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潮阳留贤踪

    韩愈,人称韩文公,乃唐宋八大家之首 。唐元和十四年(819),唐宪宗遣使者迎佛骨,掀起佞佛狂澜。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 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的诗句,表达了他忠心进谏、为国为民之情怀。 韩愈毅然上《论佛骨表》,宪宗得表,大为震怒, 遂被贬为潮州刺史。韩愈刺潮虽仅八个月,被贬后,韩愈写下 深受百姓爱戴,

    但是政绩可观,使得潮州山水皆姓韩。 期间,他曾多次莅临潮阳,对潮阳发展影响巨大,使潮阳从“南蛮之地”一变成为“海滨邹鲁”, 也有了后来陈尧佐发出“从此方舆载人物,海滨邹鲁是潮阳”之感慨。

    一、韩愈与大颠

    大颠为唐代潮阳高僧,早年师从西山惠照禅师修行。据《潮州府志》载:“贞元六年,大颠回到潮阳,开辟牛岩,构立精舍,附近蛇虎皆远去。翌年,又在县西部塔口山幽岭下创建禅院,名叫灵山寺。”并在此弘扬佛法,受法弟子千余人,王安石在《送潮州吕使君》诗中也写到“有若大颠者,高材能动人”。

    韩愈刺潮后,闻大颠精通佛学、文学,遂修书邀其至潮州相晤,大颠欣然接受,会韩愈于潮州。虽见解有所不同,但交谈甚欢,韩愈认为大颠“颇聪明,讲道理”,甚为投机,此后,两人书来信往,清光绪《潮阳县志》载有韩愈《与大颠书》三篇,从此两人结下了莫逆之交,成为儒释交往史上的佳话。

    清乾隆《潮州府志》记载“元和十四年,刺史韩愈贬潮州。远地无可与语,闻大颠名,召至,留十余日,谓其能外形骸,以理自胜为难得。因与往来,及祭海神,至潮阳,遂造其庐。未几移袁州,复留衣服为别。”在与大颠结缘后,韩愈多次莅临潮阳灵山寺及东岩访晤大颠,对大颠的学问操行十分敬佩。虽因反佛檄文 而被贬潮州,但是大颠也改变了韩愈对佛教的一些偏见,给韩愈以极大的教益,使其心悦诚服。在韩愈《与孟尚书书》中云:“潮州时,有一老僧号大颠,颇聪明,识道理,远地无可语者,故自山召至郡,留十数日。实能外形骸,以理自胜,不为事物侵乱。与之语,虽不尽解,要自胸中无滞碍,以为难得,因与往来。”在离潮转任袁州前,还特地到灵山寺与其告别,并以官服相赠。 此后大颠一直将韩愈的官服带在身边,直至圆寂,后人在赠衣处建“留衣亭”纪念。

    二、韩愈与潮阳县治迁移

    据明隆庆《潮阳县志》载:“唐先天元年复置潮阳县治在临昆山”。韩愈亲临潮阳后,在县尉的陪同下视察了临昆山,但韩愈认为临昆山一带交通不便、村落凌乱,距潮州城较远,不宜作为县治。接下来,他又接连考察了潮阳其他村落,最后认为东山脚下最大的村落新兴乡(即棉城)是个绝佳位置,这个地方扼东山之要,是为潮阳“龙首”,因此决定将县治迁往新兴乡。广东旧志载“潮阳龙首北昂,神山南伏”。潮府旧志也讲到新兴乡“左右皆山,前后皆水,形胜视他邑特奇”。清乾隆《潮州府志》称新兴乡“左窥磊口,险称大海门庭;右挹临昆,远接群峰脉络。达濠、砂浦艘舶鳞编,莲澳、鸡山兵弁棋布”。明隆庆《潮阳县志》载:“雄峙双峰,远宗百丈邑之祖山来自汀赣。由百丈原龙跃虎跳,直抵临昆,高山而下,涌出双峰,迤逦而东至于西山之原十里许,爰立县治。龙首是康,练江作障,面海背洋,方汉为险”。清嘉庆《潮阳县志》载:“东山屏卫,西峰翰翼,背洋环江,原月旁做个无土沃”。由此可见将县治迁至新兴乡乃韩愈之远见,为潮阳日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但是选定县治之后,县衙的选址却出现了波折,因为韩愈看中新兴乡北面的小平岗作为县衙选址,此处位置形如卧虎,当地人称为“虎地”,而此处却是新兴范氏墓地,祖上范昌谷曾为晋代郎官。韩愈为了能顺利确定衙址,特地拜会了范氏族长、范昌谷裔孙范思颙。范思颙开始也觉得为难,毕竟此地乃祖上墓地,而且是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也出于对韩愈的敬仰和为潮阳长远着想,最终同意迁坟献地,县令吴文鼎称赞他“义概可风”。此后一千多年时间里,潮阳的县治与县衙地址都没发生变化,今天潮阳区政府所在地仍是当年韩愈选定的县衙旧址。

    三、韩愈三祭大湖神

    清康熙《潮阳县志》载:“潮之南十余里有海岸峭起,巨石若阶级,委蛇而下,传云龙潭,盖海神所居。空明之时,或窥其中,隐隐宫阙。”传说此处有神伏龙,能兴云雨,邑人尊称为大湖神。

    潮阳地处南海之滨,台风、水患等局地性灾害较多。韩愈对此早有所闻,在《谢上表》中也提及到“州南近界,涨海涟天”、“州南之地,蛮烟瘴雨”。而韩愈刺潮后,闻大湖神十分威灵,能兴云布雨,有求必应,并造福于民,韩愈十分敬佩。据明隆庆《潮阳县志》载:“元和十四年夏六月,潮州暴雨成灾,潮州刺史韩愈亲临大湖祭神至止雨”。刺潮期间,韩愈三祭大湖神,并留下了《祭大湖神文》三篇,文中提到“选牲为酒,以报灵德也”、“刺史不仁,可坐以罪,惟彼无辜,惠以福也”。可见韩愈对于百姓之关爱,同时也想通过祭大湖神的方式来教化告诉人们百姓及皈正自我的行为,力促道德文化的形成,只要有功于民,就会受到大家的爱戴与尊敬。自韩愈以后,历代潮阳官府也常临以此祭祀大湖神纪念韩愈功绩,后人也在湖边为韩愈立祠,名曰“韩文公祠”并将祀韩愈与大湖神同享官祭,以表达对韩愈的感恩与惊异明隆庆年间。潮阳知县黄一宠重建大湖神庙时也复修韩文公祠更名为“湖边韩祠”。

作者: 
姚泽建 罗伟伟
来源: 
汕头日报(2014.12.14)
浏览次数: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