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村福寿庵为何供奉李鸿章禄位?

饶平县新圩镇渔村的福寿庵

李鸿章、李瀚章兄弟及王松的禄位

  饶平县新圩镇渔村的福寿庵除了供奉三山国王之外,还供奉晚清大臣李鸿章、李瀚章兄弟及饶平县令王松的禄位。李鸿章这个大多数中国人都会咒骂的千古罪人,却居然是渔村人的恩人!老辈们总是说:“不足为外人道也!”

  “不足为外人道也!”似乎话说绝了。但假如事情真相没说出来,今后恐怕会成为一个谜团,对于渔村乡史来说是一个重要空白,并会让渔村后人感到遗憾。有鉴于此,笔者进行相关回忆并实地走访,以求解读福寿庵供奉李氏兄弟和王松禄位之事,也希望有兴趣的文史研究者进一步研究。

  “文革”期间,渔村福寿庵被挪为农场氨水厂之用,后来一片荒芜。1984年,渔村重新修葺福寿庵,海内外的渔村人得悉这一消息,纷纷解囊,当时渔村老人组理事长王林发到地方中学,请王振克校长书写门前及里面大厅石柱的对联。当时他们便说到有关福寿庵供奉李家兄弟这件事。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清光绪十五年(1889),福建省某地有一寡妇,与同村一光棍私通,按《大清律例》,如通奸者被现场捉到,可以打死。但是当时二人并没有被现场捉到,本来不算什么大事,可乡里族长认为这是败坏乡风乡俗的事,要以乡规族规严罚。怎么严罚呢?就是把他俩装进猪笼,沉入乡里的大溪中。他们两人感情已深,于是匆忙外出避难。渔村山高皇帝远,成为他们首选的地方,二人在饶平渔村生活了一段时间。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当年渔村与福建邻近乡里时有集市往来,二人在渔村生活的消息也就不胫而走,传到了他们乡里的族长耳中。该村族长派人到渔村打听,得知他们确是就在渔村生活,于是亲到渔村,找渔村的乡里掌事人,要他们交出这男女二人。

  渔村的乡里掌事人有同情心,并没有把他们送回去,还叫人暗中保护他们。福建的族长带人多次到渔村要人,均吃了闭门羹,感到很没有面子,于是到饶平老县城所在地三饶官府呈讼词。怎奈那一年饶平知县更换频繁,无暇处理这样的事。所以,这案件便被搁置。

  次年(1890),福建方面继续到三饶县衙呈诉,非打这一官司不可。他们怕打输官司,又从多方面搜集渔村的种种不是。后来居然把走私盐贩借路从渔村经过这一罪也记在渔村人的头上,说渔村人包庇走私盐贩,目无大清法律。

  盐税和铁税是国家收入主要来源,清朝律法对于盐的走私惩治很是苛刻。王松上任后,福建方面重新写了讼词上诉渔村,提及渔村人两大罪状:一是窝藏通奸罪犯,二是纵容盐贩走私。第一条罪并不可怕,最多是“杖打之责”而已。可怕的是第二条罪,讼词中具体列出历年来与渔村有关的走私盐的数量可谓天文数字,要是真的如此,渔村不仅得赔款,且负责渔村掌事人或获死罪!

  渔村乡里掌事人知道这一情况,只得召集村里贤人商议,最终派渔村旧楼一位讼师代表渔村应讼。这个时候,王松已在农历三月初九赴任饶平知县。这位讼师赴三饶,面晤王知县,条陈众多理由,王知县觉得言之有理。加上当时宗亲观念甚强,渔村是以王姓为主的乡里,王知县也就站在渔村这一方。在饶平打官司,福建这一方打输了。

  福建方面觉得不公道,认为这是“各人的老爷保佑各人的弟子”,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居然向清朝中央的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都呈上了讼词。其时,李瀚章任两广(广东、广西)总督的时间不过数月(1889年8月8日接任张之洞的职位),王松得知这案件已经上诉到朝廷,要是渔村打输了,他岂不是渎职?于是忙到广东肇庆(当时总督府的所在地)拜会李总督,说明案情来龙去脉,请求能得到李总督的帮忙。李总督觉得这案情渔村人并非没有理由:那对男女之事,通奸并没有证据,虽然是避难渔村,却是福建乡里族长所逼,按《大清律例》,只要女方同意,孀妇重新结婚无可非议;至于走私私盐一事,本不是渔村人犯法,走私者只是借渔村的道路经过而已,渔村人怎么知道哪些人在走私呢?至于盐的数量,证据又从何而来?何罪之有?

  李瀚章很想在两广民众中树立威信,于是他以哥哥的身份修书一封给弟弟李鸿章,要弟弟在慈禧太后面前说明事情的真相,不要冤枉渔村人。为何要李鸿章在慈禧太后面前说呢?因为“三司会审”非同小可,必须经过皇帝同意,审定结果又得交还皇帝复核。而当时实际掌权者就是慈禧太后,李鸿章又是慈禧太后跟前的红人,由李鸿章向慈禧太后说情是最好的。

  这案最后并没有在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进行会审,当时慈禧太后只是派出官员于1890年冬到闽粤交界的汾水关审理此案件,最终渔村胜诉,渔村免遭赔款处罚之罪。至于那对男女,按照大清律例,孀妇有再婚的决定权,也判其无罪了。

  由于此案关系到渔村的存亡。李瀚章、李鸿章、王松能主持公道,使渔村人民继续安居乐业,渔村人民感恩戴德,便在福寿庵为他们立了禄位。另外案件涉及与福建民众的关系,渔村人主张以和为贵,也就少再提起,即所谓的“不足为外人道也”。现在渔村与福建地方的关系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受到影响,两地人民还是往来融洽。

 

作者: 
黄汉光 陈雪峰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5.10.25)
浏览次数: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