,善堂创立的慈善机构仿佛从历史深处一一呈现:粤东地区善堂第一家医院,水龙局和义务消防队,“义校”,日寇侵占庵埠善堂被迫迁移后创办的“民众小学”,潮汕大饥荒时创办的“慈儿院”、“育婴堂”……   

  在太和善堂一隅,我惊喜地看到了历史留下的一个印记:当年善堂的一辆消防车还在!79年前,为维护庵埠镇和周边邻里的安全,太和善堂建立了一支义务消防队,购置了手摇救火车。这件“文物”,铁轮子、木头水箱、抽水柜、手摇把,看似简陋,却多少次冲进火里,保护着众多百姓和商铺的安全,见证了善堂的一片爱心。这一段往事虽然已成历史,但精神还在。如今,太和善堂的消防队已被文里村义务消防队所代替,他们以三轮车为装备,以保安人员为主力,一有灾情便出动,为消防车探现场、清路障,当先锋。

  当回望的目光抵达上个世纪80年代的时候,我看到了善堂发展的春天:二大善堂复建、重光,分别成立“董事会”、“福利会”,建佛堂,建“福利大楼”,建“义医站”,建“聋哑学校”,建“幼儿园”,建缅怀先贤创堂的“地藏王阁”,建凉亭、设茶水站,成立“音乐团”……如今的二大善堂,古风依旧,发展至现在,太和有15个分社,同奉有14个分社,分布潮汕各地,有的远在新加坡、马来西亚。不同身份的善信走到一起,所做的一切都是无偿义务的。善堂的领导人不无自豪地说: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发扬宋大峰祖师倡导的“慈悲为怀、扶贫济困、乐善好施”的人道主义精神。“踏进这个门的,都是‘义工’!”

  七层高的同奉福利大楼有个骨灰楼,安顿着多少孤寡、无名的亡灵,收藏着善堂施棺赠葬的善举。那些悄悄来悄悄走的收殓队员,是最受尊重的义工。在场的收殓队副队长告诉我,收殓队有40多人,多为有力气的农民,有经验的老者也有,他自己就已60开外,大多继承父辈的义举。前年,江西一位打工青年下水救人牺牲,同奉善堂收殓队当即协助派出所工作,寻找、保护尸体,还帮助调解、申报“见义勇为”,后事处理后把骨灰存放骨灰楼,隔年死者母亲还前来悼念,并向善堂领导表示感谢。

  有一位特殊的义工,其善举“有声有色”,让人感动。那年“祖师生”,他从汕头赶来,首次在同奉善堂的戏台上,演唱了他与李煜群先生合作,亲自作曲的《祖师颂》和《骑青牛歌》。从此两首曲子成了同奉的“堂歌”,每年“祖师生”他都来唱。他就是潮剧名丑方展荣。我还目睹了同奉善堂拥有的上百幅字画,珍藏着众多知名人士的善心。

  太和善堂和同奉善堂的门前,各有一座古色古香的“天恩亭”,亭前方有醒目的标示:福利清热解暑凉茶站。建凉亭,是善堂“乐善好施”的生动体现。历史上,善堂在周边的桥头、渡口、村边、街旁,建了不少凉亭,有的还设茶水站,让民众避雨消暑,有名士为之撰联:“太炎烈日当防暑,和泽甘霖可待晴。”这个传统继承下来了。

  “天恩亭”默默伫立着,见证着善堂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善举。每个月,太和、同奉两个善堂固定给特困户发放救济物品:每份两包米(40斤),两件面,两瓶油,只要乡村、街道或民政部门出具证明,都可到天恩亭领取。每年中秋、春节前,两个善堂都要举办大型扶贫活动,给特困户发米、发油、发现金。此外,对遭遇地震、水患、火灾等灾害的灾民,不论潮汕内外,太和善堂、同奉善堂都视为乡亲受厄,伸出援助之手,发动捐资捐款。每次捐赠,善堂的领导和骨干都带头掏腰包。他们的口号,用潮州话讲叫做:“好添孬尼(拿)!”只能捐款给善堂,不能占善堂之便宜!

  天恩亭见证了太多太多的动人场景和欢庆场面:1992年欢庆同奉善堂恢复堂务,2001年太和善堂喜迎百年庆典,2011年同奉福利大楼落成典礼,2014年太和善堂恭迎新加坡修德善堂宋大峰祖师百年金像回銮巡安……几次庆典,数百位华侨从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远道而来,上千嘉宾、社友欢聚一堂。文里村彩门高搭、彩旗飘扬,舞龙队、麒麟队、鲤鱼舞队、锣鼓队尽情营造喜庆祥和的气氛,共同的心愿化作人间的温情博爱。这时候,既是太和、同奉二善堂的节日,也是文里村的节日。

  在太和和同奉善堂,我均见到一幅照片。2014年岁末,太和善堂与同奉善堂福利会联合举办扶贫济困奉献爱心活动。善堂义工代表和庵埠志愿者合影留念,留下文明高地最美的景象。通过中央电视台记者的镜头,海内外无数的目光,都投向这里,投向文明社会的标杆。

作者: 
林道远
来源: 
潮州日报(2015.11.12)
浏览次数: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