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乡师道

  我国的尊师传统,源远流长。教师历来有崇高的地位。

  《尚书·泰誓》:“惟天地万物父母,惟人万物之灵……天佑下民,作之君,作之师。”(天佑助下民,为立君以政之,为立师以教之)君,师并称。

  战国的荀子在《礼论》中说:“天地者,生之本也;先祖者,类之本也;启师者,治之本也。无天地恶(wū,潮音〈污3〉,怎么?)生?无先祖恶出?无君师恶治?”把天、地、君、亲、师并列。《大略》则说:“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国将衰,必贱师而轻傅。”把是否重视教师的地位与国家的兴衰存亡联系起来。“言而不称师,谓之畔(pàn,潮音〈判〉,同“叛”);教而不称师,谓之倍(背),背畔之人,明君不内(纳),朝士大夫遇于涂(途)不与言。”

  《礼记·学记》则明确提出“师严道尊”的思想:“凡学之道,严(尊敬也)师为难。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学。是故君之所不臣于其臣者二(君主不能把臣子当成臣子看待的情况有两种):当其为尸(古代祭祀,代死者受祭的人。《礼》,天子以卿为尸,诸侯以大夫为尸,卿大夫以下以孙为尸),则弗臣也;当其为师,则弗臣也。”

  隋·王通(文中子)《中说》谓“虽天子必有师。”但不赞成古人“唯师是从”、“师云亦云”的态度,强调教师应当“唯道所存”、“无常师”、“度德而师”。

  韩愈的《师说》是中国教育史上论述教师的光辉文献。他把师与道紧密联系在一起,提出“道之所存,师之所存”的命题,规定教师的职责为“传道,授业,解惑”。主张“圣人无常师”,“三人行,必有我师”,“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柳宗无在《答韦中立书》中说:“由魏晋以下,人益不事师。今之世,不闻有师,有则哗笑之,以为狂人。独韩愈奋不顾流俗,犯笑侮,收召后学,作《师说》,因抗颜而为师,世果群怪聚骂,指目牵引,而增为言词,愈以是得狂名。”但公理自在人心,《新唐书·韩愈传》曰:“愈性明锐,不诡随。与人交,终始不少变。成就后进士,往往知名,经愈指授,皆称‘韩门弟子’。”欧阳修《记旧本韩文后》亦说:“韩氏之文之道,万世所共尊,天下所共传而有也。”苏轼则有“匹夫而为百世师”之允评。

  宋代理学讨论的问题主要是论证封建伦理纲常的合理性和永恒性,以及如何掌握和培养封建道德,实际上大部分与教育问题有关。在师道方面,周敦颐说:“人生而蒙,长无师友则愚,是道义由师友有之。”“先觉觉后觉,暗者求于明,而师道立矣。师道立,则善人多,善人多,则朝廷正而天下治矣。”(《通书·师友》)同样从个人学习和国家治乱的关系中肯定了教师的地位和作用,但总体框架仍不脱韩愈教育思想的范畴。

  “师道尊严”历来是国人的传统理念。当代大学者、有“教授的教授”之称的陈寅恪先生晚年失明,复旦大学蒋天枢教授每年都要从上海到广州中山大学给老师拜年行跪拜礼。有一次先生卧床,忘说一句“请坐”,天枢先生竟肃立床前二个多小时。“文革”中,红卫兵要批斗陈先生,时任中山大学历史系主任的刘节先生力阻,说:“我是他的学生,他散布的毒都在我身上,你们斗我吧,斗我就跟斗陈先生一样。”从这两个例子,不难概见尊师传统影响之深远。

  潮州同样有尊师重学的浓郁风气,“师道尊严”是全社会的共同理念并切实践行。以下仅列举数事以说明:

  天公炉的设置。从前城乡中家家都有“天公炉”,上写“天地父母”或“天地君亲师”,把师道尊严提到信仰的层面。

  状元先生第与侗初师祠。前者是林大钦高中状元后为老师黄石庵请旨修建,又亲笔书写“黄氏家第”门匾。(址在澄海龙美寨)这种“名人效应”式的行为大大推动了尊师风气的形成。龙湖寨内的“侗初师祠”的辟建、维修过程延续近200年,数代人敬祀一位普通乡村塾师的事迹,尤为感人。

  教师的名士气度。国家、社会的尊重使读书人自尊、自重和自爱。明正德间,高士陆大策(竹溪)几句“醉语”:“我醉由我醉,尔贵由尔贵。水急难流滩底月,山高不碍白云飞”,使知府叶元玉纡尊降贵、便衣小帽往谒,陆妻以茄、豆待客,陆谓“有茄何须豆?”后叶知府只能享受一茄佐饭待遇。1916年,30岁的佃介眉先生婉辞时出任潮安县在城镇镇长之礼聘,继续当私立培英小学的校长。上世纪40年代,曾为《天啸楼集》作序的杨光祖先生,为一句“着冲茶啊免?”愤而辞去家塾老师之职,空腹步行回郡城。

  教师待遇。明·谢纪《创义塾记》谓:“立税谷七十石,永与师用,每冬收入贮小仓。另有税粟,当粮差之用,免科扰此税。“(郭子章《潮中杂记·救荒议》载,万历初“每米一石,银三钱三分”。70石折合银23两1钱。嘉靖《潮州府志·田赋志》海阳县[徭役]载:“库子‘即掌管官库者’府广盈库每银一十两,府学、县学每银七两;”“斗级”即掌管官仓者“府永丰仓,每役银十两,府学,县学每役银五两”;而广济桥夫、渡夫皆“每役银二两”)民国期间,清末岁贡,金山中学国文教员黄际清先生月薪大洋80元(其时吴祥记经理月100元,普通店员3-5元),华美小学(原称振华学校)校长年薪大洋360(月30元),教导主任320(月27元),教师300元(月25元),另供膳食、夫马、烟茶等。清末拔贡,金中教员(尝二任代校长)郑国藩先生《似园文存·与黎伯通校长书》按语曰:“金中聘任教员规例:清季由管学官致关贴。全年供膳,开学、放学(假)有燕席,盖隆于西宾之礼也。”

  以韩为师。这是潮人有浓烈尊师传统的基因。唐宋潮州八贤之首赵德比韩愈年长,他说自己编《昌黎文录》的目的是“实以师氏为请益依归之所”。苏东坡《韩庙碑记》曰:“匹夫而为百世师”,“公命进士赵德为之师”,“(王涤)凡所以养士治民者,一以(韩)公为师”。而脍炙人口的韩祠对联:“天意起斯文,不是一封书,安得先生到此?人心归正道,只须八个月,至今百世师之。”(清·梁章钜谓此联“移往他处不得”)因为它揭示了潮人崇韩情结的深层原因:韩公治潮仅八月,使潮人“起斯文”,“归正道”,因而“百世师之”,争相效之,遂有“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之风俗,“潮之书院,他郡所无,文风之盛,亦所不及”之气象。由师韩而知向学,因向学而益师韩,从而造就了潮人社会尊师重学的优良传统。

作者: 
曾楚楠
来源: 
潮州日报(2015.10.15)
浏览次数: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