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字纸斋品潮集》

  陈汉初是博物馆式的学者。他有两点,人不可及。

  一是当官不像官,始终以小民自居。他从汕头市委党史办公室,到揭阳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兼文联主席,后长期担任汕头市社会科学联合会主席。按说,这也是“一方诸侯”,可是这个“诸侯”不好当:没学问的人干不来;有学问的人不愿干。因为其面对的工作对象,是一帮各具独立思考能力的“花岗岩头脑”,有的被改造几十年了,都未能奏效。“社联”对他们,只有号召的份,没有“管”的权力,而陈汉初却爱上这分工作,一直做到光荣退休。

  这就说到他的第二个特点,即始终把自己看作是一个中国古老文化传承的小学生。无论是在潮汕地方文化领域,还是在潮人文化的专题范围,他时刻怀着一颗好奇的新鲜感,发掘每一棵文化“小草”,琢磨它的价值,为潮人文化的研究领域增加点新内容、新资料、新观点。因为优秀的民族的文化,就是由这些有价值的小草组成的。遍布天涯海角的小草,看似样子相同,却由于生活在不同地区、不同环境,而形成不同的特性,发掘这些独具特色的东西,才是地方文化研究的首要任务。

  汉初除当兵在外工作十多年外,一生的主要工作地都在潮汕。他喜欢逛旧书摊,收集民间文献,淘到每一件有价值的东西,都认真发掘它们的深远含义,积小胜为大胜。这就是博物馆式的工作态度。陈汉初的每一本著作都是这样的结晶。小到《古寨程洋岗》那批小册子,大到成为汕头文化礼品的《汕头埠图说》,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往前走。潮汕文化与潮人文化,就靠了这些挖掘者的努力,抢救了很多几近于消逝的资料。

  汉初转战到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工作后不久,就拿出了又一部新作《字纸斋品潮集》,其中仍然不乏新意。比如关于“庆春傩”的探讨研究。二十多年前,我与北京的曲六乙先生等发起成立中国傩文化研究会时,在潮汕找不到响应者。许多人连这个“傩”字都不认得。当我说我们潮汕的英歌舞以及春天时的游神赛会与古傩的不解之缘时,竟遭到许多人的质疑和反对。现在看到陈汉初的文章,得其友声的心情,自然是高兴的。

  陈汉初对本地古代的药书很感兴趣。他在各地收集了不少药书和验方。这是很有见地的。因为潮汕所处的特殊湿热环境,民间积累了大量对付的办法,这些都是前人以生命的代价换来的。研究它,必须具备一定的医学知识,汉初谙于此道,独有兴趣,才能为我们保存下这份遗产。我也因此受到启发,在编著《潮人文化基础读本》中,特意加了《潮汕的药饮》一章。

  《字纸斋品潮集》虽然是一部论文集,涉及了潮人文化的许多方面,但其贯彻了一个精神,就是书名中的“品”字。我研究潮人文化三十年,最后也就总结出两个字 “品”与“拼”,来代表潮人文化的精神实质。

  “拼”代表海洋文化,在大海里拼命,在商海里拼搏。不服输,不言败,这就是潮人“爱拼才能赢”的海洋文化特性。

  “品”代表大陆文化,懂得享受生活,品茶、品酒、品潮菜、品建筑、品绘画、品潮乐、品人、品物,直到品海、品潮、品涛,都是在享受“品”的过程。

  在外面拼命赚钱,回家里品鉴生活。这才是潮人。

  不“拼”,光知道“品”的,那叫败家子。光知道“拼”,不懂得“品”的,把“路易十三”高档酒用大杯灌的,那叫“土豪”。陈汉初在本书中,谈及民俗活动、慈善事业、潮歌、潮菜,都坚持一个“品”字,条分缕析,抓住了本质,难得。

  我相信,汉初在担任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副理事长后,直接进入自己喜爱的文化研究工作,假以时日,一定会有更多的好作品问世。我期待着享受其成果。

作者: 
隗芾
来源: 
羊城晚报(2015.06.04)
浏览次数: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