柘林在海外交通史上的地位

  编者按

  海上丝绸之路是海上贸易之路,也是人民交往、文化交流之路。潮州因独特的地理优势,在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上有着自己鲜明的印记。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对此也有过论述。本报今起推出“潮州与海上丝绸之路”栏目,刊登饶宗颐先生及海内外学者有关文章,同时欢迎广大作者提供栏目相关稿件。

  《柘林在海外交通史上的地位》是1993年2月3日饶先生到饶平柘林港实地考察后的著述。文章引经据典,对历史上柘林在对外交通往来中重要地位有系统论述,明确指出:“明时设柘林寨,为海上门户”,柘林是“海上往来的重要交通站”。

  柘林现在是潮州市所属饶平县辖下的一个小镇,在明清历史上为海防要地,与南澳对峙,和黄冈、大埕相犄角,形势险要。明时设柘林寨,为海上门户,其地一带称为柘林澳,嘉靖丁未(廿六年,1547)郭春震《潮州府志·地理志》云:

  柘林澳:暹罗诸倭及海寇常泊巨舟为患,今调拨潮碣二卫军士,更者哨守,益以募夫,以指挥一员领之。水寨:凡舟之过秋溪及樟水港者必由之。洪武初,置石城,造战舰以拒番舶。今官军往来防御,以夏秋为期。(拙编《潮州志汇编》页70)

  郭氏在这段纪录的后面夏加上一番备倭的议论,指出领饷金募海夫不足,复益以东莞乌船子弟兵之数百,复论该地无法遏止为乱之原因有三:“一曰窝藏,一曰接济,一曰通番。”所谓“通番”,“谓闯粤滨海诸郡人,驾双桅,挟私货,百十为群,往来东西洋,携诸番奇货,因而不靖肆劫掠”。(同上书)

  明史324暹罗传“嘉靖元年暹罗占城货船至广东,市舶中官牛荣纵家人私市,论死如律”。当日禁绝通番如是之严。春震是篇他书屡加以转录,足见其重要性。(如东里志、吴颖顺治潮志)

  嘉靖时,番舶已经常往来,知暹罗与潮人之移殖交流,由来已久。顾相禹读史方舆纪要(卷103)饶平大尖峰下云:“柘林澳在其南,暹罗日本及海寇皆泊巨舟于此”。即抄袭郭志之说。

  万历二年陈天资修《东里志》云:

  洪武二十六年,置水寨,兼哨柘林。洪武二十七年,置大城守御千户所。(倭)寇海边,自澄莱(莱芜)至广东千余里,咸被其害,至是命安胜侯吴杰率武职于沿海以总备。仍置寨建所,于是有东陇之水寨,柘林之东路,而大城所亦因以建置焉。(传钞本)

  洪武初,只在柘林东路置哨,而水寨则与大城所同时设立。水寨在东陇,郭志所谓樟水港,即指澄海樟林。明泰和杨彩《南澳赋》云:“柘林樟林,苍苍郁郁。”柘林、樟林每联称在一起。一九七二年在澄海县东里和洲村出土,远洋木船,舷板上有下列字样:

  “广东省潮州府领口字双桅壹佰肆拾伍号”蔡万利商船(《南海丝绸之路文物图集》页123)

  红头船有单桅和双桅,此即当日出洋的双桅渔船,为蔡万利商号所造者。柘林造船业亦盛,至今尚然。水寨去柘林约一日程,洪武三年指挥俞良辅筑城周不及二里(见方舆纪要),而大城所即大埕城所,为洪武二十七年百户顾实创筑,高二丈七尺,周围六百四十三丈,城之四门,各建城楼,规模宏伟,东面城垣至今保存完整,四面城门尚在。柘林东路于嘉靖时改为寨,刘忭饶平县志云:

  嘉靖四十五年改东路为柘林寨,东路之兵,时聚时散,海寇伺其往来(详《东里志》,<公移>议地方一项)。

  在嘉靖正式设寨以前,柘林自明初以来只有指挥一名,而兵额及战船都无明文规定。这一期间,倭寇为患频仍,海上寇盗活动加剧。兵夫所以御寇,往往摇身一变而为寇,嘉靖四十三年,柘林海兵谭允传等以缺额称乱,进犯东莞,即其一例。柘林原仅有权薄弱的设防,称乱的活动分子往往以柘林为攻取据点,故柘林遂成为海上往来的重要交通站。

  潮州沿海的军事活动,在明代是寇乱最多的时期。万历十年潮州知府泰和郭子章著《潮中杂记》卷十即为《国朝平寇考》上下篇,纪载详尽。拙编《潮州志·大事志》系年纪要,存其大略。兹举其与柘林有关的事件,列出如下:

  嘉靖五年(1526)柘林民吴大与吴三聚众驾海舟十余艘劫杀惠潮。

  嘉靖二十三年(1544)李大用船近百艘合攻东路官兵并柘林,下岱乡民竭力守御。

  嘉靖三十二年(1553)八月东莞何阿八寇东路柘林,协守指挥马骧、东路指挥张夫杰不敢迎战。

  嘉靖三十三年亚八弟亚九肆掠海上,是年六月初六日攻柘林,千户夏琏死之。

  嘉靖三十四年柘林海兵谭允传作乱,广东提督吴桂芳平之。

  万历元年(1573)林凤初遁钱澳求抚,白澎湖九奔东番(台湾)港,为胡守仁所败,是年冬凤犯柘林、靖海、碣石。(明史凌云冀传)。

  万历二十六年(1598)四月,闽中盗引倭大艘十余人犯柘林、碣石,惠潮副使任可容剿之。(黄佐《海上事略》)

  隆庆元年李锡为福建总兵官,海寇曾一本至闽,锡出海御之,与大猷遇贼柘林澳,三战皆捷。(明史212李锡传)

  以上诸役以林凤事件最为著名,事详明史凌云翼传及菲律宾史。《潮中杂记》言“林凤拥众数千,为官兵所逐,因奔外洋,攻吕宋玳瑁港,筑城据守,且修战舰,谋胁番人,福建巡抚刘尧诲遣人谕吕宋国主集番兵击之,至是又从外洋突人广澳。云翼……与福建总兵胡守仁兵合……追至淡水洋……凤走外夷”。

  林凤的名字,一般谈中国殖民史者都耳熟能详,不必深论。在嘉靖三年(1559)至万历二年(1575)这段时间,由于倭寇的肆虐,入潮阳、侵大埔,海上若干首领人物大都诱导倭寇为乱,像许朝光会倭攻海门,略黄冈、蓬州;林国显导倭寇上里,(林凤即其族人);吴平导倭陷大埕魍所,据南澳;平党夥林道乾、曾一本,无一挟倭以自重,失败而远遁外洋,官方参与此次战役经过,详明史俞大猷传,及《洗海近事》一书。吴奔安南,道乾至泥,略其地,号曰道乾港,聚众至二千人。(明文 323记道乾自淡水洋扬帆直抵泥,攘其边地营港,即北婆罗洲之汶梨。)成为开拓外洋之历史人物。自吴平、林凤辈兵事平定以后,明廷乃于万历四年,因闽巡抚刘尧诲之奏,而有南澳镇副总兵之设,柘林的军事地位遂逐渐为所取代。明文223吴桂芳传:“(吴)平初据南澳,为戚继光俞大猷所败,奔饶平凤凰山,掠民舟出海,自阳江奔安南”。……平党林道乾复窥南澳,时议设参将戍守,桂芳言:“澳中地险而腴,元时曾设兵戍守,戍兵即据以叛,此御盗生盗也,不如戍柘林便”。故先于柘林设寨,然只有常备兵一千七百一十六名,何以御海上狂飚之聚?故不十年而改于南澳设镇。当日请设海防的重要文件,《潮中杂记》卷五奏疏加以钞存,”十分重要,固取与此有关者略加介绍,以供治海防史者的参考:

  1、提两广军务右都御史吴桂芳疏:“倭寇海出没无常,先年议设南头、碣石、柘林三哨兵船分地防守,每哨止委指挥一员,兵无忌惮,得恣猖獗。近日柘林之变(亦指谭允传事)可为永鉴……臣等欲并三哨之兵而稍减其数……名曰督理广州惠潮等处海防参将。”

  2、吴桂芳请设沿海水寨疏……“请设守备一员领兵一千二百名,住札潮州柘林,以严东界门屏之守”。

  3、巡抚福建右金都御史刘尧诲奏:“照得海贼林凤开遁外洋,不知向往。今欲为两省久安计,必先治南澳……今宜得一总兵,领水兵三千人,专守南澳,而兼领漳潮二府兵事。……且南澳中有石城,乃近时贼人许朝光所造,屹立雄镇。……不惟海寇驻足无地,抑且逋贼出没不便,虽从此以为久安可也。”

  南澳既设镇,初置副总兵,而柘林照旧有守备一员,互为犄角之势。南澳有四澳,孤悬海外,南宋淳熙七年沈师犯南澳,杨万里自广至潮,安乐……康熙庚申岁协镇吴招抚之功所玖也,是其功之上佐朝廷,下庇军民者大矣。但功大宜传,年久恐湮,■敢勒石,以垂不朽云……立”

  庚申是康熙十九年,是时清兵平达濠,潮州底定,吴启镇是吴六奇的儿子。六奇所著《忠孝堂集》有招抚南澳社(辉)吴(升)两镇书多篇。六奇时为饶平镇挂印总兵官。据《潮州志职官志》潮州镇四黄冈协副将,吴启镇、康熙十四年任,十七年又任,二十年继之者为沈阳许登联。(见汇编)页1147)是十九年黄冈协镇正是吴启镇。此巨碣为纪颂吴氏招抚的功绩。考湖寮出土康熙六年吴六奇墓志铭称:“文夫子十有一,长启晋,次启丰,嗣职镇守广东饶平等处地方总兵。次启镇,邑庠生,娶甲戌进士都察院右佥全都御史罗万杰公次女”。启镇妻即是罗万杰之女。碑云“各岛伪镇官兵人民,在此登岸”,可能亦包括降清的南澳前明总兵陈豹、吴升等人,当日归顺清室的海外反动分子,都要从柘林的雷震关登岸,关外即面对汪洋大海,形势险要,万夫莫开。这一片石的纪录即是柘林在海防史上的地位重要见证。可惜立石的人名不清楚,从旁款所言“癸亥之岁任斯土,”癸亥是康熙二十二年,如果勒石是饶平县知县,二十二年癸亥莅任者当为颖州刘忭(忭尝修饶平县志),尚待核实。

  风吹岭上的摩崖石刻群,新印《饶平文物志》大概多有记录并附图片,可以参考。上举晏继芳的摩崖原文记“万历丁丑”即是五年;而《文物志》作“九年辛巳,”显为笔误。九年的南澳副总兵则是于嵩。于嵩于万历十一年建南澳镇城汉寿亭侯祠记,碑今尚存于深澳的碑廊。

  我于本年二月三日,(元宵前三日)至饶平柘林考察,由该镇穿过宋白雀寺古刹,又登元至正癸巳(十三年)的镇风塔,在风吹岭、雷震关上,凭吊石碣遗迹,低徊者久之。与柘林相去百里之遥的三百门港,位于漳洲与海山的交界,当年林凤带领徒众多人即从此三百门港上船出海。现在,三百门港正在开发为新的城市,回顾海上活动的历史故事,发思古之幽情,令人神往。

  最近澳门举办“东西方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向我征稿,窃念谈中外关系史者多知林凤等攻犯柘林,而柘林所在,其历史形胜,向不明,因取柘林为题目,草成此一短文。不贤识小,聊备商榷。记起南澳万历九年任副总兵而倡修《南澳志》的于嵩有“题柘林”五律一首云:

  地险壮嵬峨,行穿翠霭过。潮平两岸阔,云密万山多。剑舞吞牛斗,旗摇剪薜萝。年来经几汛,瀚海息鲸波。(《东里志》艺文)

  附缀于此,以殿吾篇。

  一九九三年二月于香港

  

  又按:浙西亦有柘林,为异地同名。明史302日本传:(嘉靖)三十三年六月(倭)由吴江掠嘉兴,还屯柘林,纵横来往,若入无人之境。又云:“浙西柘林、乍浦……皆为贼巢,前后至者二万余人。”证之俞大猷传:“贼犯金山,大猷战失利,时倭屯松江、柘林者盈二万。”此为另一柘林。

作者: 
饶宗颐
来源: 
潮州日报(2015.01.08)
浏览次数: 
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