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哉潮汕佳儿女 只为抗日不为勋

    

    当年中山公园内纪念抗日英烈的忠烈祠

    汕头市是南粤重镇,华南良港,北可抵上海青岛营口等地、南可到达香港广州及东南亚,与台湾只一水之隔,在战略上具有重要位置。日本侵略者早就把它作为侵占目标,抗战前夕他们在《对华作战设想》中就认为:在进攻福州、厦门时,如需要也可攻击汕头。要攻占汕头必先抢占潮汕屏障、汕头前哨——南澳岛。1938年6月20日敌机4架轰炸南澳,翌日晨敌开来军舰20余艘,用炮火掩护300余名陆战队在钱澳一带登陆,当晚南澳被占。敌收罗汉奸成立伪政权维持会。时驻潮汕国民党157师与第九区民众自卫团共同策划派人登岛摧毁傀儡政权,决定由自卫团游击队组织40人的先锋队,从海山出发,渡海偷袭南澳的伪维持会,活捉黄麒麟等11名汉奸,随即返回。14至16日,157师派937团吴耀波营长带加强连和自卫队百余人及原南澳中队20多人,组成250多人的义勇军带着电台和机枪从海山黄隆出发,分批登上隆澳,并向深澳和青澳进攻。岛内民众知道我军反攻夺岛时,纷纷持着刀斧来助战,一举收复失地。日方本想占据南澳为日海军联络站,以便进窥汕头,却没料到反被潮汕军民合力夺回。7月16日起,敌调集大小敌舰二十余艘包围南澳岛。20日出动飞机十余架,陆战队千余人在隆澳登陆,我军沉着应战,经过十天的激烈战斗,特别在西山争夺战中进行冲杀格斗,敌我死伤惨重。鉴于敌机和炮舰的狂轰滥炸,我方退上山林,以丛林岩石为掩护进行奇袭和侧击,敌搜山时隐藏在山洞的勇士宁愿饿死决不投降。后因粮尽援绝,吴营长不得不带幸存者乘竹排或泅海回返,在广东抗战史上留下悲壮的一页。中共《新华日报》曾报道这军民合作夺岛威震岭南的“南澳抗战精神 ”。南澳失陷后,6月21日乘端午节之机,日寇分兵三路突袭汕头,时驻汕国军独九旅旅长华振中,下令守军抵抗。部署在汕头市、庵埠和新津河这个三角地带,仅有二个守备团兵力和300人的地方武装。日寇在沿海登陆后以金砂乡一带为主攻方向。时驻金砂的保安三营营长李平率队奋勇抵抗。当地青抗会组建的工农抗日自卫队也奔赴战场支援守军,李平考虑这是一场恶战,发给他们一些枪支弹药后,要他们护送百姓撤离。当时敌凭借优良装备和敌机滥炸,疯狂进逼。李平毫不畏惧,指挥若定,在敌众我寡情况下,身先士卒,浴血奋战。当前线阵地被敌突破后,他带剩下的连队退入金砂乡展开巷战,最后只好率领存下的十多名战士,退守于韩江边的思合菜栏栈房,掀开屋顶架起机枪,与敌作殊死决战,他负伤不下火线,终于与战士全部英勇牺牲。这次战斗给敌重创,阻敌前进,为后方的撤离争取了时间,减少了损失。当战斗打响后,防军626团某连与汕头武装警察和100多名自卫团员,扼守在崎碌尾的石砲台,凭堤岸狙击敌军登陆,坚持至中午后石砲台失守,他们又沿海边的外马路节节抵抗。驻海关的5名警察,竟抵御近百名日寇进攻近一小时之久,最后均壮烈殉国。敌在攻占汕头同时,还分水陆两路进攻庵埠,我驻庵埠防军保安5团第一营,营长杜若带领一个连进行狙击,杜若负伤终于撤走。三营七连连长李健夫,率队向赐茶庵日军反击,全歼庵内敌兵11人,李也在战斗中牺牲。

    1939年6月22日,日寇占领汕头后,6月25日出兵2000多人进犯潮安。27日攻陷潮安城。日敌攻陷县城后,驻军独九旅曾组织对日寇的袭击。6月 30日就袭扰西车站和葫芦山日军。后又派兵在池湖埔袭击南门日寇。7月15日又组织一次较大规模的反攻行动,该役投入近2000人兵力,县青抗会战工队为防军带路、当翻译、送情报,当地群众主动抬着简易担架救护伤员。是日凌时我炮兵连发起对葫芦山敌阵地轰击,步兵也开始攻城,一举攻克西哨所,又在打银街附近把一辆载有30多名敌人的汽车连人带车炸毁。东岸连队也很快占领笔架山的北峰,这时攻城部队向城区中心敌警备部进攻,战斗相当激烈。但因缺乏攻坚武器,无法拔除敌重要据点,最后不得不放弃攻城。但双方伤亡惨重,我方死伤官兵约400多人,这次反攻虽未取胜,但他们对日寇残暴讨伐,为国壮烈牺牲的精神,值得赞扬。日寇侵占汕头那天,汕青抗部分会员撤至桑浦山,潮汕中心县委把他们组织起来,成立“汕青抗武装大队”,准备抗击侵略者。为了取得合法地位与给养,在独立自主原则下接受了“独九旅游击队”番号,开赴抗日前线与驻军一起狙击日寇,屡立战功。他们与潮安国军进行了“莲塘狙击战”,“活捉日军曹加藤始助”,“乌洋山激战”,“ 夜袭阁州伪自警团”,“青麻山反扫荡”等战斗。潮安守军进行“西塘重创日寇”、 “沙溪痛歼敌军”、“胜利反攻杨梅山”和“枫溪保卫战”等战斗。打出威名的是西塘战役。西塘之役敌先后死伤四五百人,寇酋大尉西迁、中尉长美、少尉岗田也死于此,这是潮安抗战史上,歼敌最多的一次,战果最大一役。日军占领汕头后,为了确保其右翼安全和打通闽南陆上交通需要。1939年7月16日攻占澄海县城,1940年2月26日夜晚,国军独九旅与地方武装,乘敌军调防之机反攻澄城。守城伪军企图逃逸,被攻城部队拦截缴械投降。驻汕日寇则派富田大队从外砂内陇开来反扑,但被我方击退。28日敌又集结重兵,用炮火机枪猛攻澄城南门,守卫南门的抗日自卫第3、第4中队,在政训员郑剑夫和张震(中共党员)统一指挥下,奋勇抗击,敌我相距只有200来米,从上午九时至下午四时,敌连续发动起5次攻击均被打退。南桥地形突出,位居要冲,战斗相当剧烈,这一带碉堡、庙宇、民房弹痕累累。为了固守,群众纷纷送来食物、茶水劳军,呈现一个军民并肩御敌的场面,给敌人沉重的打击。张震因领导得力,指挥有方,屡挫顽敌受到当局传令嘉奖,赏大洋100元,并提为中队副,当时报纸誉称张震为“南桥张将军”。一位姓黄先生,目睹军民同仇敌忾场面,遂赋诗赞扬:“攻城官兵智且勇,赳赳干城气为云,巷战三昼夜,奋勇杀敌何嶙峋!……壮哉中华民族真种子,只为破虏不为勋,民族精神永不死! ”,这发自肺腑心声辞句可看出当年军民爱国热忱与民族英雄气概。

    1943年5月,日寇攻占了潮安、揭阳交界的洋铁岭后,继而进攻大脊岭,企图打开进犯揭城的门户,被守军20旅击退。8月29至9月1日,敌军在飞机配合下一连4天向大脊岭进攻,在我军民的抗击下,敌死伤数十人而撤退。9月17日敌又出动200多人进犯,在岭前和山腰反复射击,见山上没有反应,以为我守军撤走,便下令前进,当敌到达我设防边缘时,守军突然猛烈射击,敌军无法退避,多数人马被打死打伤,连中队长种田也丧命。这是我军采取“诱敌深入聚而歼之”战术的胜利。1944年10月22日,日寇铁蹄踏进揭阳锡场乡,进村后屠杀百姓60多人,日寇暴行群众非常气愤。一天敌寇部分调往进攻汤坑,据点玉成楼只有小股留守,是个杀敌良机。村民互通信息准备火烧玉成楼,一时锣鼓齐鸣,民众有的手执利器、有的抱着稻草,顿时聚集数百人,邻近石洋村也敲着战鼓来参战,还有人在火油桶内燃放鞭炮,一时锣鼓声、唤杀声、鞭炮声震天响,住楼敌军慌成一团,被群众打死了不少人。无奈2小时后驻梅北山日寇赶来增援,民众且战且退,村民林可尊肩胛中弹负伤,手执猪刀仍拼命杀敌,宰杀一鬼子后牺牲。这次火攻玉成楼未毕,但敌已丧胆撤走。玉成楼事件影响很深,时在锡场的潮汕地下党领导人陈焕新激动的说:睡狮醒了,民众动了,祖国有希望了!

    抗日时期,潮阳、饶平、普宁等地人民都纷纷奋起保家卫国。抗日战争时期,潮汕军民同仇敌忾,为保卫国土,捍卫祖国尊严不畏强暴,前赴后继,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事迹,这些英雄业绩将永载中华史册,昭示后人。

作者: 
秦梓高
来源: 
汕头日报(2014.09.07)
浏览次数: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