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潮州剧苑双峰

  处于封建社会后期的明代,潮州设府。此时的潮州文艺进入繁荣的巅峰时期,富有鲜明的地方特色和突出的成就。

  1958年冬,在揭阳县渔阳公社西寨大队平整地时耕地时出土了南戏《蔡伯喈》的本子,存上下两 册,各为12000——1500011字,写明是“嘉靖”年间的本子。戏里叙述洛阳书生蔡伯喈考中状元,被近受相府招婿,其妻子赵五娘背上琵琶,往京寻夫 ,终得团聚的故事。《蔡伯喈》(即《琵琶记》)是南戏中的四大名剧之一(其它三出是《白兔记》、《拜月记》和《金钗记)。陆游有诗云:“斜阳古柳赵家庄,负鼓盲翁正作场。身后是非认为管得,满村说蔡中郎(蔡伯喈)”,形象地佐证了早在宋代,蔡伯喈和赵五娘的故事在民间广为流传,是说书艺人的保留节目。同样,此故事在潮汕的影响极为深广,至今在潮州俗语中尚有“赵氏(指赵五娘)能画公婆形”之说。潮州歌册也有《蔡伯喈》的内容,乡村妇女唱读时,几能催人泪下,可见其感人之深。

  1975年冬,潮安凤塘公社书图乡在排涝工地整理廖仲的墓葬,从其骨架下出土南戏的演出本《新编全相南北插科忠孝正字刘希金钗记》,共有67出,长达43000多字。全剧内容写的是书生刘希必奉亲命往京赴试,临别时与新婚妻子萧氏分留金钗、绣鞋、菱花镜三件信物。后来,刘希必考中状元,拒绝相府招媚,被迫出使番邦,萧氏则坚贞不渝,拒不改嫁,21年后才得重聚团圆。

  请注意:这个演出本的名称初看似有点冗长,细想之,其实交代详细,一是“新编”“全相”,表明在原南戏本子的基础上有所改编,但忠实于原本,保持全貌:二是“南北插科正字”,“插科”者,有舞台艺术提示之谓也,而“正字”为北方官话,这表明该剧是正字戏与潮(州)调互相参杂、互为促进。剧中描写的金钗、绣鞋、菱花镜等精美道具,均显示明代潮州出色的工艺成就。另一出描写明代内容的《荔镜记》,不也是出现一件贯串剧情的道具“菱花镜”吗?

  有趣的是,这两个剧本皆出现了考中状元、相府逼招婿的情节,不同的是,蔡伯喈被迫就范,而刘希必则鲠直拒之,但是,最后,坚贞的爱情终究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两出戏中的“原配夫妇”都“团圆”了。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这不仅是士大夫们的信条,也是普通妇女的为人原则。两出剧都间接反映了明代资本主义萌芽时期人民自由意志的不可压抑。

  我们知道,南戏融歌唱、舞蹈、念白于一炉,表演一个完整的故事。由于故事情节比较曲折,剧本一般都是长篇,数倍于杂剧。南戏运用南方曲调,韵律、宫调均无严格规定,一般采用五声音阶。明代南戏流传到各地之后形成的声腔共有五个系统,也就是戏曲史籍上所载的五大声腔:浙江的海盐腔、余姚腔、江西的弋阳腔、江苏的昆山腔和闽粤的潮泉腔。上述潮州出土的这两出南戏演出本子,属于潮泉腔中的“潮调”。在文化史、戏剧史上,都有珍贵的不可替代的价值。

作者: 
石川
来源: 
潮州日报(2014.07.24)
浏览次数: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