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民造福的孙叔谨

  五鼓坐厅 决案如流

  孙叔谨,字信之,宋漳州龙溪人,朝议大夫孙昭先之子。孙叔谨自幼刻苦好学,长成后以“郊恩”补官(皇帝于京城郊外祭天地,称为“郊祀”,礼成以后,对皇室、臣民所赐的恩泽,称为“郊恩”。孙昭先曾任太府少卿、宝谟阁学士,曾陪宋宁宗郊祀,故可荫一子为官),初任潮州揭阳县尉。时揭阳税重民苦,叔谨力言于知州,要求减少揭阳税收,减少民众疾苦。次年,转任大理寺评事,他持法公正,进言宁宗皇帝:当前旱灾严重,作物歉收,而盗贼蜂起,朝廷应特别责令各地长官,赈恤灾民,维护社会治安。孙叔谨不满足于“荫补得官”,故以在职之身参加科举考试,并于嘉定十年(1217)考中进士,此后升任大理寺丞。宝庆元年(1225)理宗即位后召对时,孙叔谨大胆向理宗进言,指出当时弊政,揭露地方军政官员多有贪财敲剥行为,请求精选监司太守以制衡、整饬各地,都被理宗采纳,并升任大理寺卿。

  宝庆三年(1227),孙叔谨调知潮州军州事。漳州与潮州比邻,作为漳州人,孙叔谨熟知潮州社会之利弊。他到任后即认真起调查征询,每天五更后就到厅堂听讼、办理案件。他析理决案如流水,很快就办完数百件积案。为了减少人民负担,他还把节余的公款3万余缗,作为属县盐户的盐本钱缴库。他的德政,深为潮人称颂。元代末年,孙叔谨之孙子月潭避乱至潮州落籍,今潮安沙溪西林孙姓因尊奉孙叔谨为始祖。

  修桥兴学 建思韩堂

  南宋乾道七年(1171),知州曾汪创建“康济桥”,在韩江江面上砌筑了第一个桥墩。此后,知州朱江,通判王正公又续建西桥三洲。淳熙十六年(1189),知州丁允元 “自西岸增四洲为八,亘以坚木,覆以华屋”,人称为“丁公桥”。从绍熙元年(1194)至开禧二年(1206),在知州沈宗禹、陈宏规、林会的努力下,东岸先后兴建十三个石洲,称“济川桥”。这时,只有八个洲的“丁公桥”便显得不够完善。此前,知州曾噩、沈康尝谋划增建西桥石洲,因经验不足均未成功。因为随着江面石洲不断增加,江水的过水面积日见狭窄,故江心水流较前为湍急。孙叔谨吸取前任教训,采用更为切实可行的建桥方法,成功“复接丁侯桥之东增筑二石洲”。这样,西桥之十个洲亦宣告完成,共长49丈5尺。从曾汪建第一洲至全桥二十三个洲全部落成,前后长达五十七年。广济桥桥墩建筑完善,孙叔谨的“收官”之笔功不可没。

  不仅如此,孙叔谨还重视文教设施,筹资捐俸创建学宫四个斋舍,增置学田;他对属县城建也很关心,如明·隆庆《潮阳县志·儒学》载:唐代韩愈初置乡校于该邑,但“兴废之迹,靡得而记称”,“绍定三年(1230)知潮州孙叔谨者乃首卜筑乎斯地,谓其得地气之中也。”后来,在继任者的不断努力下,儒学方“规制■(渐)备”。

  《永乐大典》卷5343引《三阳志·州治》曰:“思韩堂,在万卷堂之东。绍定初,孙侯叔谨重建,直院陈常伯(贵谊)记之。后有亭曰‘仰斗’,刻韩公像于其中,刻韩公及诸贤墨迹于两芜,莆田王迈为之记。”宋代的州治在金山的子城内,故“思韩堂”应在太守治事厅之后,万卷堂之东。后人不明就理,往往将“思韩堂”与位于州南七里的韩文公庙混为一谈。难得的是,孙叔谨还在思韩堂后建“仰斗亭”,内置韩文公石像,又将韩愈及后贤的墨迹刻石立于亭之两庑中。令后人扼腕的是,在宋末元初的兵火中,这些珍贵无比的文物竟毁于一旦,荡然无存。

作者: 
黄继澍
来源: 
潮州日报(2014.11.11)
浏览次数: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