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英灵”赞文天祥

秋风岭伯公庙

  在潮汕地区的“伯公”庙中,我们通常见到的牌匾,所写的内容不外是“神恩浩荡”、“福荫万民”、“有求必应”、“福德长安”、“功泽弘庇”之类。然而,在潮阳区和平镇的秋风岭伯公庙,其匾额却十分独特,内容写着“万古英灵”。 “伯公”在神界虽非显赫的大官,却与凡间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他能直接倾听百姓心声,而且办事效率佳、成效好,所以深受百姓崇拜,却与“万古英灵”的誉赞似乎是沾不上边。因为“英灵”一词在这里,主要意思是“烈士的灵魂”。

  其实,这“烈士的灵魂”是有出处的。故事还须从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转战和平说起。文天祥(1236—1283),字履善,又字宋端,号文山。吉州庐陵(今江西吉安)人,南宋大臣、文学家。宋理宗四年(1256)殿试第一,钦点状元时年仅20岁。历任承事郎、江西提刑、升尚书左司郎官,知瑞、赣等州。德祐元年(1275)元军大举南下,文天祥奉诏组织义军勤王,入卫临安,任右丞相兼枢密使。出使与元军讲和,被扣留,押解北上路上于镇江脱险,在通州经海路至福州,与张世杰、陆秀夫坚持抗元,端宗景炎二年(1277)进兵江西,收复兴国等州县。

  据《宋史·文天祥传》、《文丞相传》及明朝隆庆《潮阳县志》诸典籍载:祥兴元年(1278)赵昺即位后,加文天祥为少保、封信国公。天祥上表铲除潮州叛将陈懿(都统)、刘兴(知州),并于同年十一月到达潮阳。他把队伍带到城郊的东山安营扎寨后,就带着仰慕崇敬的心情,走进了建在东山麓的“双忠庙”,拜谒了唐代张巡、许远两位爱国将军的忠魂,并用剑锋划石壁题了一首千古吟诵《沁园春》词。次日,又匆匆来到距潮阳县城二十里的海口村外的海边,追寻朝廷帝舟帆影。

  当时,降元的叛将陈懿、刘兴,勾结汉奸张弘范,气势汹汹,追赶文天祥部队。文天祥从海门西征路上,经过蚝坪时得当地百姓相助,在小北山与叛军展开一场激战,并获大胜,刘兴被擒,当场被处活斩,使军心大振,群情雀跃。在蚝坪期间,他的爱女监娘曾在野间遗失一把御赐玉扇,乡亲们郑重地把它送回来。文天祥心情十分激动,他有感蚝坪民心纯朴,地气平和,遂取谐音,把蚝坪改为“和平”,并挥笔疾书“和平里”赠给蚝坪人民。后来,三个大字被刻在大石上,至今仍保存和平古桥头。因和平人民忠君爱国,配合文天祥扺御外侮,到了明朝,洪武皇帝遂封赐和平为“忠献名乡”。在现在的新和老寨,寨门横额乃嵌着“忠献名乡”的石匾。

  相传,当时在小北山擒捉刘兴一役,文天祥的队伍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其中损失了一名都督和一名中军,都督是山西人,叫林文星,夫人叫蒋美环。据位于小北山麓的灵泉古寺中一位叫“勇姑”的斋姨口述,2000年,灵泉古寺修缮时,工人在地下挖出一墓葬,这墓葬葬的就是林文星都督。后来,古寺住持重新给林都督造一座墓,今位于寺旁山坡。关于灵泉古寺,《潮阳县志》记载,当年北宋大峰祖师建蚝坪桥时,就结庐于此。民间还传说,南宋末年,宋帝昺受元兵追赶,逃到寺藏匿时,有蜘蛛精结成钢丝般的银色网,保护幼帝,使其逃过一劫。今寺前侧的灵泉古井,百姓还说是宋帝昺的圣君嘴所赐,常年甘醇不涸。传说虽然荒诞,但却寄托着和平人民的忠君爱国情怀,同时也为林文星都督在此血战牺牲提供了一定的旁证资料。

  且说文天祥十二月退出潮阳后,转到海丰北五坡岭,准备进山固守,不幸被元兵追上,文天祥措手不及被俘。次年被押送大都(今北京),囚禁3年多,经历种种威逼利诱始终不屈,于1283年初从容就义。

  文天祥牺牲后,和平乡民为了纪念这位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人物,以及在和平阵亡将士,便在小北山僻壤处的秋风岭暗中设坛祭奠英灵,因惧元朝官府问罪下来,故假借造伯公庙以掩人耳目(相传庙附近还有梨山老母福洞,后炸石被毁)。而“万古英灵”这匾额,就寄托了老百姓对文天祥那撼天动地故事的赞颂。晚清爱国诗人丘逢甲莅和平作客时,在其长篇排律《和平里行》中写道,“南来未尽支天策,碧血丹心留片石”,就是歌颂文天祥丹心报国精神;而“里人敬忠宝遗字,未入南中金石志”,则折射出和平人民对文天祥等忠烈无限崇敬之情。

作者: 
际云
来源: 
汕头日报(2015.07.26)
浏览次数: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