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侨批 记录“开辟邮路 服务侨眷”艰辛历程

  日寇侵华,潮汕沦陷,继而太平洋战争爆发,内外交通中断,海内外侨批局从业人员冒着生命危险,开拓新的邮路,千方百计将侨批送到濒临绝境的侨眷手里,冲破了日本侵略者的封锁和钳制。

  陈植芳与侨批“东兴汇路”

  日本侵略者发动大平洋战争,并封锁了海上的全部通道,依托海陆的侨批业务即刻中断。当年旅居越南、柬埔寨的侨批业者陈植芳孤身独胆冒死深入中泰、中越边境实地考察, 终于在广西边镇东兴找到了突破口,打通了一条为海外侨胞疏通侨批的秘密通道——“东兴汇路”。

  作为侨批汇路的开拓者,陈植芳意识到:唯有摆脱对海上邮路的依赖,开拓递送侨批的新汇路,才能缓解万千侨眷的燃眉之急。陈植芳奔波南、北越秘密串联、组织各地的侨批业者,将所收发的侨批集中到东兴,又将侨批款找换为国币,再经银行、邮政机构转汇回潮汕各地。东兴通汇的消息很快就传到曼谷、金边等地各华人社团,当地银信局马上大胆收揽银信,通过西(贡)堤(岸)线、中越线、金边线、老挝线、曼谷线的银信局集结后,带到芒街、东兴交付驻东兴的代理人汇寄往潮汕之国统区;或将批信和批款派批工从东兴陆路自带回潮汕分发。而潮汕各地的批局或到兴宁设点,或委托揭阳魏启峰批局收转,或自带武装押送侨批。据当时侨批业者估算,藉由东兴汇至潮汕的批款每月约达1000多万元以上。

  战时的“东兴汇路”无疑成为侨批业者与日寇苦心博弈、从虎口争夺侨批成功的典型案例,是侨批“诚信”精神的最好注脚。

  太平洋战争时期泰国——汕头秘密邮路

  太平洋战争时期,泰国、汕头两地沦陷,侨批银信却未完全中断,经过泰国潮帮银信界和广大潮侨的艰苦努力,共开辟了4条秘密通道,从泰国寄带侨批至潮汕:

  第一条邮路。战争爆发后,银信不能正常汇寄,泰国许明发银信局负责人之一许玉声自带金条从曼谷往东北部经呵叻府、坤敬府、莫肯府、洛坤拍依府,渡湄公河经寮国他曲市,绕山岭至越南宜昌市,乘车100余公里至河内;在河内所设的兑换银币市场将所带金条换成国币,再续程60余里至海防,乘船两夜到达芒街,进入中国的广西东兴市,将国币交给中国境内联号。境内的第二程邮路,从东兴经韶关等直达兴宁市后,再转揭阳而至潮汕地区的收款人。第二条邮路。带银信人从曼谷往北部经南邦府——清来府,经缅甸的丁敦往云南,过广西,至广东韶关再到潮汕交给收款人。第三条邮路。带银信人从曼谷往南部经合艾往槟城,汇款往中国或从槟城华侨银行代转汇往广东省台山,再转往潮汕地区,交给代理人转收款人;或从新加坡银行联号代汇往家乡。第四条邮路。从泰国的银行汇往上海中国银行代转交。

  印尼经香港走南雄航线至汕头邮路

  印度尼西亚在抗战期间曾开辟有一条特殊的侨批邮路:印尼坤甸收寄的侨批集中寄往香港,然后从香港入口至广东的韶关,再由韶关转发至广东兴宁,又从兴宁发往汕头地区投递。

  东南亚各国至兴宁转汕头邮路

  汕头沦陷后,潮汕部分地方仍属民国政府管治,称之为“国统区”。其时,东南亚各国部分寄往潮汕之侨批运至香港后,辗转进入广东兴宁,再经兴宁邮政局运到潮汕的批信接收地投递。这些走广东兴宁邮路的侨批,封上均加盖有广东兴宁邮政局的邮政日戳。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受战火影响,不少存于广东、香港邮局的侨批遗失。局势稍微平稳后,各批局开始为失落的侨批补办回批手续,以求对寄批人有所交代。

作者: 
乔文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5.08.02)
浏览次数: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