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驿站述古

  桃山驿站(遗址)位于揭阳空港经济区炮台镇历史文化古村桃山村,是明清两代揭阳县唯一的驿站(兼具接待官员和传递公文等职能),始设于明洪武三年(1370),其遗址在上世纪抗日战争年代毁于战火,今被当地人建为民房。

  我国驿传制度最早可以从周代说起,《左传。昭公二年》有:“乘递而止。”注引《尔雅》云:“递,驿传也。”明代《明会典》记载:“自京师达于四方设有驿传,在京曰‘会同馆’,在外曰‘水马驿’并‘递运所’。”会同馆是明代设在首都北京的全国驿站的总枢纽,明末揭阳先贤郭之奇就曾出任礼部主客司主事,负责监管会同馆。古代的驿递分水陆二类,明初沿用元代名称,称驿为“站(赤)”,后援旧制改称为“驿”。桃山驿属马驿(陆驿),桃山驿南面不远的铺前渡(今炮台镇京北渡附近,清代县志载:“铺前渡去桃山驿七里,为揭潮通衢,界有坊扁曰‘揭阳古渡,闽广通衢’”)即是前往潮阳乃至闽省的水驿要津。在宋代,有一种驿传叫“金字牌急脚递”,相当于“羽檄传书”(古代军事文书,插鸟羽以示紧急,必须迅速传递),日行超过400里。明代兵丁至各地传达命令,给予火牌(军中符信之一)一面,可沿途凭牌向各驿站支领口粮、换取驿马等补给。潮剧《金花女》中,驿丞称其属下铺兵为“阿牌”,或许与此有关。古代驿站之间设有铺舍,大多相距10里,潮汕人现在仍称10里为“一铺路”,就是源于古代这种驿铺文化。

  至今,桃山村中与驿站毗邻的两个围落叫驿后和馆后(唐代每十里设一驿,非通途大道则曰馆,统称为“馆驿”),其东北部的新明(岭仔)围中仍有两处古驿道遗迹,一条叫“官路”, 自南而北横贯该围,向东北经登岗万里桥至古海阳县(今潮州市);一条叫“(贝)灰路”,向东连接龙头桥和风门古径通向古澄海县。据说,早在北宋真宗以后就要求全国驿路两旁都要栽植花木,以便“供用之外,炎暑之月,亦足荫及路人。”南宋诗人杨万里《揭阳道中》诗(其一)有:“地平如掌树成行,野有邮亭浦有梁。旧日潮州底处所,如今风物冠南方。”描写了宋代揭阳邮亭(驿铺)绿树成荫的景况。桃山村远离揭阳县城(清代县志载:“桃山,距城东四十里”),明崇祯年间知县汪国士(1634~1635年任)有诗《桃山驿署》:“溶溶淡日影窗纱,小署幽深远市哗。蕉一似蓑惊败叶,菊犹如茜艳霜花。官闲便可神仙令,兴老无能到处家。身在粤山心在晥,柳坪神社思何涯。” (清代县志所收诗第三、六句缺,今据陈作宏主编《古今揭阳吟》一书补齐)又明崇祯年间知县张明弼(1637~1642年任)长诗《自揭至桃山驿候李云岑刑尊不值漫作》中有:“……春水野田白,小舆涉轻阴。山椒何处响,胜我堂上琴。琴声一弦出,此响盈众岑。瞥眼过仙源,人家隐青林。一犬花下卧,清气连鱼禽。空潭度寒影,流云沾素衿。稍近驿人语,人声俱幽深。传言李膺舟,已返枫溪浔。不遇亦不恶,快我山水淫。……”可见,其时桃山驿站的周围的确山清水秀,不愧是一个闲处寄兴的“仙源”之地。

  清《揭阳县志》载:“桃山驿丞署,旧在桃山之麓,前后堂各三间,知县王凤(今注:1541~1547年任)重修,后裁。”今人杨正泰《明代驿站考》(2006年)亦载:“桃山马驿,属潮州府揭阳县,洪武四年(1371)置,隆庆元年(1567)革”。但上述明末揭阳两知县仍然提及桃山驿,是否隆庆元年对桃山驿只是裁减规模并未撤除,后来重置?上述县志又另载:“桃山铺,在驿右。”这里指的是清代桃山铺,铺舍与驿站毗邻而设似乎不可能,县志两处记载相对照,此处可理解为“在旧驿右”,应是指清代的桃山铺就设在已裁撤的旧驿站右侧。

  桃山驿(铺)的设置带来了古代桃山村人文的蔚茂。明清以来,桃山村以桃山驿为中心形成了丰富多彩的地方特色文化。在这里,谢氏聚族而居,明代弘治年间(1488~1505)建造桃山谢氏祖祠(即今谢氏家庙),传承传统宗法文化的同时,祠堂肇建者谢氏三世祖谢玉山将其开基祖婆石氏的神主晋入祠堂神龛上位祔祭,又打破了“赤脚孬入祠”的宗法神话,挑战封建礼教,谱写了桃山人的感恩文化(清代乾隆元年即1735年桃山谢氏营建吴公祠也是知恩报德之举),后来的跃禹坊(明代桃山人举人谢天经于正德十二年即1517年建)象征科举励志文化,解元门楼(清朝康熙庚子即1720年中试解元,后仕山西交城知县的桃山人谢学圣所建的“驷马拖车”式宅第)象征潮汕传统宅第建筑文化,百岁坊(清代乾隆十九年即1754年朝廷为旌表桃山人百岁人瑞谢天官而建)象征耆寿文化,等等。

  明清时期桃山驿(铺)之设,成就了桃山文化古村的美名。如今,桃山人迎来了空港时代,开启了社会发展的大门,继往开来,正在谱写新时代建设的乐章。

作者: 
谢若秋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