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批——潮汕历史文化的奇观

    潮汕的"侨批",俗称"番批",专指海外潮人通过民间渠道寄回国内的汇款,其中绝大部分附有家书。它最早产生于何年,无据可考。而按历史情况推断,应当始于清初"海禁"解除以后,即始于潮人从当时闻名于世的樟林港乘坐红头船出发,向东南亚各过迁移,结伴成群,形成较大过摸的18世纪初叶,到20世纪80年代末结束。其历史之长,规模之大,文化色彩之浓郁,皆令世人惊叹。  
 
    潮汕地区濒临大海,东、西、北面山岭绵亘,资源短缺,地狭人稠,谋生极为不易。明清时期就偶许多人冲破海洋神秘的雾霭,到海外去发展。鸦片战争以后,由于外国资本的冲击,自然经济遭受破坏,民族资本主义的萌芽无法成型,大批以破产农民为主的潮人迫于生活或战政治流亡,纷纷南渡,到东南亚各国谋求生存。他们只身漂泊海外,急于将血汗换取的钱寄回家乡接济、赡养亲属。然而其时南洋各国金融邮讯机构尚未建立或极不完善,只能托付应运而声的水客、客头和私营商号侨批馆、侨批局递送并索得乡梓回音,于是有里侨批这种特殊的侨汇形式。现存潮汕历史文化中心的侨批,是一封封经过岁月的风风雨雨,逃避了历史劫难,多年藏放侨属家中的海外来书。其中最早一封发于1852年。这些书信,前后笼括近150年时间,横贯潮汕诸多重要侨村众多华侨家庭此期间年年月月,内外交往的好僧货断面;巨细相兼、内外交错地展现潮人向海外移植,艰苦创业,拼搏发展的里程;涉及社会、经济、政治、文化、金融、交通等领域的历史状貌和风云变迁;既有潮汕侨汇必然产生和发展的历史痕迹,也有海外潮人一个半世纪中坎坷心路之实录,是一笔不可多得的历史文化资源。   
 
    侨批对潮汕的经济和人民生活,以至文化风气的影响,其意义是重大的。就经济而言,流入潮汕侨批款之巨大便很罕见。本世纪初以及日战争以后为其鼎盛时期,每年约八九千万银元,最高年份超过一亿,为潮汕百分之六十以上家庭的主要生活来源。内地乡村祠堂厦屋更有十之八九系侨批款盖建。侨批款不但养活了潮汕大量的人口,而且弥补了潮汕长期外贸进出口的逆差。故抗日战争时期侨批阻梗,致使潮汕百业凋敝,饿殍遍地。  
 
    潮汕侨汇,源源不绝地注入本土,成为社会和人民生活肌体上不可或缺的大动脉,扼生灵之咽喉。如此绵延百载以上的历史景观,本身就是一种内蕴深厚的文化现象。从众多的侨批文字中,便可见到许多值得探讨的潮人广泛性、整体性的心理特征。    
     初抵目的地,即想寄款回家。这是出洋潮人共同的、强烈的心理需求。   
 
    第一封侨批俗称"回头批"。一来报平安;二来表示牢记肩负的责任,不忘接济家属的初衷。钱多少关系不大,没有钱却不足以表达这层意思。但早期潮人,大多数在家生活极度困难 ,很多人出国前负债累累,要筹足前往南洋的旅资已相当不容易,到达彼岸时,绝少身上有余资可寄,故他们只得想方设法,或求助于店主、客头,或央求已有所收入的亲朋先行垫付,也偶典当随身衣物以"回头"告慰亲属的。但用这种办法筹钱,往往不愿意为乡中家属所知,因而,初期国内翘首以待的亲人,只从回头批上读到安慰,看到希望,却不知道旅外人批款难以筹取的实际情况。直到后来,有些人的批信迫于各种原因(大多是国内亲属以为批宽少,发出怨言的情况下),才向家属透露此一"秘密"。其用心之苦,可见一斑。   
 
    由于出国前经济崩溃、社会不安等现实背景,面对飘洋过海、万里跋涉、凶吉难料的茫茫前程,出国者非身强体壮,能耐劳刻苦,勇于冒险不可。加之男主女主内的固有观念的限制,潮人几乎全是男子只身出洋,父母及妻儿老小居留家乡。这就造成了千千万万隔洋分居的家庭。血统关系,传统道德,是维系这无数个家庭的纽带。家属对海外亲人经济上的仰赖,海外潮人对家属经济上的尽力,以及围绕这种经济往来而展开的种种活动,是这一纽带的现实表现。风、涝、火患、战火蔓延、政治动荡、通货膨胀等天灾人祸,以及生活的枝枝节节、感情纠葛、人事勾斗,使这一内外联系的纽带明暗胀缩,却始终坚韧不变。一方是年年月月盼望侨批的到来,一方是千方百计挣钱寄回去。寄者恐少恐断,收者期赖无穷。然而过去潮汕华侨,尤其是早期出国者,生活境况大多不佳,有的还很困难。他们一方面禁不住以低沉苦郁的语气,诉说"行情冷落,入不敷出"、"商业凋蔽,取利无门"、"左支右,生计艰难"······另一方面则尽其所能望家乡寄钱寄物。碰上阻厄,他们花费的心血力气则越大。抗战时期海路中断,便有越过高山险阻,曲折迂回,由泰国经越南、柬埔寨,通过广西、云南等地转入超撒谎内的饿侨批之路的开辟。战争一结束,首期侨批由南洋"非"达汕头,为时不过十多天。这在兵荒马乱刚刚过去,交通阻塞未复,百业废弛的年代,简直是难以想象。国内的另一方,盼待侨批的心情同样迫切。而收到了批款高兴之余,则处之泰然,从未言谢,更不感恩,视为情理之中。   
 
    侨批款应用范围十分广泛。首先当为买米购粮之需,往往也超出养家活口需求之外,例如乡中兄弟声了男孩、老一辈寿辰、修房买屋、购置太内地、儿孙入学、亲朋借贷、制衣服、买补品内、年节费用、岁末腰金……以至宗族公款,乡里各种各样的题派等等。寄回的物品,从衣服布料、鞋帽被褥、餐具食物,到药品日杂等等,无所不至。汕头生产的虎标万金油也到南洋买,钟表坏了也寄到南洋修。分配批款,是侨批信的一项重要内容。所有侨批新建,除了日常赡家之款和专用款(如祝寿、援急)一般不提分送亲友外,余者无例外地必定详细写明所寄批宽赠送的具体人具体数目。接批人和分送对象范围,从血统亲属到姻亲系列,以至乡邻朋友,只有款额大小的差异,而凡有直接或间接关系的人,几乎无所不及。款额的分发,一般都上下有序,内外分明。有先近亲、后远属的分法,近亲占大头。大多是先疏后亲的分法,留下大头归亲者所有。但收批人应是赡养和照顾的至尊对象,这点绝对不含糊。祖母在,批信不寄母亲收。母亲在,妻子只能是分批的对象,或家用款的收管人。        
     那么,旅外潮人的遭际情况怎样?批款的来历艰难到何种情况?   
 
    由于社会背景的差别,基本上是自由移民而非"猪仔"劳工的潮人,到南洋各国求生取利,较国内为易,能赚到钱,这是事实。19世纪中叶,东南亚一带正处于开发时期,大量地需要劳动力,这是个大前提。所以潮人出去了,固然其中顶不住重洋漂泊和自然环境的不适,以及人为的种种恶运倒下了,毕命于异域的不计其数,但毕竟留下了许许多多。他们勤俭成习,刻苦耐劳,多从小生意做起,逐渐扩大经营,日积月累,财富也就越聚多。潮人大财团虽属凤毛麟角,但大多数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都会有较大的收入。即使从艰辛的劳作开始,长年累月,不断积攒,便可摆摊设店,进一步求利。至于那些挑担推车沿街叫卖者,或一个包袱、一条扁担,深入穷乡陋邑,到深山丛林收买山货,然后到通都大邑转卖于洋商者,也有发财致富的。其经济状况,较之国内大大改观。这样,不管哪个阶层的潮人,便都有了寄发侨批的条件。

标签: 
作者: 
杜桂芳
来源: 
NULL
浏览次数: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