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民国汕头埠的书局

    汕头埠开始有书局出现是在晚清末年,大部分是上海各大书局来汕开设的分局,最初偶尔跟本地开设的书局联合刊登广告,相互依存,但各书局之间存在竞争。民国时期,汕头埠的书局仍然延续着清末书局的经营格局和现状,但竞争更加激烈,优胜劣汰的规律使汕头埠的图书市场基本成为上海各大书局在汕的表演舞台

   我相信每一位读者都有到书店买书的经历。然而,当你置身于书的海洋之时,你可曾想到,售卖书籍这一行当,从清末到民国,并不称为书店,而叫书局?

    书局,原为官方刊印书籍的机构。晚清时期,我国民间特别是上海等地开始出现集编撰、刊印出版和销售诸环节于一身的机构,亦称为书局。汕头埠开始有书局出现,亦是在晚清末年。光绪二十八年四月十九日(1902年5月26日),《江辑译局日报》刊登了设立于镇邦街的今学书局售卖新书广告以及江辑译局自身售卖新书广告,这两则广告,让我们知道至少在1902年5月,汕头埠便已经有书局出现了。

    今学书局的广告称:“本局现由上海来有新书一百余种,皆近初出之书。学校科场均堪适用,价则格外公道。诸君有志用工时务者,务宜争先购取,以之讲求之用也”。江辑译局以“本局告白”的方式为自己做广告。广告内容较多,有告知客户与该局业务往来时应注意的事项,亦有售书广告,还有出版印刷书籍、文件的广告。我们从今学书局的广告读出了该书局只是一家单纯售卖学生课本的书店,不像当时上海那些既有编撰书籍、印刷出版书籍,也销售书籍的书局;而江辑译局就不同了,江辑译局虽然没称自己为“书局”,但它除了出版有《江辑译局日报》外,还“承印各种书籍文件”,“发售各款时务书籍舆图”,故此它更像当时流行于上海等大城市的书局。

    光绪三十年(1904)起,上海的新民译印书局开始来汕头《岭东日报》上刊登售书广告,且一登就是近一年,但不知什么原因,该书局最终并未到汕头开设分局。光绪三十一年(1905),上海启新书局率先来汕头设立分局,并在《岭东日报》刊登广告:“本局为输入文明开通风气起见,特任通人常驻日本、上海、广州等处专办现今适用各种书籍图画仪器及一切学校用品来汕发售,兼派各项新报以备士商诸君从便采购。价值划一,批发从廉。总发行所设在汕头至安街尾。”之后至光绪三十四年(1908),汕头埠先后又有永和横街的开通书局和南北行街的商务书局,仁和街的应时书局等书局开设。

    清末,汕头埠的书局大部分是上海各大书局来汕开设的分局,最初他们偶尔也跟本地开设的书局联合刊登广告,以之相互依存。如商务书局和开通书局,就常联合在《岭东日报》上刊登售书广告。但各书局之间,明显亦存在互相竞争。光绪三十四年(1908)正月,汕头商务书局在《岭东日报》上刊登广告,称“本局开设在汕头南北行街今已三年,承蒙远近诸赏鉴家之欢迎,生意活泼,以达初创之目的,足见本局各书纸墨精良、图画优美,方能引起商学家之兴味,本局得能久长推广普及教育进化,本主人实有厚望也。今将上海各种石印新书、小说、尺牍、画谱、医卜、星相、学堂用书均此齐备,定价照上海价目六扣,划一不二,远处信购,邮力自给。购书一员敬送蒙学堂三百千图说三册,购书满五员,附送皇太后御笔硃画‘岁岁平安’中堂一幅,稀世墨宝一册,以报赐顾诸君之盛情。诸请光降为盼。”大约过了半年多,该书局又跟开通书局联合,在《岭东日报》刊登新的优惠售书广告:“本局自去年开创减价推广以来,承远近诸君惠顾,生意活泼。今又定新章,售书一元,送上海时髦妓女小照一张,五元送万国来朝图、皇太后岁岁平安硃画中堂各一幅,送书目各一本,照价六扣收银,以报赐顾诸君之盛情。”

    民国时期,汕头埠的书局仍然延续着清末书局的经营格局和现状,市场份额绝大部分被上海各书局在汕头开设的分局占领。

    民国成立后至上世纪20年代,汕头埠较大的书局先后有设于镇邦街中段的共和书局、安平路的世界书局、外马路张园旧址17号的大东书局,此外还有进步图书局等。到了上世纪30年代,世界书局迁到至平路5号,大东书局也从张园搬到至平路42号,商务印书馆在汕头设立的分局继续存在,不过名称改为汕头文明商务书局,地址改在至平路新编64号。另外增设的有育新书社(居平路13号)、现代图书局(外马路247号)、新华书局(镇邦街51号)、达文书局(居平路14号)、中华书局(永平路67号,1935年底迁至永平路20号)、公民书局(外马路88号)、中中书局(外马路54号)和圣教会书局(外马路)等。

    书局家数虽然增加了,但随之而来的商业竞争也就更加激烈。我们从上世纪30年代上海中华书局汕头分局与商务印书馆汕头分支机构汕头文明商务书局在汕头《星华日报》上的广告战,可略见一斑。

    商务印书馆成立于1897年的上海,以编印新式中小学教科书为主要业务,创办人为夏瑞芳、鲍咸恩、鲍咸昌、高凤池等。1901年改为股份有限公司,张元济入股并主持编译工作。1903年建立印刷所、编译所和发行所,引进日本先进印刷技术。翌年编印《最新国文教科书》,数月间风行全国。此后,编印系列教科书,出版各种中外文工具书、刊物和学术著作,很快成为国内最大的集编辑、印刷、发行销售为一体的出版企业。中华书局1912年1月1日在上海创立,初系合资经营,以编印新式中小学教科书为主要业务。1913年设编辑所,陆续编辑出版《中华教育界》、《中华小说界》、《中华童子界》等杂志和大型汉语工具书《中华大字典》。1915年改为股份有限公司,自办印刷所,增设发行所;翌年资本增至一百六十万元,职工达千余人,继商务印书馆之后成为国内第二家集编辑、印刷、发行销售为一体的出版企业。

    1934年8月24日,汕头《星华日报》第九版同时刊登中华书局汕头分局和商务印书馆汕头分支机构汕头文明商务书局的广告。中华书局汕头分局的广告在介绍了其出版的教科书在内容和形式上各种特色后,推出“由本年8月1日起至12月底止,凡大学、高中、初中、小学师范、农业、儿童读物参考用书,各种新书、各种古籍,凡本局出版图书、仪器均较平时减售二折”。商务印书馆汕头分支机构汕头文明商务书局则“新书一千二百种一律半价发售”,同时还将不同类型教科书,以六至八折推出。

    大约一年后的9月8日,两家书局又同时在《星华日报》上较劲。中华书局汕头分局从8月25日起推出:1、凡本局及文明书局出版图书一律照定价对折(中小学教科书不在此例);2、预约书、杂志、文具、仪器照实价再打九折;3、儿童图书特售五折,小朋友周刊、小朋友画报预定、零售一律八折。商务印书馆汕头分支机构汕头文明商务书局则以“秋季大廉价赠券通告”形式推出“凡购满书籍五角者,赠券一角,满一元者赠券二角”等优惠业务,以吸引读者光顾。

    总之,整个民国时期,汕头埠各书局之间的市场竞争更加激烈,优胜劣汰的规律,使汕头埠的图书市场,基本成为上海各大书局在汕的表演舞台。

    汕头沦陷之后,百业凋敝,各书局或停业、或倒闭、或迁内地。待到抗战胜利,1945年10月,商务印书馆率先于国平路3号之3复业,1946年4月后迁到至平路54号,中华书局也于不久在居平路3号重开。之后,新华书局(镇邦街50号)、泰华书局(镇邦街1号)、世界书局(至平路11号)、中央书局(外马路263号)纷纷相继来汕复业。

作者: 
曾旭波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3.03.18)
浏览次数: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