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南冠在 何妨是丈夫——重温抗元英雄文天祥及其在海丰事迹

   1282年(至元十九年)12月,在戒备森严、阴风凄冷的日子里,一个高傲的南国英雄,荷夹枷拷,被押赴燕京柴市(近北京宣武门外菜市口)刑场,踏上了他生命的最后里程。他,就是南宋恭帝赵显右宰相兼枢密使文天祥。他边走边吟自己在土牢里刚刚写就的《自叹诗》:“猛思身世事,四十七年无。鹤发俄然在,鹰飞久已俎。二儿化成土,六女掠为奴。只有南冠在,何妨是丈夫!”无限悲愤之中充满浩然正气。

   文天祥是在率军南迁至岭南海丰县地界做五坡岭正在埋锅造饭时,被元军突然袭击而被俘的。据历史记载,公元1276年(德祐二年),当元军将领伯颜率军进攻南宋都城临安的危急时刻,贪生怕死的丞相陈宜中弃官溃逃,危难之际,朝廷遂任命文天祥为右丞相兼枢密使,并奉命前往临安城外的皋亭山和伯颜进行谈判。其时元军士气正旺,志在必得,哪里有宋军讨价还价的余地?但文天祥不屈不馁,毫不示弱,据理力争。伯颜眼看自己的威逼利诱和卑鄙伎俩难以得逞,遂恼羞成怒,将文天祥扣留并一路押解之燕京。

   走到江苏镇江,文天祥设计趁乱逃脱。他听说临安已经陷落,恭帝赵显被捕正在北行的路上。于是改向福建。一路颠簸,历尽艰辛危难,辗转来到福安(近福建福州),朝见了新帝端宗赵昰,与张世杰、陆秀夫共尽辅佐职责坚持抗元斗争。

   公元1277年(景炎二年),文天祥率众在江西永丰空坑山谷的战斗中,遭到元军重兵伏击大败,不得不即行转移。在转移过程中,文天祥与家人失散,妻小皆被元军生俘,只带少数兵丁突出重围,并继续南下,坚持抗战。

   公元1278年(景炎三年)冬天,文天祥帅残余部队辗转经潮阳来到海丰县境,刚刚稍事休息,埋锅造饭,突遭敌军包抄不幸被俘。被俘后,南宋降将张弘范将他软禁在水师指挥船上,要挟他致函给南宋大臣张世杰,劝其投降就范,并一起去攻打南宋最后一个据点崖山孤岛(近广东新会南80里海中)。文天祥誓死不从,悲愤万端。他断然回绝:“父母之邦遭难,天祥身为宰相未能解救,已感愧悔未及,焉能再去教人背叛父母邦乎?”张弘范岂肯就此罢休,仍然穷追不舍,威逼天祥给张世杰手书。文天祥百思无奈,只好将计就计,提笔录写前几天自己过零汀洋(今广东中山南海)时的一首七律诗《过零汀洋》给他。诗云: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张弘范读罢此诗,深知天祥大义既不可辱,也无其他劝降良策,如果宣扬出去,只会更快成就他的威名。于是只好作罢并悄悄收藏了此诗。

不久,崖山陷落,张世杰海上遇难,陆秀夫眼见大势已去,遂抱八岁幼帝赵昺投海殉国。南宋就此结束了150多年的统治。

   出于对文天祥崇高威望的恐惧和敬仰,之后,元军作为胜利者,时刻都想假借文天祥的巨大影响增加他们对中原地区顺利实施统治的筹码。因此,他们对文天祥的劝降从来都没有停过。崖山战役结束后,张弘范进驻广州,大肆行赏、犒劳三军。他又一次举杯来到文天祥面前劝降,并说如果文天祥能够侍奉新朝”以事宋者事上,将不失为宰相也!”文天祥声泪俱下,严词以对:“国亡不能救,为人臣者死有余罪,况敢逃其死,而贰其心乎?”张弘范再次碰一鼻子灰,只好派重兵押解文天祥北上燕京。

   到燕京后,先是将文天祥囚禁在兵马司衙门(今北京府学胡同西门)院内的一间低洼的土牢内。牢内除一床一桌一椅,及文房四宝外别无长物,空气污浊,臭气扑鼻。为了磨灭文天祥的坚强意志,这样一关就是两年。但无论环境多么恶劣,文天祥只有一个信念:他是大宋的臣子,他将永远仅仅只忠于一个朝廷宋朝!因此,即便是炎炎夏日,牢内如火如荼,但他都坚持面南向立、坐,表示忠心不改!他从来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他为自己能够威武不能屈而感到自豪!他在狱中写道: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这就是流传千古、名震四海的《正气歌》!

   “时穷节乃见”一语,盖袭用司马迁《史记.刺客列传》“荆轲刺秦王”一节的“势穷匕首见”语义。一为文霸,一是武侠,遂成就我国历史上的文武英雄的双壁佳话。

   两年的牢狱磨难,丝毫没有消减文天祥的宗宋理念和坚定不移的神圣信念,正气凛然,不可侵犯。

   当然,元朝新的统治者并没有忘掉文天祥,他们时时处处在观察,在等待着他的消沉,等待着最佳时机进行劝降。然而他们只有太过失望啦!文天祥的铮铮铁骨不可能被销铄,他们等来的是文天祥的《正气歌》!于是,元朝左右丞相开始了轮番劝降,但都一一遭到文天祥的慷慨怒斥。令他们束手无策,只好黯然离去。最后,元朝皇帝忽必烈不得不亲自出马当面软语解劝,并许以高官:“汝在此久,如能改心易虑,以事亡宋者事我,当令汝中书省一处坐者。”文天祥不卑不亢,软中带硬的回答说:“天祥受宋朝三帝厚恩,号称状元宰相,今事二姓,非所愿也”。忽必烈追问:"汝何所愿?”文天祥答曰:"愿与一死足矣!”直到此时,元朝最高统治者才丢弃幻想,不再为劝降耗精费神。

   几天后,文天祥被押赴到燕京柴市刑场。面对死亡,他毫无畏惧,依然南面而立,依次整理好自己的破旧衣冠,然后面向自己的故国恭恭敬敬长跪叩首。叩拜完毕,他起身对监斩官说;“吾事毕矣,南乡拜而死!”

   文天祥英勇就义后,人们在收敛他的尸体时,在其衣带里发现一封遗书,书中写道;"吾位居将相,不能救社稷,正天下,军败国辱为囚虏,其当死久矣!顷被执以来,欲引决而无间;今天与之机谨南向百拜以死。赞曰:孔曰成仁,孟云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落款“宋丞相文天祥绝笔”。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文丞相衣带遗书”!(然而不知何故,近年来汕尾地区有将此文天祥自留底稿的“衣带书”写作“衣带诏”?意即皇帝私自授受“遗诏”给文天祥。仅此存问。)其自责、自励、自诩、自慰之情跃然纸上,突出表现了一位高尚爱国志士以死相许,以命相报,一笔绝世的盖世才华和超凡气质!

   文天祥离开我们已经730余年,他的浩然正气、不屈精神,向国人证明了什么是中华民族魂,精神气!什么是真英雄,真气概!今天,我们纪念文天祥,继承和发扬他的浩然正气和爱国精神,对振兴中华民族,早日实现中国梦有着特别巨大的政治意义和现实意义。 “只有南冠在,何妨是丈夫”!余音绕梁,言犹在耳,这应是彭湃精神的先导!

   如今,五坡岭已建起气势雄伟的文天祥纪念公园,成为中外游客瞻仰和弘扬文天祥高尚民族气节、伟大精神的圣地之一。文天祥的精神和永不消逝的《正气歌》,必将永远激励着亿万中华儿女发愤图强,全力以赴建设伟大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作者: 
李纯良
来源: 
汕尾日报(2014.09.20)
浏览次数: 
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