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潮州方言

  方言是地方特色语言,潮汕话的远祖是华夏话化为吴越方言,通过福建闽南传入潮汕,既保存著大量的汉代以前的语言,又存在着唐宋时期中原汉语痕迹,形成复杂多音多意,同字不同义的特色,有着既儒雅又粗俗的风格,是我国九大语系之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其定义为国际语言代码是ISO639-6MIN),被称为“古汉语的活化石”。

  潮汕话因县域方言,庞杂纷歧,语调各异,读音有别,也因僻字繁多难学,已尽人知,但聪明的潮汕人早在民国期间,就有《潮声十五音》《潮语十五音》《潮汕字典》等出版,因此它们有的以声释字,有的以字知义,历经先贤深入研究,搜集潮汕话统一习惯语系和方言。辨言注音,明确义意,依义定音。直至香港广泰书局《潮汕新字典》,李新魁先生《普通话潮汕方言常用字典》,林伦伦先生《新编潮州音字典》的出版,潮汕话更加规范,更与国语普通话同步。

  潮汕话有自己特别的字典,民国期间张世珍先生《潮声十五音》这部字书,是由四十四字母,十五个声母(柳边求去地,颇他贞入时,英文语出喜),字母歌诀切音法,八音分声法,依音查字,同音辨字的字典通过韵母声母的拼切“击木知音”,分音求字,有著与众不同的特色。八音分声法是潮汕话声调八个调值。如:“东党、旦答、同但、洞毒”或“蚶罕、汉喝、杭限、巷学”等四组文字的声调表示。以“忠、懂、冻、督、憧、动、中(猜中的“中”)、独”“诗、死、世、薛、时、是、誓、蚀”,表示潮汕话声调八个调值。潮汕话声调有八个调类,分别为:阴平、阴上、阴去、阴入;阳平、阳上、阳去、阳入。即平上去,入各分阴阳。保留著古汉语的入声。潮汕话各个单字的调值呈固定,但是二个或以上音节连在一起构成变调,有的音节调值就会发生变化。如:行行(何安3何安5)、红红(安3安5)、文文(无温3无温5)等。

  潮汕话还保留着大量的古汉语单音节词。如目(眼睛),鼻(鼻子),耳(耳朵),日(太阳),月(月亮),石(石头)等,有许多古语词在潮汕语一直沿用至今。而这些词在现代语中已经极少作为单音节词使用。做为古汉字也退出常用的范畴。造成潮汕方言有音无字。如畀,潮汕音“比”:是“给”的意思,畀面,给面子; “眴”:潮汕音(思污8),潮汕人把传眼神叫做“眴目箭”。《说文》:眴;“目摇也”。“咰”(思污4)潮汕人吸蔗汁,叫咰蔗汁,《说文》咰:口吸。“箸”:潮汕音(多余7)潮汕人称筷子为“箸”。《说文》“箸;饭敧也”。

  潮汕话有着浓厚的地方特色,多音多意。如“行”字,记得小时候在汕头安平路有一家鞋店铺号“行行行”,有一次家叔慕名到汕头买鞋,一路打听借问,行将该处,又累又渴,徘徊几次,抬头又是“行行行”长叹“真难找,行行行”。回家述说经过,家婶说:那不就是“行行行”(哥影3哥影5何安5)吗?在别的还有修行的行。三个同行(哥影5)不同行(何安5)的行等。除了断词错,还有异读声调变错,这是以前的事。文白异读还有“马上”“上马”,“上校”“学校”,“皇后”“先后”“人面 ,麦面”等。潮剧唱念字韵如“有谁知(多衣1),景物依旧,旧人不见(哥丸3)”(出自《陈三五娘》)。潮剧白读“要把事情去弄明,就要速速来启程(胎英5)。” “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人心头(胎忧5)”等。所有这些有著它的特色音韵。

  潮汕是著名侨乡,自然吸收了不少外来语,或者潮汕话与潮人在侨居处共同的语词。如“红毛灰”即水泥。民间称洋人为红毛;番仔码指阿拉伯数字,称外国人为番仔,码是数的俗称。“罗喱”是汽车;番客;出外谋生的潮人。马铃薯,马来语音译叫“康江同”。“雪茄”是英语音译,又叫“朱律”,是马来语音译。“舒甲”(意思是故意、执意)是马来语,“士独”光管启辉器是英语音译。“苹果”叫“A普”,计程车叫“的士”,都是英语的音译,“限吧阆”是粤语方言意思是“总共”。潮音还有生动形象特点如:自来火-火柴,脚踏车-自行车,著火烧-饭烧焦。彳亍(徐衣4徐窝8)好(何欧3)走来走去的意思。潮汕话辞汇除了与汉族共同语普通话辞汇相同之处,它保留了大量古汉语辞汇,吸收了外来词汇,在生活中又创造了一些辞汇,使潮汕话辞汇丰富多彩。

  海内一千万,海外一千万。“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汕人”。随着普通话的推广,但潮人母语依然延续,我们的诗韵、歌册、小品相声、谜语俗语等都离不开它,正如林伦伦教授所说“国家的语言政策是既推广普通话,同时也鼓励、保护、传承方言,两者完全可以并行不悖”。“方言……,是区域文化中最表像化,最具表现力的文化内容之一”。潮人的母语是潮汕人文化最显著的标志之一,是潮汕人的智慧结晶。

作者: 
陈镇景
来源: 
潮州日报(2014.10.09)
浏览次数: 
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