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悦万年—— 捷胜发现红山文化类型“玉蝉”小记

  我国是治玉最早的国度,早在公元前六千年前的辽宁查海遗址就懂得使用锛、玦、管等玉器。红山、良渚和石家河等众多史前文化遗址中都有为数不少的玉蝉发现。玉蝉曾扮演图腾的标志。《史记·五帝本记》中说:“帝颛顼之子曰穷蝉。”就是以图腾名称为姓,舜帝先族“穷蝉氏”可能就是以蝉为图腾的部落。红山文化玉器有些造型明显体现礼器性质。像玉龙、玉猪龙、勾云形器、玉人玉凤及马蹄形器,这些可能都是在特殊场合下使用的,不是一般的佩戴品。这种情况和当时的社会发展阶段以及用玉者的身份地位是相适应的。这些礼器一般只出土于大型的墓葬中,像出土的这些类型的红山文化玉器,但多数是来自于积石塚中。我市城区捷胜发现红山玉,估计其主人也具有特殊的身份地位。

  汕尾捷胜发现红山文化类型的玉蝉,头部鼻孔处还巧妙镂空,刚好可以让细绳穿过,这只古朴的玉蝉的制作方法,完全是典型的红山玉制法。玉蝉长9.3厘米,宽4.5厘米,约重100克出头。造型古朴。蝉体中部横穿一孔,可以系挂。西周玉蝉多带有对钻在嘴部钻一“象鼻穿”,用于佩戴。此玉件仔细看发现清洗后钻孔发现穿孔内红山直线磨痕锥钻形成的孔都会在器表留下喇叭口,这种业内称之为“红山喇叭。由于埋藏方式会对随葬的红山玉器产生很大的影响。加之土壤的酸碱性,捷胜发现红山玉器有明显的蚀孔和蚀斑现象。玉件上的痕,特别是捷胜发现红山玉蝉背部的粗深的线痕,放大看线条“毛道”和续痕非常明显,业内称之为“红山磨痕”。

  捷胜镇位于汕尾市城区东南部,三面环山,濒临大海。古称捷琅埔,因城所状如四方,且周围高中间低,极似渔罾,故别称罾城。捷胜镇是一座具有600多年历史的文化古城,其文物古迹较多。不但有唐宋元明清时期残留的大石牯古村遗址、茅埔墟镇遗址、隍庙戏台遗址、捷胜所署遗址等,比邻东涌宝楼山青铜器时代遗址。还有距今6000年和3000多年的新石器时代中晚期沙坑南,东坑南和沙角尾等遗址。

  从捷胜发现的这块玉它的形态来看,应属红山文化体系,如果这些推断都成立,这将把越人玉文化的历史推前。

  古人认为蝉性高洁,“蝉蜕于浊秽,以浮游尘埃之外”(《史记》)。古人认为蝉性高洁蝉在最后脱壳成为成虫之前,一直生活在污泥浊水之中,等脱壳化为蝉时,飞到高高的树上,只饮露水,可谓出污泥而不染,故而古人十分推崇。还有一种认为蝉在秋凉之时从树上钻入土中,等来年春暖再从土中钻出爬上树,能够周而复始,生生不息,因此死者口含玉蝉便可祈望转世再生。蝉能入土生活,又能出土羽化。在汉代我国玉器中出现了一个较流行的丧葬玉品类,汉代人讲究厚葬,认为用玉随葬可使尸体不朽,其中放置于死者口中的为玉含,因而将玉蝉放于死者口中,寓灵魂不灭。而玉含中最为常见的就是含蝉。我国古代对玉有一种近乎迷信的崇拜,从汉代以来,皆以蝉的羽化比喻人能重生,再生复活。

  捷胜红山文化玉蝉的发现,我们很多人都想一睹为快。古玉虽玉质一般,但年代久远,制作工艺简练,让人看后怦然心动,不由自主地为先人的聪明智慧赞叹。红山文化玉蝉以其承载众多的当时社会重要信息见长。在我心中,它的文物价值确实是无价的。多年来,我热衷于古代玉蝉的收藏。并对历史上各个时期、各种材质的玉蝉都有浓厚的研究兴趣,其中红山文化玉蝉,对我有极度诱惑魅力。蝉是中国玉文化的永恒主题;玉器是一种高层次的文化载体,在八千年玉文化历史中没有一种玉器能像玉蝉那样伴随始终,经久不衰,这是十分罕见的文化现象,是其他艺术品无法比拟的。

作者: 
半墨
来源: 
汕尾日报(2015.04.19)
浏览次数: 
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