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明珠》有历史硬伤

  熟悉明史的人看潮剧电影《刘明珠》或脱胎于此的同名舞台剧作能看出不少硬伤,剧中清楚交待,年代为明穆宗,以其为时代背景,勾勒了几个有名有姓来历确凿的人物,包括穆宗(即剧中的小皇帝)、太后、藩王朱厚燔和清官海瑞。这出戏的主要场景包括朝堂之上、宫闱之内,皇室的权势角力、朝野正邪之争,其中三股力量,太后与皇帝代表的朝廷、以朱厚燔为首的逆党和以海瑞、刘明珠为代表的民间,这三者之间也是互相对立的,他们的核心诉求各不相同。皇帝太后最在意的是他们的江山坐得稳不稳,至于朱厚燔杀死个把朝廷命官边将铸造冤狱,并不足以引起他们过多的反应。朱厚燔之死,是死于刘明珠海瑞的不屈不挠,他们一再搜集罪证揭发他谋逆,把他送到皇帝太后的枪眼上,由后者扳动板机。这两派的联手把他送上死路。然而,此剧看来,统治者也并不怎么爱忠臣良将,对冤死的明珠之父潮州总兵刘光辰,太后说了一句大意如此的话:他既得民心,便该死。对于刘明珠和海瑞,太后既利用又忌惮,一朝权奸既除,海瑞、刘明珠等人也就被扫地出门。话虽这么说,海瑞、刘明珠也不是失败者,他们借用皇权,为己雪恨,为民除害,而且,他们最后维护了自己对道德纲常和人伦秩序的理解和捍卫,若说皇帝太后在这场斗争中收获了“政统”,那么,海刘则收获了“道统”,是草根对皇权的抗衡,更是人格较量的胜出!这出戏,看得人大为快意!

  毋庸讳言,《刘明珠》是一出情节好戏,故事讲得好,人物塑造也成功,因此,让人生发了对剧中历史人物探究的兴趣。实际上,从历史真实的角度,此剧便经不起推敲。比如,剧中的小皇帝和强势太后,在整个明代皇室中,这种人事际遇只存在万历(即神宗)小时候,而这出戏准确的朝代是明穆宗,穆宗是神宗之父。弃神宗而用穆宗,也许是为了照顾海瑞这一人物,海瑞生活在世宗和穆宗父子两代皇帝,到孙子万历这一代已不在了。因为草根的戏曲所面对的草根百姓,他们对海瑞的所知远多于神宗万历,所以,迁就受众的理解和接受,编剧作了这样的抉择。此其一也。另外,剧中形成对立构成最根本的戏剧矛盾关键在于朱厚燔这一人物的设置,而这样重要的背景也是违背历史事实的。亲王辅政埋下祸根,这点,不独后世的剧作者看到,当初的朱明王朝创始者朱元彰就对此甚为警惕,所以,明朝的王子一旦成年就需出京到别处就藩,不得留在京城,是为排除威胁皇位计,包括后宫不得干政,也是明初就定下的皇家祖制。所以,剧中作为历史背景的基本事实,基本上是背离历史事实的。再者,藩王乱政,明代历史只有一例,即另一出潮剧《一棒打死江西王》所说的萧端蒙打死的江西王,江西王对朝廷构成的威胁是很有限的,其对戏剧史的贡献,也很有限,在潮剧入戏,盖因萧端蒙乃潮阳人之故。像剧中所述朱厚燔明目张胆佩剑入朝,广布党羽,视小皇帝如无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是完全背离历史事实的,纯粹凑戏的需要,以强化戏剧冲突。

  迁就历史事实,《刘明珠》就不成戏了。

  所以,看《刘明珠》不宜作历史看,甚至不宜作历史剧看,刘明珠的故事,潮汕民间传说久矣。潮州歌册《刘明珠穿珠衫》、《刘明珠闹金銮》里有说到她,上世纪30年代、40年代、50年代、70年代都有关于刘明珠这个人物为讲述对象的舞台演出,巅峰之作是本文探索的电影本《刘明珠》。把一个流传久远的民间故事编成戏文,借用历史作为人物活动的事件背景,把冲突集中到人物身上,为此不惜让不同年代的人物凑成一台戏,因为剧作者需要戏剧色彩,从作品的思想情绪来看,史料似乎只是提供了作家艺术地表现他的情感的躯壳。它追求的首先是戏剧效果、戏剧结构,至于历史不过是它用来剪裁的材料,适用是第一需要。

  看明白这一点,我们就不须去纠结那所谓的“硬伤”。

作者: 
梁卫群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3.03.04)
浏览次数: 
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