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兔记》之蚕神马明王

  潮剧《回书》有这样的台词:“想当年,马明王庙身落拓,蒙恩公招我为婿,夫妻恩情重如山。”《磨房会》也有句:“想起当年泪不干,马明王庙困倒英雄汉。”

  这“马明王”是何方神圣?咱们潮汕,大小神祇,无奇不有,岂止上百之数,偏没有一位“马明王”。但一想,《白兔记》是早期戏文,叙事谅非妄撰。果然在另一本早期的戏文《张协状元》又有发现,其中十六出有“怎比马明王”句。其注为:“马明王—蚕神,即马头娘。”

  《七类修稿》卷十九云:“所谓马头娘者,《荀子。蚕赋》有‘身女好而头马首者’一语附会。俗称马明王。”另一本早期戏文《宦门子弟错立身》,第二二出中未问生:“会做甚院本”?生一连说了好几出,其中有一出便是《马明王村里会佳期》。

  马头娘是上古的神话故事,说高辛氏时代,有一蜀女,其父被贼所掳,母曾宣布:“谁能救得我夫,愿将女儿嫁给他。”不久,有匹马载其夫归来,妇人却反悔前言,把马杀了,剥去马皮,那马魂魄不散,竟用马皮卷死其女。女尸化成蚕,便是马头娘,世人尊为蚕神。

  这大概反映了南方少数民族祖先对马的崇拜,以及耕织文明在中华大地的兴起。

  有趣的是,据历史记载,自唐代以来,潮州已出现“稻得再熟,蚕也五收”的景象,但后来养蚕业始终不是潮汕百姓的主业。潮汕百业都有行业神,偏没有蚕神,潮汕人对马明王也极其陌生,便是证明。 缫丝业最发达的地区在江浙一带,南戏也产生于浙东,那里家家养蚕,因此到处有蚕神庙。产生于蚕区的南戏,拿蚕神庙来点染,确是顺理成章的事。

作者: 
阿迪
来源: 
揭阳日报(2014.02.06)
浏览次数: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