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曾是华洋杂处的地方

  十余年前,当我搬到公园路居住的时候,回迁老住户张叔来串门,他指着窗外的一片楼房对我说:“你可能不知,我们现在住的这个地方,旧社会是富人区,日本仔时期还建有神社。我听我的老父亲说过,汕头开埠后这里还是红毛人的属地,德国驻汕领事馆就建在这里。” 当时我不当回事,也就没有去寻根问底,如今对这个区域的历史想深入了解,可惜张叔已作古。我所指的“这个地方”就是——东临公园路、西至同益路、南向外马路、北到内马路这片地。翻阅历史文档,再请教对汕头历史深有研究的蔡先生,他热情地为我画出了“这个地方”的平面图,使我有了更深刻的印象。“这个地方”,清末时是外国教会的围地,随着汕头辟为商埠并建市,先后出现了德国领事署、基督教青年会、文化馆、日本神社、图书馆、邮电大楼等一系列建筑,是华洋建筑杂处的地方……我尝试用文字将这些建筑串联起来,还原当年的历史,让生活在本土的年青一代有所了解。

  德国驻汕领事署

  鸦片战争后,汕头被列为开放口岸,辟为商埠。帝国主义列强在汕头纷纷占地修教堂、办学校、设医院、建领事馆(署)。开埠后在汕头设立的外国领事馆(署)大大小小共有十几个,这些外国领事馆,加上潮海关等业务机构,几十座洋楼散布在小公园、外马路方圆不到一平方公里的地域内。率先在汕头设立外交机构的是美、英、法。1874年,德国政府也在汕头设立领事署。德国驻汕领事署的具体位置,我走访多位老者,各有说法,但基本都离不开“这个地方”的范围。依据蔡先生画出的平面图可以看出,德国驻汕领事署的具体位置就在今公园路水上公安局(原地区公安处)后面。透过流传下来的历史照片,我们可以看到当年的德国领事署是一座非常别致的西式建筑。

  据资料记载,德国驻汕领事署的首任领事为德国商人迪格士,他在汕头经商二十多年,是一个“汕头通”。他娶了一位华人姑娘为妻,生儿育女,发迹后成为德商首领,建有豪宅。迪格士在成为德国驻汕领事署领事的同时,还先后兼任法国、丹麦、挪威等国驻汕领事职务。该处领事署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战败后关闭。

  德国驻汕领事署关闭后,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里建起了多座“富人厝”十多年前,人们还可以看到在图书馆一侧是一座单家独院的小洋楼。民国时期汕头总商会陈姓会长的私宅“宾园”就建于德国驻汕领事署旧址上。

  汕头中华基督教青年会

  汕头中华基督教青年会会址与德国驻汕领事署为邻。

  《潮汕基督教简史》介绍,辛亥革命前,汕头抽纱业青年来往上海、香港,看到两地有基督教青年会,乃由蔡汉源、黄浩、林俊良等发起组织汕头基督教青年会。会址初设于蔡汉源的抽纱公司,后购得外马路前德国领事馆右邻及外马路中段洋楼3座及空地作为会所,于民国九年(1920)移于新会址。新会所有书报室和台球室、网球场,还建有可容300人聚会之会堂。1931年9月18日,日本侵略我国东北三省。时任总干事的彭绍贤带领全市基督教徒示威游行,抗议日军入侵,教会还组织宣传抗日救国。汕头沦陷时期,青年会会址被日军占作俱乐部。抗日胜利后,青年会申请领回土地,竖立石界、建筑围墙及简单建筑物,恢复活动。

  日本神社

  1939年6月21日,汕头沦陷。1941年11月3日,日军在原德国驻汕领事署附近修建了一座神社。随着日本侵华扩张,1897年开始日本将本土神道教的日本神社逐渐建到海外。汕头的神社是沦陷时期广东唯一的一座日本神社,也是广东省内第二座日本神社(另一座在广州,建于1934年9月)。

  汕头的日本神社是一座东洋格调的庙宇建筑,以木材为主要材料,木质很好,上下不见一根钉子,都是榫子连接而成。神社包括安置神位的本殿,一般信众参拜的拜殿,放置祭品的币殿。据老一辈人说,当时神社由日军重兵把守,日本国民一旦经过神社门口都要停下来朝拜致敬。前几年,本地媒体报道说“在该遗址发现的一尊兽形雕像,是日本神社留下的唯一文物”。有文物专家考证,这兽形雕像叫“犭白犬”,是用于辟邪镇魂的造像。在日人片仓高次的《京都法记》中记载到“犭白犬实为天狗、犬神之化身,天照大神座下护法镇魂之式。神社、寺庙左右造像各一,一为开口,一为闭口,或有一开口含玉者……显辟邪镇魂之能,密教以之为智德之象征。” 这尊“犭白犬”,是日本帝国主义在文化、宗教上侵略中国的有力证据。

  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日军在汕头神社的拜鬼活动由此结束,神社内的灵位等物件在日军撤退时被打包带回。

  汕头文化馆

  据蔡先生回忆,在日本神社一墙之隔,民国时期是汕头文化馆所在地。文化馆的前身是民众教育馆,是一座建筑面积不大的平房,平房前面建有一个小戏台,供时年八节戏班演戏之用。戏台前是一个广场,在广场一侧有一座取名“憩哉亭”的凉亭,据说是为了表彰暹罗华侨为潮汕民众赈灾而建的纪念亭,后在复建邮电营业大楼时被拆毁。

  汕头解放后,由市军事管理委员会文教接管部调派部分干部与民众教育馆留用人员组建“汕头市人民文化教育馆”,并积极开展工作。令市民至今仍念念不忘的是在文化馆前这片旷地上建造了长达50米的橱窗式文化走廊,长年展出各种配合时局宣传的图片,图文并茂,内容丰富多彩,深受各阶层群众喜爱。1954年改称为汕头市文化馆。“文革”时期该机构被撤消,1972年底恢复建制并易地建馆。

  在这个广场上,上世纪50年代末开始筹建邮电局营业大楼。此建设项目是当时根据《中苏友好条约》由苏联援建的,后因中苏关系破裂,撤走了专家,该楼只建到三层就停工。“文革”后期再续建,建筑面积21000平方米,现楼高8层,是一座集邮电通讯等功能的综合大楼。

  汕头图书馆

  汕头市立通俗图书馆于民国十年(1921)在商业街尾一间民宅楼下创办,民国十五年(1926)迁址到外马路基督教青年会内一间旧楼房(现邮电大楼后面)。民国十七年(1928)改称汕头市立图书馆,设报刊阅览处和外借处,面积约几十平方米。1939年,因战乱,图书馆被炸停办。1944年,图书馆复办,迁址福平路原正始中学校舍。抗战胜利后,图书馆与民众教育馆合并,迁址于外马路原日本小学旧址(现邮电大楼后面),并改名为中正图书馆,面积约100多平方米。解放后定名为“汕头市图书馆”。1955年,汕头市人民政府批准市图书馆独立建制,以外马路原日本神社作为馆址,并拔2万元建一座两层楼房,面积200平方米,1956年正式建成开放。1965年又迁回福平路。

  写到这里还有一段插曲。“文革”伊始红卫兵大串联,这里成为红卫兵大串联汕头联络站。那时这里还是神社旧貌,大门前有二尊古炮(后来移至石砲台公园),进门是一座小假山,有一座拱桥,桥下是一条自西北向东南流的小沟,往前走是一条卵石铺筑的迂曲小径,整个院落绿荫覆盖。神社主建筑前挂有联络站招牌,人来人往胜似集市。后来汕头市革委会下设的“四大组”中的生产组在里面办公,并将神社原有的拱桥、流水和草地等建筑设施改造为菜地,用以种植椰菜和番薯等农作物。“文革”后期,市劳动局、知青办等单位移至这里办公,以应付陆续回城的知青。1975年,市技工学校复办,先期暂在院内左侧搭竹棚供学习。

  1977年夏天,图书馆迁回外马路原址,并重新筹建新馆。1981年,新馆建成,馆舍占地3600平方米,建筑面积2650平方米。主楼高四层,楼前道路上的石板取材于日本神社的台基石。而原神社主建筑遗址则还保留在新图书馆建筑的后面。1982年图书馆扩建,原神社主体建筑遗址被拆除,建成少年儿童阅览室二层,建筑面积336平方米。1984年又在馆区内建成大型石雕《启明》作为馆标。

  2006年,汕头图书馆迁移到长平路。此处改作汕头市群众艺术馆以及汕头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但老市民仍习惯称它为“老图书馆”。

作者: 
陈楚金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2.04.06)
浏览次数: 
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