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江三大古渔区捕鱼史

  榕江南北两河绕渔湖之境,至东南角塘口尾双溪嘴汇合后,南流接汕头海港,然后转东流出妈屿口外海。江海相连,加上汕头内海舵浦湾半咸淡水域宽阔,适合鱼群栖殖,自古盛产鲚鱼。鲚鱼性喜群游聚栖,常栖近海处,每年春季上溯江河产卵,最怕击水响亮噪音。昔时,聪明的渔人便利用这一特性,在榕江南北两河水域,先后创设三大捕捞鲚鱼渔区:潮尾渡口渔区、塘埔状元渔区、京冈竹港渔区。

  渔区捕捞,为渔湖宋代古乡潮尾(长美)村渔人首创

  据潮尾村最末一代“渔区大公”(即技师)袁李有记述:渔区的捕捞地点,是先人所选择,定位于河面较狭、水流较急的河段为渔区。潮尾渔区定位于潮尾渡口下游至苏网口这处最狭的河段。渔区捕捞的方法是这样:先用尾端带枝叶的长竹竿,每两支配成一对,每对相距三、四尺至七、八尺,横列插竖于河中,形成一排横截河道之竹竿栅栏。这样,水流冲击着竹竿时,竹竿便会不断摇动,各对竹竿互相碰撞而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当鲚鱼群顺流觅食游近竿排时,噼噼啪啪的声响让他们不敢近前,而徘徊游转于竿排之上流。由是,鲚鱼群越聚越多,俟至水流将平之际,即行放网围捕。网由一只大船运载,船上配搭8人,其中2人划桨,开始放网落河时,又分拨2人下船守于岸边拉紧网端,其余4人随船沿竿边向对岸前进,放网下河(网为芋织,长约150余丈,幅宽3.5丈,网幅上、下端各系一根长约160丈的大绳索,以可拉网围合,上端结浮标,下端系沉坠),直至网全撒完。船则仍继续前进,拉网兜圈围合,然后徐徐将网收紧;另配一小船,上搭2人,划于网围中捞鱼,装入鱼筐,搬上大船,直至收近岸边浅水处,将围捕之鱼捞完。每年从农历二、三月开始至七月止,为捕捞鲚鱼之季节。捕季每天随潮汐涨落可围捕4次。高产时一网可捕鲚鱼几十担至百多担。是一操作简而获鱼多,既古老又高明之捕捞妙法。

  捕鲚,古老的捕捞方法

  榕江之流,通连大海,河水随海洋潮汐涨落。海咸河淡,互相渗透,江中之水,常是淡中含咸,浮游生物极多,甚适合鱼类生长繁殖,故河中渔产极丰,尤以鲚鱼为盛。古时,沿河居民,皆以渔农为生,河中捕捞之业极盛。元、明时期,疍家渔船多聚于此,《岭南畲考志》有载:“霖蓝二都多畲户;官渔二都多疍家。”

  疍家船之所以多聚于此,就因这里渔产丰富之故。明洪武年间,邑宰蔡善列“南溪渔歌”为揭阳古八景,也正是取自南河渔船特多之奇观。当年,捕捞之术也已很高明。掘考,那时之捕法已有:抛网、拗罾、饵钓、放钩、栅箔、围网、围坪……方式。插竿挡拦鲚鱼而圈捕之法,溯其创源,相传是仿自疍家渔船用竿拍水以吓鲚鱼,集而围捕之法所演进。

  三大捕捞区的设立

  当年,汉疍之间,由于元顺帝曾于至正十一年(1351)颁诏特准疍户上陆定居。至明洪武十二年(1379)明太祖朱元璋也下诏书,除准疍家人上岸陆居外,还准其穿着汉服,习行汉俗。因此,在那一段时间,两族之民交往甚密,先进之生产技术和经验,皆得以互相交流。最先创设这种插竿围捕鲚鱼之法的,是潮尾(长美)村渔人。由于他们经常在南河和疍人一起捕捞,得其启示和指点,遂于明朝初年,在潮尾渡口下游创设了第一个大型围捕鲚鱼的捕捞区。

  至明朝后期,此捕捞法便又传入塘埔。塘埔人于其村前北河,从假山至上游神篮河段,设名为“状元渔区”的鲚鱼捕捞区,渔区范围长500米,宽250米。在捕捞区范围内,不准任何人进入捕鱼。创设之初,聘请潮尾渔人为师,负责技术指导,因有亲戚关系,潮尾渔区大公悉心将捕捞、观流之方法和秘诀传授给塘埔渔人。

  第三个鲚鱼捕捞区之创设,是在清朝乾隆二、三十(1756~1776)年间,倡起人为翰林夫人杨慈慧和进士孙奋扬婶侄。时因京冈人见设置渔区捕捞鲚鱼之利甚丰,便撺掇翰林夫人和孙进士出面倡建鲚鱼捕捞区,设置于其村南竹港口之南河河段。专请潮尾渔人为技术指导,许以从开创起直至以后,永远与他们村里的渔人合作,所获之利各得其半。所以,这个渔区是三处中唯一由两村渔人共同捕捞的一个。京冈竹港渔区的技术员皆由潮尾村渔人调拨,现尚能记其名的最后几代掌管观水流,施掌舵的渔区大公是:袁阿旋、袁水鸡(父子相继)、最末为袁李有。

  这三处捕捞鲚鱼渔区,初创时皆为创建者私家财产。随着时间之推移,子孙后代繁衍分爨,三处渔区皆实行开标承包经营。每年开春,由有份者参加投标,价高者得。标金之外,还规定每年捕期结束之时,承标者不论获利多寡,都得请一台潮剧到村中演出、敬神。至于标款之收入,有的作为公用开销,有的则按份分红。有趣的是,塘埔渔区,凡有份者,每年在捕捞期间,都可向承标者赊鱼记账,俟捕期结束演戏时,方才结账清还。但如若承标者因歉收失利或其他原因,而无能请戏来演时,则被各人所欠之鱼款,分文不还。京冈渔区,每年承标者除按规交清标款和请戏演出外,还特别规定,每年承标者,得额外奉送二百斤鲚鱼给翰林房和进士房之后代,以纪念其祖先倡建渔区之功劳。

  至建国后“土地改革”时,这三处渔区,便皆收为乡里公有。每年仍以投标方式经营,标款为乡里收入,作公益事业之用。到1959年“公社化”时,三处渔区全皆归公社所有,因管理不善,渔区几濒破产。1961年公社体制下放,渔区便仍归回原有乡里经营。但当时因榕江南北河到处大挖河泥积肥,江水混浊不清,加上汕头舵浦湾海域牛田洋一带,大举围海造田,以致鲚鱼失却栖殖水域而渔产大减。这三处创自古代,经营数百年的大型渔区,不得不先后停产,而成历史陈迹。

作者: 
黄光启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