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国望宗话桂东——走近桂东村

  “海国望宗”牌匾佳话

  桂东村地处粤东榕江南河中游北岸,旧时与桂西村、刘畔村统称桂林村。据宗谱载,明洪武六年(1773),居潮阳县兴仁乡(今属普宁市南径镇)桂花篮古寨人遭权臣陷害、被剿散寨,刘燕山、刘南岗兄弟俩辗转寻找居住地,第二年来到揭阳磐溪都(今属霖磐镇)下林乡居住,定居后的寨名取祖居地桂花篮首字和下林乡的末字,改名为“桂林”。这里是物产丰富的水乡,民风纯朴。村民以种植水稻、甘薯为主,部分村民从事淡水捕捞和养殖,加工业和船运也较发达。

  村中有座金碧辉煌、富有地方特色的大宗祠,中厅梁上悬挂着辛巳年林学渠所书“海国望宗”的鎏金牌匾。令人称奇的是,他把“望”字中的“亡”写作“臣”, “王”写为“壬”。(《揭阳桂林刘氏宗谱》编者按:为讳“亡”和“王”,林学渠书写时将亡书为臣,王书为壬。用意圣洁)而在笔者看来,却疑有隐喻,大宗祠里悬挂着10多位汉帝像,就是最好的注脚。揭阳女诗人陈丽娟诗云:“汉家帝胄在何方,榕水氤氳书画乡。访遍桂林知万古,指看族谱不胜香。”

  大宗祠门首正面浮刻“大宗祠”三个大字,背面阴刻“彭城流辉”四字。彭城在江苏徐州,是黄帝最初的都城,也是刘氏的郡望。

  祠里还有多副历史名联,左面墙壁的是:燕山扬美桂岭桂荣 荣承前朝十八笏;南岗柏旺桂林桂香 香飘后世万千年。这是一首藏头联,上下联以创村始祖燕山公、南岗公冠首,每句各嵌入3个桂林村村民移居的村镇名,对仗工整、韵味无穷。

  大宗祠在文化传承上作过重要贡献。清末,刘思齐创办“梦花书室”,1934年迁往大宗祠办“梦花高级小学”,桃李满园,其中不少学生成为博学鸿儒。抗战时期,多位革命同志在此任教作掩护,开展地下革命活动。大宗祠是揭阳市和原揭东县人民政府的“文物保护单位”。

  如今,大宗祠已成村民文化活动阵地,两侧书画长廊挂有桂东村内外50多位书画家60多幅书画作品。

  “激战三角渡”

  在桂东村东面有一条榕江支流“下沟溪”,在汇入榕江处有个渡口叫“三角渡”。旧时榕江水运发达,渡口形成集市“三角渡圩”,成为一方的交通枢纽。潮汕沦陷后,日军占领了渡口,在船厂常驻一个分队的兵力,控制了这个水上要塞。日军还勒令桂林乡政清缴民间枪弹,强迫村民轮流供应伙食,稍有不从,就打人骂人甚至杀人,乡民胸中怒火燃烧,伺机抗击。

  1945年2月,粤东西庐凤山抗日联队悄悄地来到桂东村,与村党组织取得联系后,发动群众拔掉这个日军据点。农历腊月十四,抗日联队和村民侦察到三角渡部分日军外出,只有10余人留守,便决定乘鬼子疏于防守之机突袭、速战速决。村民刘忠工、刘湖渊等8人负责劫船任务。晌午,抗日队员潜伏在靠近船厂的红坟沟一带,派出4名枪法好的战士摸了上去。一战士抢先冲到船厂大门,击毙日军2个哨兵……这一仗,共毙敌5人,沉重地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日军被迫撤离,这一榕江水上交通枢纽又回到人民手中。

  “激战三角渡” 抗战已被载入史册。时过境迁,昔日繁忙的水上交通运输风光不再,喧闹的三角渡圩也安静下来。2012年,桂东村党政领导积极探索老区建设新模式。2014年投资建设文体广场。铺设200米×4米塑胶环形跑道,建设标准灯光篮球场一个、羽毛球场两个和配置一批健身器材,为村民提供一个休闲活动场所。村容村貌焕然一新,提高了村民的生活质量和幸福指数。

  烈士纪念碑背后的故事

  在浩瀚的榕江中游北岸,有一座占地3亩、可容纳1000多人的烈士陵园。中间耸立着大理石构建的雄伟纪念碑,碑上镌刻着“桂林革命烈士纪念碑”9个鲜红大字,四周苍松翠柏环绕,庄严肃穆。这就是桂林革命烈士陵园。据笔者所知,全国各地的革命烈士纪念碑为数甚众,但以村寨命名的甚为鲜见,可见桂东老区革命活动之一斑。

  《碑记》开头说:“抗日战争时期磐桂乡已有秘密革命组织,人民解放战争爆发以来,我乡得革命风气之先,热血青年纷纷参军杀敌,入伍同志约150余人,其中刘悦阳、刘阿蟹、刘百首、刘育举,诸烈士先后为解放事业捐躯,为民就义。”1950年,纪念碑原建于桂东村桂福庵边,时为“磐桂乡革命烈士纪念碑”。1992年,在外出乡贤的热心支持下,把纪念碑迁至桂林华侨中学前。

  在这里,“中共揭阳县委机关旧址”、“县机关刊物《正风》社旧址”、“桂林乡地下交通站旧址”等也保护完好,成为揭阳市和原揭东县“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据《揭阳桂林刘氏宗谱》记载:《边纵老战士脑中取出55年前的弹片》,记叙的是桂东籍的离休干部刘才来的故事。他于1947年参加革命,被编入闽粤赣纵队二支队,后任机枪连副连长。1949年末,在揭阳与败退的国民党胡琏兵团作战时受重伤,左腿、头部被炮弹片击中、昏死,经全力抢救,才转危为安,但脑中弹片因手术风险太大没取出。直到2004年,经省人民医院脑神经中心医生诊疗,成功地从他脑中取出一块0.3×0.5×0.7厘米的弹片。令大夫们啧啧称奇的是,刘才来左脑骨残留一个直径2厘米、深1厘米孔洞,而那块弹片竟“游”离弹孔7厘米!当年参加抢救刘才来的指导员蔡世向赶到医院看望,感慨万千!

  独具特色的宗谱纪念馆

  在桂东村东面村道旁,有一座2层小楼“刘氏宗谱纪念馆”,这也为桂东村独有。大厅陈放着《揭阳桂林刘氏宗谱》模型,四周墙壁上布展桂东村乡贤、著名画家刘昌潮及其儿子刘家骥、媳妇严玉莲的国画作品;二楼设文史室、图书室、书画室,陈列着画家刘麒子、刘百杰等乡贤之画作。

  据桂东村老干部刘木从先生介绍,新世纪之初,桂东村成立“揭阳桂林刘氏宗谱编纂委员会”,发动宗亲捐资编辑出版宗谱,得到海内外乡亲热烈拥护,出资出力,使宗谱顺利编辑出版。因资金尚有剩余,便兴建了“宗谱纪念馆”,既 弘扬文化、存史育人,也作宗亲联络之所。2006年,纪念馆落成,同时挂牌“霖磐镇文化站”“霖磐镇农家书屋”。

  宗谱纪念馆往东,是桂东的文化教育中心——桂林华侨中学和华侨小学。老区新人如雨后春笋,茁壮成长。

作者: 
杨建东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