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澳总兵府感受廉政文化

  腐败,是困扰中国人多年而又悬而未决的问题。国之大害,莫甚于贪官污吏,历代中国人为纠治腐败,付出的努力自在不少,却往往收效不大。建立廉吏文化教育基地是当代纠治腐败的一种办法。据笔者所看到,广东现有的廉吏文化教育基地有两个,一个是位于广州番禺的宝墨园,以包拯文化为特征;另一个是位于汕头南澳岛的总兵府,以总兵文化为特征。

  了解南澳总兵府的廉吏文化,必须先对南澳镇总兵制度有一个了解。

  明万历三年(1575)诏设“闽粤南澳镇”,置“协守漳潮等处专驻南澳副总兵”一员,统辖岛上左、右营和福建南路、广东东路水师。南澳镇因而成为东南沿海抵御倭寇、红夷入侵的重要屏障。而建立于深澳的总兵府(总镇府)也随之成为军事指挥中心。明清两朝共有副总兵、总兵176任被派驻于此。一大批总兵,在海防建设、戎边安民、兴学济世、扶贫赈灾等方面为地方做出贡献。后来的南澳人追思这些总兵,建碑纪念他们。

  聂国翰是总兵中的廉吏之一。聂国翰是江南和州人,清雍正元年(1723)任南澳镇总兵。聂国翰上任后,修建北门外三官堂,做了不少好事。雍正四年(1726),南澳大饥荒,饥民不计其数。欲开仓放粮,须等上司批准,但届时因饥饿而死者可能过半。聂国翰与游击杨琳商讨后,一边派差役飞报省总督、巡抚,一边下令打开粮仓,救济灾民。此外,还从饶平转运大米到南澳,分丁散粜。又派船只出海,向过往粮船买米,以缓灾情。聂国翰自己捐银买米,煮粥救济无钱买粮的饥民。聂国翰离任后,军民为纪念聂国翰和杨琳,立“去思碑”,每到他们寿诞,就聚拜于碑前,以报答其恩惠。对比今天那些无耻侵吞救灾款项的贪官,聂国翰的行为真是值得大书特书了。

  和聂国翰事迹类似的还有黄龙。黄龙,字见侯,福建泉州永春和平里人。投笔从戎。清康熙四十五年(1706)五月由虎门协副将调升南澳镇总兵。康熙四十九年(1710),南澳连年饥荒,澳民往潮州买米受潮人阻挠,饥情日益严重。黄龙与镇标副将张天福和镇标右营游击洪斌商议:“澳民、潮民均属一体,实澳实所以安潮也”。黄总兵即上京奏明灾情。洪、张两人多次往返潮州和南澳,疏通说服潮州官民,取得支持。遂组织澳民往潮州买大米四千石,缓解饥荒。黄龙回澳后,于隆澳和深澳设置民船二只,发给牌照,可以随时往潮州买米,此举成为定例,减少澳民的后顾之忧。黄龙在南澳任职十一年,“宽严互著,清静宜民”,做了不少好事。离任时,军民为他立了“黄公遗爱功德碑”和“黄龙禄位碑”,以示纪念。

  为何南澳总兵是武备之将,却多会形成清廉传统,这是值得注意的。有的人认为,这是制度使然,清代总兵收到的俸禄不少,不必贪腐。在总兵府查到《南澳镇武官设置及薪俸表》(两/年),总兵是正二品官员,设1人,俸银60.5两,薪银144两,心红银160两,蔬炭银140两,养廉银18000两。

  养廉银确实不少,能否据此说明总兵们的不贪污,还是值得商榷的。明清时期腐败多有,清朝曾经有过养廉银制度,后来也出现“养廉银不养廉”的情况。

  清初沿袭了明代的低俸传统,但低俸标准根本不敷官员开支,加之地方官还需要相应的办公支出,于是各州县在正税之外加收火耗,即民间的纳税散银熔铸成银锭之损耗。正税上交后,所余火耗就成为州县衙门自己掌握的经费。清雍正二年(1724)起,开始推行养廉银制度,这一制度将征收火耗变为合法。而雍正通过这一制度,使吏治澄清。然而,至乾嘉年间,朝廷开始在养廉银中摊派“捐献”。道光之后,养廉银开始折成发放。养廉银经扣、捐之后,大小官吏以支用不敷为名大肆搜刮,吏治腐败至不可收拾地步。

  所以,总兵得到的“养廉银”多少和贪污没有必然联系。而南澳总兵,也有以清贫告终的,马琳是其中一位。

  马琳(1718-1781),字兰桂,号玉堂,永邑(福建永定)人,武进士。清乾隆四十三年(1778)由碣石镇总兵调任南澳镇总兵,两年后离任。乾隆四十六年(1781)再任南澳镇总兵。马琳在南澳任职期间,尽力尽责,宽严公正。哨期巡海,奋不顾身。有友往省城治病,以妻子衣食相托,琳将其接进官邸,秋毫无犯。饥荒米贵,兵民耸惧,马琳千方百计劝说米商平价卖米,使饥荒之年,民无死者。又捐俸银,收埋无人认领尸体。马琳为官三十年,家无珍品,囊无余积,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兵民痛惜至极,莫不爱戴。

  笔者认为,南澳总兵清廉传统的原因还在于,南澳担任总兵者多是科举时代读书人,对于儒家文化有着极深的体悟,这些人受到天理良知的制约,不会轻易贪腐。笔者在总兵府前,发现有一块《文武官员至此下马碑》,原碑在深澳文庙前侧。碑宽36厘米,高164厘米。告示文武官员必须在此碑前下马下轿,改为步行,以示对孔子的尊崇。仅此一点,就可得知,封建时代的读书人,受孔子思想的影响是很大的。小小的南澳岛有文庙,祀孔子,而建庙者便是南澳总兵周士元。孔子提倡正心诚意、格物致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会有形无形约束着官员的腐败行为。

作者: 
陈雪峰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5.09.21)
浏览次数: 
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