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重金瓯”试释

  潮安磷溪镇的东南角,有一道横堤,南北走向,从4华里外的韩江东溪边龙门关向北延伸而来,成为潮安、澄海两县的交界线。横堤北面的尽头处,有一个几百人口的自然村叫堤头(与其北面的北山自然村组成北堤村),全村都姓佘。佘氏宗祠(现经修缮,成为祭祖及老人活动场所)的正厅“成思堂”,檐下挂有一方匾额,正中自右至左四个大字是“名重金瓯”,左边自上至下直行落款是:“钦命中宪大夫司马加五级李钟麟为”,右边自上至下直行写着:“赐进士出身前翰林院侍读学士佘志贞立”。按古代匾额的书写格式,读匾的顺序是:先从正中大字自右至左读起,再读左边的落款,最后读右边的被赠立者字样。转了一周,周而复始,益感昔贤书匾的格局构思是何等的缜密。

  佘志贞,清代澄海县鮀江都月浦佘村人。堤头村的祖先是从澄海渔洲迁来的,其宗祠石门楣的背面刻着“渔洲分派”四字。因同县同姓认宗,互送匾额,联宗敦谊,在旧社会是司空见惯的事。

  乾隆周硕勋《潮州府志》卷二九《人物·文苑》载:

  佘志正(原作“贞”,因避清世宗雍正帝胤禛讳而改为“正”),原名艳雪,号嵋洲(据他为潮州府县志作序所盖篆书印章,应作“湄洲”),海阳人(做官后居郡城,故也称海阳人)。康熙己未(1679年)进士,选庶常,累迁侍读学士,入直南书房。……在史馆廿馀年,每召试辄称旨。……癸未(1703年)祭西岳,复命,卒于京。

  老辈人相传,民国时期堤头村在宗祠办小学,每年开春后,常有教书先生上门自荐。村中一族长在成思堂大厅冲茶请先生,三杯茶后,族长指着“名重金瓯”的匾额考问先生,说:“先生,小老不识字,这匾额上写的是什么?”不少先生一看傻了眼,往往把“瓯”字念错,甚至念成“钵”字。若念对了,族长又问:“‘金瓯’什么意思?”这下,先生猝不及防,被难住了。因为官塘有一位秀才已告诉了族长。匾额成了一道求职的应试考题,让不少“三家村”学究出了洋相。

  近时,我往堤头佘氏宗祠,与在那里看电视的老人闲谈。老人谈了关于匾额的轶事,并说官塘秀才的解释是:金瓯,是金的盆、盂之类。金居“五金”之首,比重最大,故此云云。我听后沉思了好久,认为这是肤浅之解,还没发掘出其深层的文化意蕴。

  首先从修辞格上来看,“名重金瓯”是比较修辞格。此格是比量事物的异同、优劣、美丑等,一般比量应为同类对象,“名气”与“金瓯”是不同类对象,如按上述解释,则讲不通。

  其深层的文化意蕴应从我国古代朝廷选择宰相人选方面来探索。《尚书·大禹谟》:“枚卜功臣,惟吉之从。”文中“枚卜”是古代一种以占卜选官的方法。孔传云:“枚谓历卜之而从其吉。”到了唐代玄宗皇帝,改为用“金瓯覆名”的方法来选宰相。《佩文韵府》卷二十三下《八庚》载:“《明皇十七事》:明皇凡命相,皆先御书其名置案上。会太子入侍,上举金瓯覆其名,曰:‘此宰相名也,汝庸知其谁也。即射(猜度)中,赐汝卮酒。’肃宗拜而称曰:‘非林与从愿乎?’上曰:‘然。’因举瓯以示之,乃赐卮酒。”此法历代相沿袭,至明代而不衰。《明史》卷二四四《杨涟传》:杨涟天启四年(1624)任右副都御史,抗疏劾(魏)忠贤,列其二十四大罪。其大罪五云:“国家最重无如枚卜,忠贤一手握定,力阻首推之孙慎行、盛以弘,更为他辞以锢其出,岂真欲门生宰相乎?”《明史》卷二五一《钱龙锡传》:“钱龙锡,字稚文,松江华亭人。……庄烈帝(崇祯帝)即位……诏廷臣推举,列十人。帝仿古枚卜典,贮名金瓯,焚香肃拜,以次探之,首得龙锡,次……并拜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

  从上引资料看来,匾额中的“金瓯”应指“金瓯覆名”的宰相(明代废丞相,选大学士作顾问,从中产生首辅)人选。这样,按比较修辞格,“名重”的人的名气,比宰相人选的名气,才可同类比量。“名重金瓯”,就是说匾主的名气比列为宰相人选者的名气还大(“重”在此处训为大),这是比较修辞格中的“差比”。光绪《海阳县志》卷三十九《列传八》载:佘志贞“生平笃实温雅,奉职清慎,治家严肃,子弟键户守家训,无贵胄气。”以此结合周《府志》本传的记载来看,可见匾额称赞的佘志贞的确是克己奉公、尽忠尽责的治国干才。

  另从匾额右边“前翰林院侍读学士”字样透露,此匾额应是匾主去世后才赠立的。

作者: 
李来涛
来源: 
潮州日报(2010.01.13)
浏览次数: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