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生祥死”也枉然

  吴祥记是潮州至今妇孺皆晓的老商号,解放之前的二十多年,一直高居潮州商贾榜首,何况吴祥记经营的吴祥记大祥二间大百货商店旧址,义井巷尾其家宅“皇宫”这三个标志性建筑物尚存,让潮州人时或谈起其辉煌。这里仅谈一个与其辉煌历史有关的插曲。

  甲子年(1924年)潮城拆大街,大街是商业旺地,拓宽后更是前景无限,就像现在的新桥东路。吴祥记财东吴雪薰看准此百年难得机遇,在汤平路北侧与太平路东侧交界处建起吴祥记大楼,先后雇得余华章、王少兰、等四大“家长”(人称四大天王)经营起来。时逢社会相对稳定,人民安居乐业,生意好做,这吴雪薰得天时、地利、人和,生意从一开始便扶摇直上。四大天王暗自思忖,这生意财东不就是靠我们才发财吗,我们何不也过一把做财东的瘾?于是,自筹资金在载阳路头北侧太平路东畔合股创办了大祥号商店,雇得“家长”某某等和几个高级职员张罗着准备开张,但毕竟资金有限,货都摆不齐,更何况流动资金……继续办下去还是不办?四个人左右为难,急得团团转。吴雪薰早已看在眼里,认准时候将四大天王请来商量。四大天王心里担心财东责怪,怕大祥办不成,吴祥记这“金饭碗”又丢了,开始还吞吞吐吐,不敢说出实情,一番疏导交通之后,吴雪薰当场拍板给大祥注资,与四大王合股创办大祥号商店,其中吴雪薰占了六成股份。这一举多得的举措使得皆大欢喜。吴雪薰雪中送炭使大祥得以为继,六成股份,足以控股,又收住人心。吴祥记保住,又添上个大祥1+1还是等于1,而且这个1比2还大得多,四大天王既当伙计,又当财主,过了一番财主瘾。又保住了金饭碗,死心蹋地为财东吴雪薰效力。这样财主伙计捆绑在一起。吴祥记生意依然红火,大祥生意也如日中天。

  这件事是吴祥记创办四年后发生的事,而大祥开张不够二年,某某等看在眼里,想在心里,何不来个依样画葫芦,潇洒走一回,也当一当财主。如此这般一番筹资之后,便将地址选在大街大夫第对面,即现在的大餐室南畔二橱铺面,定名“南祥”。他们原以为父能生子,子定能生孙,有初一,就有十五。即使有了问题,吴雪薰和四大天王肯定不会见死不救。但行内的人、市井的人却是一致看死,大街虽旺,但各路段经营品种都截然不同。以三大百货的分布,北是义华二爷在太昌路头(现农业银行),南是金华(现百货大楼),中是吴祥记与大祥。而且还是百货这棚戏的戏肉,这中间还有大小几十间百货店,而来到状元亭,则是文具、摄影、酒楼业等,百货就“落龙”(不旺)了。俗话说,做生意“不怕有人争,只怕无人撑”,人们买百货的习惯都往大街顶百货区挤。“南祥”的设置是着着实实违了商规,更乏了人气。“今年番薯不比去年芋”,这一回吴雪薰既没有雪中送炭,也没有锦上添花,只是一个劲的静,与四大天王上下一个口径不闻不问。这边是冷,那边却很热,某某等人在一边雇“家长”,一边筹开张,又怕丢了大祥的“银饭碗”,忙得喘不过气,但想到当财主,还是乐呼呼的。可就在开张前夜,不知何人送来一对“丧居”用的蓝纸白字对联,“南来南去南蚀本,祥生祥死也枉然”十四大字,并用糯米糊着着实实地贴在“南祥”店门两边柱上。隔天开张,撕也撕不去,很是狼狈,还是新“家长”有心事,仓忙打开一匹才上架的新红布,二三下来了个“贴红”。南祥天时、地利、人和皆失,肯定是蚀本,不足一年,便匆匆收场。

  “南来南去南蚀本,祥生祥死也枉然”这个对子中的“南”字在潮州土话有“添加”的意思,谓增加多少资金都无济于事,仍要亏本。“祥”字,潮语谐音有“奔走”、“拼命”之意。这个对子后来常被潮州人广泛应用于要“知足常乐”,不要一味跟风,不要朝三暮四或要安心本职工作等的劝说词。现在股市中的“基本稳住就是金”与之有同工异曲之妙,而这个故事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万安和祥“家长”翁兆荣先生亲口讲与后来的同事何绪荣等人听的,笔者后来听何先生转述的,记而谢之。

作者: 
杏夫
来源: 
潮州日报(2010.01.06)
浏览次数: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