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邦剩馥话侨批

  每当水客背着褡裢、手挽长弓市篮出现在村头时,叔伯婶姆们就会赶紧围拢来,有的甚至老远就打着招呼,急于知道自家的番批是否来到。当然,乡亲邻里相互探询关心也总是免不了。不是吗?你听甲家问:“阿嫂,你家这月的番批到了吗?”乙家答:“刚到!你家的呢?”还有丙家与丁家正在交流她们的男人在暹罗与南洋的生意与行情。水客在收批者家用了午饭后又匆匆上路,赶着送下一个批信……

  这是几十年、一百年、一百多年以前的事了。历史在前进,过去的一页在逐渐发黄。尘封的历史要重新打开,逝去的记忆要重新唤起,往往是颇费气力的。

  俗称的番批也就是门面语的侨批。她是海外侨胞通过民间渠道(后来则通过金融邮政机构)寄回国内、连带家书或简单附言的汇款凭证。这有款有信的“银信合封”正批及收批人的回批每月成千成万,在南海的此岸和彼岸穿梭,联结了潮汕大地与东南亚诸国,使天涯若比邻,万里成咫尺,一个个跨国家庭有了纽带,有了依靠,有了寄托。或许是事过境迁,历史常常喜欢跟人开个玩笑。要不,让人刮目的侨批怎么几十年来就悄然无声、年青—代更不知侨批为何物了呢?

  但事物总是这样,是金子不会长久被埋没,终有一日会发亮;芸芸众生中总有慧眼在,发人之所未见。就在新中国诞生的前夕,一位刚进入而立之年的年轻人总纂的有400多万字的《潮州志》完稿了。他独具只眼,对侨批早已关注,在这鸿篇巨著中他充分肯定:“潮州经济之发展,以华侨力量为多,而有造侨运之发扬,应推华侨汇寄信赖之侨批业”,他在《实业志·商业》中首创开辟了“侨批业”条目,对侨批进行专门的阐述。这位年轻人是谁?原来,他叫饶宗颐。

  冥冥中或许是命运的安排,他为了筹集《潮州志》的出版经费而奔赴香港,但终于留港没有回来。斗换星移之后我们回过头来偶然发现:潮汕有幸,历史让—位未来的大学者在港潜心修炼,在世界各地交流,让他—心一意、聚精会神地搞研究、做学问。当然,他关于侨批业的真知灼见,在大陆的结果暂时只能是:乏人问津。

  当21世纪的脚步叩响潮汕大地时,这里已是万象更新,今非昔比。2000年11月22日,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主办潮学讲座,饶老受聘主讲。当他讲到:“有人说,徽州学能成立,因为它有某—种特殊的材料。徽州学我们国家已承认,国际上也承认。徽州特殊的是有契据、契约等经济文刊,而且保存很多,历史一过就很不容易找到了。现在徽州商人也已确定,研究那些契约就是研究徽州商人及其活动,大家都承认了它在经济史上是很大的课题。我们潮州可以和它媲美的是侨批,侨批等于徽州的契约,价值相等。价值不是用钱来衡量的,而是从经济史来看的。”来自潮州、揭阳、汕头三市的在座一百多位专家学者、领导干部深感饶老的讲演振聋发聩。大半个世纪了,今天饶老是用更深邃的眼光,从更广阔的视野,用比较的方法来看侨批,探究侨批的秘密的。本来,经过拨乱反正、思想解放、改革开放,潮汕有些学人已开始注意侨批、研究侨批,没想到经饶老这么一点拨,就如四两破千斤,顿使入豁然开朗。原来,在潮汕民间就蕴藏着这样一座文化富矿,它正等待着人们去发掘开采。

  就这样,一个征集侨批、研究侨批的浪潮迅速在潮汕大地浸漫,随之波及梅州、闽南以至东南亚。一时间,侨批走俏集邮界、收藏界、学术界、文化界,侨批文化成了热门话题。居然有人买卖起侨批来了,有的还赚了大钱。当然,更多的人是奉献。看!有的给研究单位送来了大批大批的侨批原件,有的送来了复印件,有的送来了水客、批脚早年送批时的文物;有的健在的当年侨批派送员主动地为你眉飞色舞话当年,有更多的老者、过来人为你描述当年靠侨批养活全家的境况……。不一而足,当你接触到这些,你会感同身受,不能自已。

  侨批,我们无妨展读它几封吧,以期对这部大书有一点点的认识。

  抗日战争胜利后的第二年,一位兄长从新加坡寄给胞妹的批信中特别关心其入学读书之事,他以兄、姐的无奈情状启发其妹:“我因失学被误”,“兄年以[已]二十一了,长此以往若再不得吾志,则不堪设想矣,……汝姐因被日贼所误,未偿志愿,……妹今年算来亦十七矣,四年音讯不通,未知有进学校继续研读否?兄前有言,欲妹求达自立阶段,后因战祸终止,未能达愿,……要妹继续求进,以继我未竟之志”,应“探听汕头有否女子师范,或女子职业学校可攻读,前去继续”,为了胞妹日后的自立,兄长的一片苦心昭然若揭。再看另一封批信:“细姑母大人尊前敬禀者恭维大人福体安康诸书顺遂为祝侄等粗安祈勿锦念兹奉上港币一百元至希查收请抹出三十元交吾大姐收又抹出二十元交吾二姐收,又抹二十元交细姑母收又抹出二十元交汕头亚口吾弟收,又抹出十元交彩云吾妻收”。似此种家批不仅解决了家庭经济生活问题,而且稳定了情绪,沟通了海内外潮汕亲人,使之在人生风波中同舟共济,永远保持着联系、融洽、发展、平衡。另有一种对家庭的关怀是默不作声、更为深沉的。请看一例上辈如何对待下辈:“余今天在■本拟再入医院治疗……余以[已』决将医费所需之数千铢寄回梓中以作介儿婚事之用;再而看一例下辈如何对待上辈:“你二姐玉枝在正月二十一日逝世特此达知至于此不幸之事至切请勿与你年迈之父亲言知为要”,无须再加言说,个中深意真情已够我们扼腕长叹。我们再看一封,这是泰国华侨杨捷从寄给澄海的妻子收的。批封与正文一起就只有那几字,字字快书快收、迫不及待,信就只有在备注栏中和泪而书的十个字:“见信至切赎回吾女回家”,寄去的批银国币5万元作何用已不言自明。盼女回家的“回”字是正文一句中显得最为突出、字体最大、寄情最殷之重点,而“杨宅贤妻”几字则是寄情最重之人。可以想见,出洋之前杨捷从穷途末路卖儿鬻女的惨状;见到此信,更可知道他含辛茹苦赎女心切。今天看着这快速疾书的几字,不由得让人潸然泪下。

  有学者说,侨批见证着海外潮人对父母长辈的孝敬之情、对妻子(丈夫)的思念之情、对自己子女的舔犊之情、对祖国家乡的眷恋之情,此话不假。有更多专家指出:侨批文化蕴涵丰富,研究潮汕移民史、经济史、创业史、交通史、文化交流史、与居留国关系史等等如果离开侨批文化的研究,那肯定是不完全的或蹩脚的,此说见真。

  任何一个决定,一个举措,一项行动,当她是随着历史潮流而动时,她将产生深远的影响,也将成为历史进程中的有机链环。如今,侨批不仅成了文化研究的对象,也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几年下来,有识之士对于侨批文化研究又萌发了新的想法。2003年5月的一天,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创会会长刘峰,接到香港饶宗颐教授的一个电话。通活已进行到中间,突然,饶教授提高了嗓门说:“应该建立侨批馆!”这绝非心血来潮,而是审时度势,就像一位军队的指挥员在天时地利人和俱全之时当机立断的一声令下。

  奋战一周年,这集征集、研究、传播、展览了—体的“侨批文物馆”于2004年4月24日揭幕开馆了,是饶教授题写的馆名。不论民间官方、在位离岗、下级上级、海内海外,许多人对此倾注了心血,在此汲取了营养。随之,《侨批文化》创刊、《潮汕侨批萃编》、《潮汕侨批集成》陆续出版,侨批文化研讨会连续召开。2004年5月,“侨批文物馆”被汕头市列为文化大市八项重点工程建设项目第二项。2010年3月,《侨批档案》(包括广东侨批档案的潮汕侨批、五邑银信、梅州侨批在内)被国家档案局批准列入《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并准备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世界记忆名录》。

  我忽然想起,人们发现潮汕侨批并不容易,人们认识饶宗颐教授也不容易。当国际汉学界及国内学术界在研究和惊叹饶老的学术与艺术成就之时,当“北季(羡平)南饶”的流行称谓震天价响之时,潮汕大地孕育的“饶宗颐”的名字才渐渐从外面传来,潮汕儿女也才渐渐自豪起来。我又想,当我们正忙于向《世界记忆名录》“冲刺”申报时,我们更有一项持之以恒的又紧迫又长远的任务,那就是吴南生同志题词中所指出的“诚信——侨批文化见证潮汕人笃诚守信艰苫奋斗的精神”的弘扬光大。当我们把这种精神化为身上的血肉时,饶老定是会心一笑,因为那更是饶老提倡侨批文化研究的初衷!

  温家宝总理致饶老的信中有言:“先生的崇论宏议,让我受益良多。先生学贯中西,集学术与艺术于一身,虽已是耄耋之年,仍心系国家、民族和世界,让人感佩不已”。总理感慨如是,我辈当该何为?

  “海邦剩馥”,弥足珍重:“侨学前导”,继往开来!

作者: 
王汉武
来源: 
潮州日报(2012.07.19)
浏览次数: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