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将热血报家国

  《随军通讯集》是潮汕青年北上抗日随军工作队东战场生活的实录,记载的虽然只是一支抗日小队伍,但可看出当时的青年满怀爱国热忱,只要国家有难,就奋不顾身,奔赴前线,保家卫国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中国共产党发出了“七·八”通电,号召全国同胞和军队团结起来,筑成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抗击日本侵略者。这一通电有效地促进了国共两党的再度合作。在这抗日高潮形势推动下,汕头市的爱国青年在中共汕头市工委的倡导和组织下,是年8月13日成立了抗日进步群众团体“汕头市青年救亡同志会”。为了使救亡运动向纵深发展,青救会应驻军155师的要求,组织随军工作队,到各地去宣传发动群众、组织群众,有力地推动了潮汕各县抗日救亡工作的开展。

  同年10月下旬,驻扎于丰顺和海陆丰一带的驻军156师,奉命调往上海前线抗敌,急需有人帮助该师动员群众协助对日作战。中共韩江工委决定组织青年北上随军工作队,随156师奔赴东战场参加淞沪战争。但由于当时汕青救会已组织了155师随军工作队和抗日戏剧演出队,先后出发到各地去做发动宣传工作,留在汕头的青救会员不多。潮汕各县党组织号召青救会员积极参加北上随军工作队。没几天,工作队就组建完毕,汕青救会参加的有陈统光、王震、陈望秋、柯光政、李振辉、许善南等人,还有潮安、澄海等地的青救会员参加,共有38人,命名为“潮汕青年随军工作队”。驻军派政训员刘岐山为军方代表;汕头市工委派共产党员杜伯琛以汕青救会负责人公开身份与刘岐山共同领导这支队伍,时任香港《珠江日报》和泰国《中原日报》驻汕特约记者郭少音也随队出发。随军工作队还秘密成立中共党支部(支书杜伯琛、党员有柯光政、陈望秋等人),作为领导核心。10月27日队员到中山公园集中。28日晚由队长刘岐山带队到同益西巷国民党市党部出席各界人士欢送会,并进行环市巡行,最后在小公园举行送别礼。随军工作队出发前于10月29日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潮汕青年随军工作队北上宣言》。

  同月30日,潮汕青年随军工作队北上开赴东战场。他们经潮安,过五华,到惠阳,抵广州,到达广州后还公祭了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表达了对先烈的敬仰和报国的决心。这时工作队已领到全副武装,他们戴起钢帽,穿上军装,背着米袋和军毯整装出发。广州基督教会青年会的随军服务团10人也一同出发。

  11月7日,随军工作队乘火车北上武汉,10日到武昌再乘船南下。12日船到达目的地江苏省镇江市,他们参加了镇江救亡团体在公园举行的欢送会,还参加了江苏省民众组织委员会化装宣传队为他们召开的联谊会,气氛热烈,互相表达抗日的决心和爱国的热忱。

  翌日,工作队再乘车开往丹阳时,火车站上许多民众慰劳团团员,扛着热水桶,为他们的军壶装满开水,热情送别。

  14日,队伍便向前线区武进推进,这时战争气氛已很浓烈,敌机不时在上空盘旋。一批批从苏州来的难民,扛的扛,挑的挑,扶老携幼逃难,中间还夹杂着一些伤兵,有的头上扎着绷带,有的用绷带吊着手臂,有的腿打断了拄着拐棍走路,其惨状难以言喻。

  再往前走就是江阴城了,这时已没有什么交通工具,都是靠徒步行军,每天只能吃两餐饭,在路上大都住祠堂与庙宇,睡在稻草上,受蚊叮虫咬。但青年人为了打日本鬼子,满腔热情,不怕苦与累。头顶不时有敌机扫射,隐约听到东方的炮声。当他们到达江阴时,汉奸活动很猖獗,军队到那里,一住下来,敌机就来骚扰。在江阴城南门外,就抓到一个藏在棺材里发报的汉奸。时正值冬令,江南的11月,已是北风阵阵,对当时仍穿着一套单薄军服的人来说,就已经够难受了,再加上连续下雨,更感到格外寒冷。队员们睡的是稻草地铺,盖的是一条轻薄的军毯,晚上冷得睡不着觉,有时连两顿饭都吃不上,只好啃炒米喝路边水沟的水,怕拉肚子,就吃些大蒜。脚走路起了泡,不能挑东西,就互相帮着扛,艰难地向前推进。在江阴刚住下来,工作队便开始分配任务,有的去搞调查和宣传,有的去帮助训练新兵,有的去野战医院服务,有的到前线当联络侦察员。阴雨连绵,寒风凛冽,这对于未换冬装的战士是个很大的考验。工作队联系当地战时服务团,发起征集旧棉衣棉被捐献活动。不到5个小时,就捐集到旧棉衣棉被1000多件,有的人甚至从身上脱下棉衣应捐,场面十分感人。到江阴没几天,战况发生巨大变化,日军不单攻打上海,而且要进攻南京了。整个队伍不得不从江阴撤到武进。这时江阴已实行灯火管制,又要抄小路后撤,既没有手电筒,又不许擦洋火,只能在黑暗中摸索前进。当他们退到武进时,看到敌机向运河两岸逃难群众疯狂扫射,战士们忍不住提起步枪向空中还击,发泄他们的愤怒。

  因前线失守,队伍一退再退,从丹阳退至勾容。这时敌机如入无人之境,到处狂轰乱炸。当他们匆忙撤到南京时,江阴、武进已被敌占领。接着日军又推进至离南京城几十里路的勾容,敌机经常来轰炸,搞得人心惶惶,整个南京城很乱。

  尚未接战的156师已转移,战地百姓逃亡一空,根本无法开展群众工作。12月5日随军工作队奉命返粤。出发前他们发表了《为奉命返粤敬告全国同胞书》。他们乘坐的船是南京开往武汉的最后一个班次,船上挤满难民与伤兵,船既脏又乱,食物和水几乎没有,有钱也买不到东西,大人没饭吃可忍耐,小孩就难受了,啼哭不止。船上有几十个伤兵,他们手不能提,脚不能动,眼巴巴等人给他们一滴水、一点饭。工作队马上发起募捐慰问伤病员。他们唱着一首首慰问歌,给伤兵很大的鼓舞。经过他们的努力,捐到几筐食物和一点钱,给伤兵很大安慰。12月10日晚,他们在细雨霏霏、寒风习习的天气中到达武汉。

  随军工作队撤到武汉的第二天,南京已经落入敌手。这时工作队只好返回广东。除队员蔡锐在前线被敌机炸弹片伤到胸部,继续在医院留医外,其他人员均安全返回家乡。

  南京失守后,汕头青年救亡同志会的领导以为随军工作队人员不是战死就是被炸死,已准备为他们开追悼会。12月28日,当北上抗日随军工作队回到汕头时,青救会的同志见到他们格外高兴,都跑过来互相拥抱。回汕的第二天,汕青救会请带队的杜伯琛在升平戏院作《随军北上抗日》的专题报告,并散发《前线归来敬告潮汕各界同胞书》,使汕头老百姓对抗战前线和军民英勇抗日情况更加了解。

  随军工作队的特约记者郭少音专门撰稿编辑出版了这次随军北上抗日的《随军通讯集》(东战场生活实录)。该书封面是画家谢海若一幅刻着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木刻。分别由刘岐山队长、《岭东民国日报》社长陈特向、国民党汕头市党部书记长林伟民作序。还有六十四军军长李汉魂、156师师长李江、157师政训处秘书黄本英、第五区行政督察专员胡铭藻、汕头市市长黄秉勋、潮安县县长曾则生题词及随军工作队行军过程相片。本书共有8个章节:(一)救亡歌咏会中的花城;(二)从广东到江苏;(三)我们到了前线;(四)挥泪忆江阴;(五)武进城中的火;(六)运河沿岸的血泪;(七)勾容城中的枪声;(八)由南京返武汉。还有专论《东战场军事失利的分析》和附录三:《潮汕青年随军工作队北上宣言》、《为奉命返粤敬告全国同胞书》、《前线归来敬告潮汕各界同胞书》及全体同志题名录。该书1938年1月20日出版发行。

  这本小册子出版距今近80个春秋,它记录着当年潮汕军民精诚团结携手抗敌的历史事件。记载的虽然只是一支抗日小队伍,但可看出当时的青年,只要国家有难就奋不顾身奔赴前线杀敌,他们是青年先锋、人民楷模,正如在《前线归来敬告潮汕各界同胞书》中所说一样:“我们祖国不能丢,我们五千年灿烂文化不能任敌毁灭。我们一定要抗战,战到最后一道壕沟,流尽最后一滴血,才不愧为炎黄忠良子孙,才不愧为海滨邹鲁的烈女义士。”这就是这本书的灵魂和正能量。

作者: 
秦梓高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5.09.28)
浏览次数: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