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揭阳已经不是“小戏之乡”

  时常看到报章中,把揭阳称为“小戏之乡”。但经相关人士证实,揭阳之谓“小戏之乡”,是当时一个场合某一领导的口头嘉封,却并没有实际进入认定程序。然而以当时揭阳创作小戏之多,成名作品之多,就是叫做“小戏之乡”也不为过。当然,那只是阶段性成果而已,揭阳建市以后,这样的盛况已不再有。

  揭阳建市以后,群众性文艺创作大气候发生变化,随着文艺形式的日益多元,小戏已经不是广大群众最为喜闻乐见,而上级文化部门在组织创作、观摩以及汇演评奖上,也没有先前那样的专抓,更主要的是,本地对于群众文艺创作的重视不够,措施不力,于是用不了几年,所谓“小戏之乡”,竟至于必须依靠购买剧本来对付汇演任务了。虽然也偶然还能获奖,但熟知此行情者,都不当回事。

  当揭阳已经不是“小戏之乡”,作为局外人,我的看法是顺其自然,连“节哀”都不用的。但是回顾总结,然后实现转型升级,却必不可少。应该看到,揭阳当时的那些小戏,大都是对政治中心的图解,只有一些小趣味而缺乏艺术性,所以缺乏生命力。看看同是小戏(折子戏)的《柴房会》、《桃花过渡》等的经久不衰,可以看到如想保持某一艺术创作的集体荣誉,通过艺术的不断创新与提升,才是不二的法门。既然群众文化依然是政府的一项事业,必须延续与发展,在应对“任务”的同时,有关部门还应腾出一只手来,对于可以体现本地特色的传统形式加以传承与改革,这样才能不致回归平庸的境地。一个没有拿得出手的艺术招牌的地方,能说文化形象多么鲜明、多么高大吗?揭阳现在是不是正处于这一形态,不言而喻。

  戏剧以及与戏剧同源的艺术门类的电影、电视,是群众文艺的最常见形式,也最多观众。缺席了戏剧创作的揭阳,是否应该组织、培训创作力量,在电影、电视这些现代普及型艺术上有所表现,以续历史的“香烟”,对接群众新的文艺需求呢?在我看来是必要的,因为传统在我们这里断层,历史在我们这里脱节,不管怎么解释,都不是光荣的现象。承前启后,继往开来,才是担当社会责任的表现。

  诚然,群众文艺需要群众的参与,但也不能没有政府的支持。政府的支持,除了政策之外,再加一点资金很有必要。千万元建设一座楼房,可能不太起眼,千万元投资群众文艺,却可让其风生水起,出许多作品,成就许多艺术家,更幸福许多许多的群众。

作者: 
彭妙艳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