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台和戏馆

  中国戏曲舞台,从宋元南戏兴起之后,逐渐从广场平地演出或厅堂座席间演唱,上升到具有一定高度的戏台上演出。这是戏曲艺术发展历程的一次飞跃。

  潮汕的戏曲舞台,最早难免利用广场土台,但更多的是竹木结构的临时舞台,以杉为柱,竹篷围绕、盖顶,用竹篾结扎维系整个结构,演出之后就拆卸下来,是临时性的舞台。

  随着明代潮剧的兴起和南戏广泛流传,结合神庙会馆的建筑,构建起不少固定的戏曲舞台。从明代至清代,保存下来的舞台不少。在潮州,就保存着明清戏曲舞台10处以上,其中明代的占三分之一,而且都设在神庙,清中后期有的则设在会馆,近代,个别设在私家庭园里面。这些舞台的设置,各具特色。潮州各县城及主要村镇,也有同类设施。

  现存比较古老的戏台,在潮汕要算是南澳关帝庙戏台,从现存的遗址看,可见到这个建于明代万历七年的戏台是三面墙的结构,后面有一大圆窗,演出时用帷幕隔成前后台。另一座古老的戏台是揭阳榕城关帝庙戏台,这座关帝庙建于明朝,虽经清代重修,还保存着不少明代的梁柱斗拱,舞台虽经改建,但很完整,向北面对“古榕武庙”,舞台正面三间平列,中间是台面,左右两间外面起墙,有窗,成为“后台”工作的地方;舞台屋顶为歇山顶结构,这种设在庙前广场的戏台,可以容纳更多观众。潮州城的明代戏台,则有城隍庙戏台、管巷的火神庙戏台,翁厝巷药王庙戏台及桥东天后宫戏台等。海丰县捷胜公社妈宫前的清代戏台,除了像榕城武庙戏台布局一样,台前还辟一个长达五米的“乐池”,池周围上栏杆,更为别致。清代康熙年间修建的潮州双忠庙戏台,边间外面隔墙,但比较宽大,高过2米。清末光绪年间潮州总兵卓兴花园里的戏台,则是置于书斋小厅的前面,用小书斋一厅两房作为后台,这突出于厅外的宽台三面敞开,可从三面看戏,日常则作为起居活动的阳台,别开生面。清代潮州城的戏台,还有镇平会馆戏台、平远会馆戏台、安济王庙戏台等,但大都不存在了。

  综观潮汕古代的各式戏台,从小到大,从简单到复杂,反映着戏曲艺术不断丰富,舞台综合艺术不断充实,演出形式多样的状况。

  潮汕清代戏曲更加丰富多彩,除了潮剧之外,保存正字、西秦,引进外江戏等剧种,艺人很多,戏班很多,剧目也很多。潮剧明代已相当成熟,清代又有新的发展,乾隆年间,广东学使,戏曲理论家李调元在他的《南越笔记》中写道:“潮人以土音唱南北曲”。就是说潮剧受南戏的影响很大,明代戏剧常有南北合套,所以也有一些北曲渗透到潮剧中来,这使得潮剧艺术更为丰富充实,而且逐步压倒在潮各个剧种,到光绪年间,据《岭东民国日报》载:“时潮州犁园,分外江与潮音,而潮音凡有200余班,此为潮州戏之鼎盛时代。”剧目数以千计,(解放后发现传统潮剧目有5000个以上,有剧本的1500多个。)曲牌、弦诗1000首以上。反映出人民对戏剧的爱好,戏台到处皆有,前面略述的几个,只不过是存下一点物证而已。

  潮汕清代戏剧,外江戏列第二位,外江戏是清代前期发展汉调形成的,现称汉剧,清代在潮汕已很盛行,到清代后期,各县皆有,在光绪年间,群众已能够集资建立犁园公所。在潮州市上水门街,现在还保存这处戏曲艺人的活动联络地点,大有“剧协”的风貌,在这处三进厅堂建筑之内,保存着七面石刻碑记,列出捐款建立这座公所的芳名,共达400人左右,可见队伍之大,热情之高。在这些碑记上还提到“外江荣天彩、外江双福顺、外江老福顺、外江老三多、外江新天彩”等戏班名称,说明当时剧团已经很多,甚至在这处外江戏的公所里,还有潮音老正兴班题名捐款。又使我们见到清代后期戏曲队伍中各剧中互相支持,共同繁荣的局面。

作者: 
陈历明
来源: 
揭阳日报(2014.03.17)
浏览次数: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