蕴祖祠故事多

  假日回家乡,已84岁高龄的老父亲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桌上的大图纸,连我叫他都听不到。我好奇地走近一看,那是几张我们汤氏蕴祖祠重建规划图,还有两份预算表。蕴祖祠,我们都习惯叫“四房祠”,我们也属四房后代。读小学时,我还时常跟几个朋友在祠堂埕踢球。蕴祖祠位于大井村井祥街39号,始建迄今已有200多年历史,大概是清朝时期,具体哪一年已无法考证。因大井汤氏始祖梅叟公生子直简,直简生有四个儿子,思成堂为系第四房蕴创公的子孙所建,故称四房祠。四房祠坐西北向东南,为二进一天井格局,抬梁式硬山顶金式瓦木结构,占地面积约795.6平方米,建筑面积约454.35平方米。

  我国宗庙制度产生于周代。祠堂是供奉家族祖先神主,进行祭祀的场所。我以为蕴祖祠长期没人管理,年久失修,残损破漏,杂草萋萋,虫鼠滋生,现拟重建很正常。父亲曾主持修缮我们村里的汤氏宗祠,和我们秋盛家族大宅院,建筑面积都比蕴祖祠大,村中人有口皆碑。现在虽年事已高,无法亲力亲为,但看阅一下规划图,提提建议等力所能及。一会儿,已值杖朝之年的二叔进来喝茶,看父亲在看蕴祖祠的重建规划图,没想到他满腔义愤地说:“四房祠是该重建,世世代代保留下去,让后人吸取血的教训,也让日本鬼子看看,‘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我有点诧异,虽然汕头沦陷后,倭寇的铁蹄曾践踏我们村里,村民被杀,东西被掠夺,但蕴祖祠跟日本鬼子有关,我还没听过,于是,父亲跟我讲述了火烧蕴祖祠的痛苦往事。

  卢沟桥事变拉开了全面抗战的序幕,国共两党联合抗日,鮀西胜隆村阿娘宫驻扎一些国民党军队,蕴祖祠是作为国民党与其他地方的一个联络站,因此有军人出入于此。1939年汕头沦陷后,由于邻村汉奸出卖,1940年4月20日,来势汹汹的日本鬼子驾驶登陆艇从毗邻的天港村登陆包抄大井、大场和赖厝三村。但当日本鬼子到蕴祖祠时,已得知消息的国民党士兵已经撤离,人去楼空了,疯狂的日本鬼子看计划落空,盛怒之下便放火烧毁蕴祖祠。天怒人怨,藏于田园里的村民义愤填膺,有的想出来跟鬼子们拼了,可大家劝阻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四房祠被凶残的日本鬼子毁于一炬。当天被烧毁的还有村外埠头(渡口)十三家鱼行,深仇大恨化成村民抗日激情。

  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第四房子孙筹划重建蕴祖祠。那时村里有一人,大家都叫他“薯爷”,把四房公留下来的田地变卖一些,成立筹备组,于1948年按原来的规模、格局重建蕴祖祠。1950年解放军进驻。几年后,解放军迁移,工作队便进驻。此后还曾作为政府粮食局,主要存放粮食;村中老人活动室等场地。如今,蕴祖祠如一位死而复生,历经沧桑的长者,见证了大井汤氏的发展历史,对研究当地经济文化、人文地理、国共抗战等有很大的历史价值。蕴祖祠让我们铭记日冠的暴行,我们要勿忘国耻,吸取血的教训,重振中华威风,这就需要举国上下,同心同德,才能使我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强国之林。

作者: 
汤夏冬
来源: 
汕头日报(2015.08.16)
浏览次数: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