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的《潮州文化》半月刊

  抗战期间的民国三十年,即1941年,揭阳榕城曾出版一本《潮州文化》刊物,属半月刊。笔者近期在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寻找资料时,无意中见到其中一本,是当年十一月一日出版,标明第一卷第一期,但该刊也只在省图书馆查到一期。由于该刊出版时是战争环境,具体出版期数较为模糊,情况仍需调查。现将刊物一些情况作介绍。

  该刊封面上,写着“教育部广东潮州战区教育工作队主办”,证明这是当年地方教育系统的下属刊物。该刊的最后,标明刊址在揭阳西门一中,主编是姚文辉,编委包括杨树荣、谢礼智、吴公敢、萧遥天、朱名区、方永福、林燕生等。

  当期内容有姚文辉的《发刊词》、吴公敢的《半月瞭望》、徐仲航译的《拉铁摩尔论中国抗战》、萧遥天的《揭阳的“三一”造产运动》、杨树荣的《郭忠节之奇降清辨》、翁克康的《揭阳肥料供需问题》、萧遥天的《潮州感事诗》、江凌的《日寇南进的跳板》、陈迩冬的《旧诗新话》,甚至还有萧遥天作词、杨开林作曲的《古榕歌声》。

  从刊物内容看,执笔者很多和编委有关。

  姚文辉是该刊主要负责人。他在《发刊词》中这样写道:本刊之宗旨乃三民主义立场,以宣扬中央抗建大计,提高战区文化。至于为何将刊物定名为“潮州文化”,姚文辉指出,目的是侧重于地方文化之研述。

  然而,从该刊内容来看,倒不是专门探讨现在人们所研究的“潮州文化”。刊中大量文章倒是和当时国内外战争形势密切相关的。如吴公敢的《半月瞭望》,用大量篇幅叙述当时的战争情形,其中出现的内容有“湖北大捷之剖视”、“鄂西宜昌之战”、“清远克服与郑州沦陷”、“乌克兰泰半沦陷”、“莫斯科形势危殆”、“莫斯科会议结束”。这些内容,和当时国内、国际战争情况的重大进展紧密相关,当时国内正处于抗战极为惨烈的相持阶段。

  拉铁摩尔是当时著名的外国顾问,对中国抗战问题多有论述。徐仲航也用较多篇幅翻译他关于中国问题的论述。江凌《日寇南进的跳板》论述了泰国在太平洋战争中的重要性,涉及英美两国的战争态度。本期的《潮州文化》上,还有两篇归入“掌故”类的文章:《关于二十一条的秘闻》和《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物价》。《关于二十一条的秘闻》是对袁世凯时期日中关系的揭露,而一战时的物价也是和世界大战有关的。

  翁克康《揭阳肥料供需问题》讲述了战争时期的农业生产情况。萧遥天《揭阳的“三一”造产运动》这篇文章对了解民国时期潮汕地方的基层生产组织情况,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杨树荣的《郭忠节之奇降清辨》是关于明末清初潮汕地方名人郭之奇降清的议论。这两篇文章,也和历史上的战争有关。

  还有陈迩冬的《旧诗新话》,是对当时周作人东渡日本的议论。

  萧遥天的《潮州感事诗》是关于战时潮汕地区惨况的一组叙事诗,读来慷慨激昂。当期发表的诗歌,还有萧遥天的《辛巳逃亡题枕》、林燕生的《感遇》,都是和战争有关的诗歌创作。

  萧遥天作词、杨开林作曲的《古榕歌声》,歌词同样切合战争的环境,很有力量,如歌作:“唱红牙晚风,喝铁板江东,莫任胡儿木屐踏祖国”、“喊起八千猛士发古榕,驰聘中原驱夷戎”、“榕江水滔滔,榕城歌洪洪”等等。

  从歌词内容和歌曲基调来看,这是鼓励潮汕战士为抗日而作。所谓的“胡儿木屐”、 “夷戎”都指当时的日本侵略者。

  萧遥天(1913-1990),又名萧公畏,号姜园,广东潮阳人。上世纪30年代参加岭东新文化运动,抗战胜利后,应著名汉学家饶宗颐之邀,任潮州修志馆编纂,主编《语言志》和《戏剧音乐志》。1950年去香港,1953年定居马来西亚槟城,从事教学和文艺创作,尤潜心研究潮汕文化。著作有《潮州文化丛书》、《食风楼诗柞》、《冬虫夏草三部曲》,《热带散墨》、《中国人名的研究》和《萧遥天全集》。

  颇有意思的是,尽管《潮州文化》的“火药味”十足,当期《潮州文化》还有一些广告,其中出现的有:位于揭阳新马路的揭阳书局;诊所在揭阳进贤门外、专治内外科各症的汪铭辉医师;位于揭阳考院前的一家洋服店和“上海南真兄弟鞋庄”。

  位于榕城西门蔡家祠的广东省银行也在上面做广告,写着“国父手创,历史悠久”、“竭诚为同胞服务,手续简单,务令满意”,等等。甚至连岭东厂出品的“坦克牌火酒”和“金塔牌火酒”也在上面做广告。据笔者所知,从前的潮汕人将酒精称为“火酒”。上面两种“火酒”都标明是“国府注册”。

  总之,虽然《潮州文化》不像讨论传统潮州文化的刊物,该刊对于研究抗战时期潮汕本地的一些情况,仍有相当的参考价值,值得研究者注意。

作者: 
陈雪峰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3.03.11)
浏览次数: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