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庆《湘桥仙迹》图述介

    广济桥(俗称湘子桥)是我国著名古桥之一。自宋代以来,有关该桥之沿革、规制等情况,史不绝书。而直接描绘、展示桥貌的图卷则罕见。月初,吴君志敏从旧书摊中购得《泛槎图》二册(北京古籍出版社1988年影印本),展视之,其《续泛槎图》卷内有《湘桥仙迹》一帧及名家题咏若干则。图版笔墨与刻工皆相当精妙,反复把玩,二百年前之潮州风貌,历历如见。欣喜之余,不敢自秘,因特撰文述介。
 
    《泛槎图》作者张宝,字仙槎,上元(今南京)人,自称“天地间第一闲人”、“烟云散人”、“十四省游人”,曾为北京礼亲王幕宾。其《泛槎图·自序》曰:“余少喜作画,癖山水。年二十即弃举子业,游江右楚越间,所过名胜,遍访前人遗迹,以次临摹之。”后来,在《续泛槎图》题识中,他又再次阐述其绘制旅游图卷的经过:“此册各省名胜图……余落笔时闭目静思,宛然身至其境。所有亭台楼阁、寺观、城池位置,各得其地;峰峦水石,各肖其形;桥梁舟车,随其地之情形以点缀之。图成,俱有八九分相似。仿各名家笔法,系以诗词……殆天助余成图,以供静养藏修、未远行诸君子之卧游也。”由于张宝绘图的宗旨在于写实存真,力求画作与实景“有八九分相似”,因而其画笔有如今日之照相机,不但可为“未远行诸君子”提供“卧游”之景象,也为后人保存了极其珍贵的、可藉以了解当年社会风貌的形象资料。
 
    《湘桥仙迹》图左上方题有七律一首,文曰:
 
    骑龙直上白云天,剩有长虹天际悬。
 
    水绕凤台山耸翠,波回鳄渚树含烟。
 
    韩公遗爱千秋著,湘子神工万古传。
 
    片片帆飞蝴蝶势,祗今名唤六蓬船。
 
    拟蓝田叔(按,意为仿明代蓝瑛笔法)诗之首句从苏东坡《潮州韩文公庙碑记》之“公昔骑龙白云乡”句化出,领起全篇。末联二句,尤具地方特色。金武祥《粟香二笔》云:“潮州繁盛,亚于广州。湘子桥下之六篷船,比于广州之紫洞横楼也。”“所谓六篷船者,往来官商皆乘之,如钱塘江中之江山船……朴质不华,首尾直通,无前后内外舱之别。徵歌载酒,无自问津。”记述不可谓不详,但其形制如何,毕竟难以联想。今幸有此诗与图,我们终于可以一睹这种“片片帆飞蝴蝶势”之“花娘花艇”的大略外观。在左下方“水绕凤台”的图景,正可与乾隆56年海阳县令韩义《重修凤凰台记》中所描述的“为阁三层,觚棱上耸,曲磴梯回”之情状相印证。
 
    从雍正七年(1729)至道光廿二年(1842)的113年间,湘子桥基本上没有遭受重大灾患,这是湘桥史上一个难得的“安定时期”。时当“雍乾盛世”,湘子桥又是沟通闽粤赣之津梁、粤东盐运、商贸之枢纽,故繁盛甲于一方。加上桥本身的独特风貌,因此“广东俗语云:‘到广不到潮,枉向广东走一遭;到潮不到桥,枉向潮州走一遭。'”(《粟香二笔》)初到潮州的张宝选择了湘子桥作为体现潮州的标志性景观,说明他确实具有旅行家与画家的锐敏眼光。虽然由于受到雕版印刷技术的诸多限制,使画家难以对局部细节作更细腻的刻划,但通过那些刚柔兼济的线描,我们依然能够捉摸到鼎盛时期的潮州社会生活的律动。
 
    在此图发见之前,我们据以了解潮州古貌的形象资料,首推佚名的《潮州古城图》。该图中下方有一艘十分显眼的小火轮。据饶宗颐《潮州志·交通志·水运》所载:“光绪十八年(1892),州人曾集资五万元设汕头小火船公司,购五十吨船二艘行驶汕头、潮阳间……至二十五年(1899),英国装设八艘内河轮船抵汕,州人恐利权外溢,亦加装六艘,互相竞争。”故《古城图》的绘制年代,不可能前于1899年。而张宝《泛槎图·序》谓:“戊寅初夏(按,即嘉庆二十三年,1818)由楚入粤,道经衡阳,登祝融绝顶,五岳既毕,乘兴所至,遂极罗浮焉。”可见,《湘桥仙迹》当绘于嘉庆二十三年间,比《古城图》要早出81年以上。因此,它应是我们目前所能见到的、年代最早的描绘湘子桥的图卷。仅此一端,亦足以显示其重大的文献价值。

作者: 
曾楚楠
来源: 
潮州日报(2002.10.08)
浏览次数: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