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多姿多彩掌故 识峡山明清风貌

  峡山是百载商埠,有悠久的历史文化,有勤劳勇敢的人民,他们推动了文明的建设,促进了时代的进步。峡山的掌故也是丰富生动、多姿多彩的,反映了当时的社会风貌。

  由于种种原因,峡山的掌故未见有系统整理成文史资料,掌故流传多数是口口相传,而今口传更是濒临失传,于是笔者在积累的掌故中选取一小部分整理成文,奉献给读者。

  周光镐与《七星伴月图》

  明代晚期名臣周光镐(1536-1616),明嘉靖十五年出生于潮州府潮阳县桃溪乡(今潮南区桃溪乡),曾官巡抚宁夏佥都御史,故人称周都爷。说起他的相貌倒是十分奇特,脸上长着七颗黑痣,黑痣排布的位置好像天上的北斗七星一样。嘉靖三十年(1551)16岁的周光镐考中秀才,随后娶了同县深浦乡(今金浦)秀才郑应兆19岁的女儿阿月为妻,阿月的脸型浑圆,看起来就像农历十五的满月。于是,人们就称呼他们夫妻俩为“七星伴月”,夫妻俩的肖像画则称为《七星伴月图》。

  周光镐夫妻双双百年后,《七星伴月图》就成为峡山周氏后人缅怀先祖功绩,瞻仰先人遗容的重要遗物。此图历来都由周氏子孙中德高望重的长者代为保管,每年八月周光镐的忌日才悬挂堂中,以便子孙瞻仰。

  嘉庆初,福建盛行一种新型博彩——花会。规则是先把水浒梁山好汉里边的三十六名天罡星的姓名各写在一张纸牌上,然后再随机挑选一张装在竹筒内悬挂起来,每天开一两次,彩民押中即可获得庄家赔付的三十倍彩金。嘉庆七年(1802)花会开始传入潮属各县并很快流行起来。男女老幼指望不劳而获一夜暴富,屡输屡赌,为之痴迷疯狂,更有甚者是到处举债和四处抵押物品。某些当铺则明目张胆地收受来历不明的抵押物,苛刻低估。

  当时,有财迷心窍的赌徒输得一败涂地,为筹措赌资翻本,竟然把目光盯向《七星伴月图》。由于周氏后人保管不善,《七星伴月图》让窃贼给盗取出来。等临近周光镐的忌期,周氏后人才发觉画像已遭盗窃,四处发动族人秘密寻找,仍是杳无音讯。原来,其时适逢周氏后人典当商周灿轩联合县内的其他典当商倡议文明典当,禁止收赃和低估等不道德行为。盗者碍于此又急于取现,便把画像带往潮州府城某家当铺抵押,当铺老板早闻周都爷的事迹,又一时鉴定不出画像真伪,为提防此人欺诈,便以现金巨大为由拖后三天成交,悄悄派人向潮阳县城的老行家请教。

  府城派人来县城打探《七星伴月图》的事情,不经意被周氏后人秀才周维宣得知。周维宣认为事出蹊跷,暗中寻找线索和求证,终于得知画像确已被抵押在府城某当铺。周维宣没有选择诉之官府和联合宗亲周灿轩等对其进行倾挤,而是晓之以理,愿意以原当价买回,不让当铺亏本,且保密当铺字号和老板姓名。由于资金过大,周维宣以做生意为由向亲友凑借。最终,当铺老板感于情理,只肯收一半价并表示引以为鉴。

  《七星伴月图》完好重归后,周氏族人一致决定,画像交由周维宣保管。此后,历经晚清、民国,乃至解放初,《七星伴月图》都在周维宣的子孙手中小心收藏保管着。

  “天顶雷公 地下和丰”

  “天顶雷公,地下和丰”,熟知潮汕俗语的人都知道,这句话是从“天顶雷公,地下海陆丰”演变而来。旧时由于海陆丰一带民风彪悍,稍有冲突就容易酿成械斗,故有此语流传。“和丰”是峡山周氏一个家族的名称,因其经营的产业商号为“和丰”,所以用来代称其家族,将其誉为“天顶雷公,地下和丰”,并不是说其家族霸道蛮横,而是指其家族在晚清地方社会事务上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和丰”的创始人是周资河,字宪图,号杏园。少小时期在亲戚的商行当学徒,后来独立创业,事业有成,在咸丰年间开创了“和丰号”,成为当时有名的富商乡绅。周资河经商致富后,并不希望儿孙将来都走上工商业道路。相反,利用空余时间教儿孙读书识字,开辟书斋作为学习场所,重金聘请名师授课,让儿孙读书明理,远离社会不良风气,避免染上不良习气。当时的潮汕由于受太平天国运动影响,不时爆发起义运动,虽屡遭镇压,但官府已是权威扫地,社会风气败坏,治安更是混乱不堪。

  正是在这种大环境下,早早接受教育的长子很能够体会父亲的这一番苦心,很快就考中了秀才。长子周禧,号鸿阁,在同治前期考取了增贡生。周禧学识渊博,长期执教私塾,很受年轻学子尊重,课暇时间则常常探索如何纠正社会时弊。

  同治七年(1868),清廷任命普宁人方耀为潮州总兵,专门办理潮属各县积案清乡事宜。方耀一方面以强硬手段维护社会治安,一方面又重视德化教育。方耀每来峡山、黄陇二都办案,必向周禧咨询乡情和探讨案情。明清以来,潮阳官办的书院多集中在县城,为解决西南一带生童的上学难问题,周禧联合峡山、黄陇等六个都的乡绅向方耀倡议在峡山埠建立书院。方耀赞成且拨款建设,书院于同治十二年(1873)落成,命名为六都书院(今潮南六都中学),且聘任周禧为院长主持书院事务。光绪十年(1884)知县周恒重重修《潮阳县志》,周禧参与了采访工作。

  周禧的第三子周三锡则考中光绪十七年(1891)武科第七名举人。周资河祖孙三代通过自身努力,先后成为显耀一方的乡贤达士,时人大为敬佩,故将其家族誉作“天顶雷公,地下和丰”。

  “巷内人哩画门神,巷外人哩饿到晕”

  清代中期,海上贸易兴起,潮汕地区红头船北上京津,南下南洋,贸易十分兴隆,涌现出许多著名的富商巨贾,其中峡山的周绩峰是佼佼者之一。

  周绩峰,字伯轩,其父周建庭当时已是小有名气的商人。绩峰年轻时胸怀大志,起先跟二弟对轩在韩江中上游进行商品贸易,后来独立发展,同人合股从事海上贸易,富冠全乡,先后创立多个商号,经营典当、瓷器、绸缎等业务。

  致富的同时,周绩峰建造了私人豪宅和峡山第一座祠堂——祀先堂。祀先堂落成于嘉庆十六年(1811),是周绩峰自己的生祠。祀先堂在完建前,祠前几十米处因有民宅阻碍视线,是为风水学说中的“冲煞”,导致迟迟不能完建。周绩峰焦急万分,连请多个堪舆先生都束手无策。后隔壁桃溪乡的堪舆先生、族亲周其旋献策周绩峰,指点其在祠前的民宅后边建设一条巷子(朝宗巷)来化解“煞气”。巷子里边建有三座并排的“四点金”和两座并排的“下山虎仔”,三座“四点金”的大门门扇都彩绘上门神,造价不菲。当时的人每经过巷口,总是有所感慨,大叹“巷内人哩画门神,巷外人哩饿到晕”。

作者: 
周吉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5.03.23)
浏览次数: 
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