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刺潮前潮汕已有灿烂文化

  公元819年,韩愈因谏迎佛骨,被贬为潮州刺史,时间8个月。韩愈在奏章《潮州刺史谢表》中说潮州是“居蛮夷之地,与魑魅为群。”后来苏轼写的《韩文公庙碑》也称“始潮人未知学”。他们把潮州视为没有文化的蛮夷之地,韩愈刺潮开创了潮汕文化。这不符合历史事实。

  韩愈刺潮前潮汕就有灿烂文化,请看重大历史事实:

  一、在韩愈刺潮的81年前(即公元738年),潮州便兴建开元寺,占地约2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约2580平方米,这个被誉为“古代建筑艺术明珠”、全国十大名寺之一的开元寺以地方宽敞、殿阁壮观、圣像庄严、文物众多、香火鼎盛而名闻遐迩,有“百万人家福地,三千世界丛林”之美誉。开元寺成为历朝祝福君主、宣讲官府律令之所。需知兴建规模如此宏大的开元寺可是需要经济文化技术的支撑啊! 二、潮汕有一批历史文物提供了有力证据。

  揭阳出土两件手斧石器,显示旧石器时代晚期潮汕已有人类居住的信息。20世纪80年代,揭阳市博物馆吴道跃先生分别在揭东县埔田镇车田村马头岽和新亨镇硕和村老鼠山采集到这两件石器。邱立诚、邓聪在《揭阳两件石斧石器的初步研究》中认为:“这两件石器的石料都是良质的燧石,其形体属中等大小,就考古类型学分类,均属于旧石器时代的手斧。”北京大学李伯谦教授在《揭阳的远古与文明》序言中指出:“采集自埔田车田村马头岽和新亨镇硕和村老鼠山的两件打制手斧形石器,则透露出了至迟在旧石器时代晚期这里已有人类居住的信息。”

  濠江发现距今7000年的史前文明遗址。2012年5月,濠江达濠小望山麓发现先人生活遗址一处,并获得古陶片和石器若干。曾骐教授等专家认为:小望山遗址的形成年代为新石器中晚期,即距今6000—8000年,与陈桥遗址的年代属同一时期;从出土的石器和陶片的形制来看,文化意义和学术价值都可说在汕头地区位列前茅;依目测,遗址的范围在1平方公里以上,聚居人数多且该地属于生活区,对于研究古人类的生活状态,文明起源,族群流动有着重要的意义。

  虎头埔文化与中原文明同步。1982年6月,考古工作者在揭阳普宁市广太镇发现虎头埔古窑遗址。2003年我国著名考古学家、北京大学教授李伯谦,中山大学教授曾骐等专家亲临虎头埔考察。李伯谦教授断定虎头埔古窑址为距今4000年的新石器时代晚期,誉之为“广东第一窑”,并命名为“虎头埔文化”。虎头埔古窑址是广东省迄今为止所发现的保存较好、数量最多的新石器时代晚期的陶窑群。李伯谦教授和他的课题组认为,“虎头埔文化”是潮汕先民从野蛮迈向文明的一个重要环节。国学大师饶宗颐说:“总之,揭阳虎头埔古窑群说明了新石器时代的粤东文明程度已经相当高了。新石器时代的粤东或潮汕地区绝不会是蛮荒之地,特别是结合潮汕地区以前曾发现过的牙璋和這一次考古工作也发现了一些青铜器来看,我认为最迟在新石器时代晚期,粤东或潮汕地区应已具备了与中原文明接轨的特征。”

  澄海龟山遗址,展示出汉代潮汕文明风貌。遗址位于汕头市澄海区上华镇北陇附近的龟山。1983年5月由原澄海县文物普查队发现,1988年7月由广东省考古队进行发掘,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龟山遗址面积约2万平方米,出土文物有汉代建筑物如瓦片、砖、石垒墙,汉代兵器如青铜、箭簇、环首铁刀、铁匕首,渔民海上捕捞用的网坠,汉代钱币、生活用品等,是迄今为止潮汕平原发现的唯一大规模的西汉建筑遗址,再现了汉代潮汕的文明风貌。潮汕古代名贤层出不穷:

  1.史定:稳定时局,平乱建功。史定,西汉豫章(今江西南昌)人,曾被汉武帝封安道侯而入祀明清潮郡名宦祠。史定是潮汕历史重要的名人。史定其人其事,最早见于司马迁《史记》的一文一表。一文为《南越列传》,篇末有一句“闻汉兵至,及越揭阳令定,自定属汉”。区区14个字,言简意赅,包含了丰富的历史内涵。一表就是《建元以来侯者年表》,记载汉武帝元鼎六年(前111)封史定为安道侯兼揭阳县令。汉武帝封功臣70余人为侯,其中以县令因功封侯者,只有史定一人;而封侯又再兼任县令者,也只有史定一人。史定在南越国存亡关头,以完整的土地、民众归入西汉帝国版图,使粤东的大片地区免受战争浩劫和灾难,最终结束了近一世纪岭南的割据,他为维护祖国的统一,维护中华民族的大统天下作出重大的历史贡献,这是潮汕其他历史名人所无法比拟的。

  2.吴砀:古揭阳第一位乡贤。吴砀,又名吴叔山,揭阳县人。东汉建安年间(196—219)举孝廉,后为安成郡(辖今江西省新余以西的袁水流域和永新、安福、宁冈、莲花等市县)郡长,这是潮汕地区古代史上第一位通过地方选拔推荐,朝廷核准授官的优秀人物。坚守攸县 拒降孙权,吴砀不愿在吴国统治下任职,突围而去,弃官回归,隐居故里,吴砀是忠实奉行儒家忠君思想的典型代表。死后祀为乡贤。

  3.赵德:开创“海纳百川”之先河。《四库全书》564册云:“赵德,海阳人,进士。沉雅专静,通经能文章,其论说排异端,宗孔氏。元和间,韩愈刺潮,置乡校牒,请德摄海阳尉,为衙推官,专领学事,潮士自始兴学。”“世号天水先生,配祀韩庙。”韩愈在《潮州请置乡校牒》中,尊称赵德为秀才。韩愈是一代文豪,性格刚直,连皇帝和权臣都敢得罪,却对赵德如此敬重,说明赵德的才学品行定有过人之处,堪称一代师表,乃是潮人的骄傲。赵德最早编集《昌黎文录》,开创“海纳百川”之先河,为潮人赢得“海滨邹鲁”美誉创造了条件。后代文人以赵德旧本为据,将韩学传播全国,为韩学与理学相结合奠基,其业之大,其功之伟,正如饶宗颐教授在《潮州志汇编·郭府志》中言:“然德(赵德)崛起于盛唐,文章、气节卓有植立,为潮学宗,固非待昌黎(韩愈)兴起者。”

  历史证明,潮汕文化是潮汕先人开创的。至少在韩愈刺潮一千多年前潮汕就有灿烂文化。韩愈刺潮不是开创潮汕文化,而是丰富和发展潮汕文化,两者是一脉相承,互不对立。韩愈刺潮兴办教育,祭杀鳄鱼,兴修水利,传播中原先进发达的农业文明,选拔任用潮州的优秀人才,可歌可泣。丰富和发展潮汕文化、中华文化,韩愈刺潮的丰功伟绩值得后人怀念,但不能因要点赞韩愈就把功劳都归在韩愈身上,连自己老祖宗开创潮汕文化都忘记了。 

作者: 
康业丰
来源: 
粤东门户网 http://www.ydtz.com
浏览次数: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