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韩愈文章“第一文”——读赵德《文录序》

  昌黎公,圣人之徒欤!其文高出,与古之遗文不相上下。所履之道,则尧舜禹汤文武周孔孟轲扬雄所授受。服行之实也,固已不杂其传,曰佛及聃庄杨之言,不于其思、入其文。但光于今、大于后,金石焦烁,斯文灿然。德行道学文,庶几乎古。蓬茨中,手提目览,饥食渴饮,沛然饱满。顾非适诸圣人之域而谬志于此,将所以盗其影响。

  僻处于备,得所遇,次之为卷,私曰文录。

  实以师民为请,益依归之所云。

  这是我潮州的赵德编集韩愈的文集,并写下的介绍、评价韩文的《文录》小序。

  韩愈在中唐元和年间被贬来潮州任刺史。到任之后,他任命了三位小官员,秦济为军事卫推官,另一位是赵德,为摄海阳县尉,是衙门里的推官。又一位是潮阳的史虚,潮阳县尉潮州衙府推官的赵德因编集韩愈的文章,写了《文录》(又称文录序)。这是我们潮州府的第一篇文章,第一篇论文。所以,《文录》的历史价值甚高。现在馆藏的版本是宋代之后所编辑的,比赵编的已经过去几百年。

  赵文开宗明义,评论韩氏是圣贤的一员。赵的见识眼力都很高,他的评价是在唐代,是对韩愈文章的第一位评论者(见诸文字而且内容较丰富)。这评论,与后来的历史发展历代评论基本吻合。这评论,已超出潮州这个小府的范围,而进入全国性的范畴。这是《文录》这篇小序的价值,具有全国性的历史意义。《文录》写于唐代元和十四年(819)。

  韩愈文章的内容博大,可概括为其文是载封建社会的道。这道是正统的道,站在拥护封建礼教的森严制度的道。西晋及南北朝时期,文化中的风花雪月靡靡之音充斥其间。所以,虽有初唐贞观的正风、开元盛世的文章,仍不能扫除靡靡之音。只有韩氏,“自东汉以来,道丧文弊,异端并起,历唐贞观之盛、开元之盛,辅以房、杜、姚、宋而不能救。独韩文公起布衣,谈笑而麾之,天下靡然从公,复归于正,盖三百年于此矣。”这是宋代苏轼写的韩文公碑的主要内容。稍后于赵德的有李翱评曰:“后进之士,其有志于古文者,莫不视公以为法。”此段评文来自《韩昌黎集》,后于赵德的编本。宋代的陈知桑诗《读潮本韩集》:“大雅寥寥不复还,如公几得古人全。格高枯淡复志赋,意到浑沦原道篇。赵子遗编今复乱,欧公校本孰能传?古音必矣尤难识,聊与磨铅一究研。”这儿写及两个韩文集子,一为赵子的原编集子,散落、编目顺序已杂乱。另一是欧阳修的校本,编名文章顺序不是原来的样子。陈知桑的评价是“格高枯淡复志赋”,与赵氏的评价相近似。

  韩氏的文章,思想纯净,都以封建正统入其文章。所以赵氏说:“服行之实也,固已不杂其传。”韩愈自己说:“非三代两汉之书不敢观。”

  赵德评得中肯:“光于今,大于后;金石焦烁,斯文灿然。”千多年后的今天,证明他的预见是正确的。

  序文里还提及韩氏的刻苦学习,始终不倦的精神。韩愈少年丧父,依靠兄嫂生活。其兄来广东阳山任职,他亦同往。他多次考进士而未中,直至将近三十岁才考中,出仕,才开始独立生活。这种艰苦的生活及学习,不是每个人都能胜任的。

  序文的末尾,说明资料文章来自韩文公,是韩剌史请赵氏编辑的。韩愈提拔赵德为府衙推官:“专句当州学以督生徒,兴恺悌之风。”由此知道,此文录是授徒的功课本子。韩文公又曰:“赵德秀才,沈雅专静,颇通经,有文章,能知先王之道。论说且排异端而宗孔氏,可以为师矣。”韩公对赵氏的评价颇高。其为人沉静好学、懂历史有文章,忠诚于周公孔业子之道。这是他为官为师的资质。韩氏在其《别赵子德》一诗中写道:“不谓小廓中,有子可以娱。心平而行高,两通诗与书。婆娑海水南,簸弄明月珠。……海中诸山中,幽子颇不无。……

  文录是韩愈的第一本集子。许多人是通过此集子而接触学习韩文的。苏东坡学习韩文,是唐宋八大家之一。据资料记载,我潮的明代状元林大钦就是饱学苏氏文章而得中高第。宋代的大文学家欧阳修不但阅读而且整理过文录,因为编集散落而不知其排列顺序。

  文录大概因匆促编印,赵德只评述韩文的内容,而对形式却只字未提,是一大遗憾。文章的谋篇布局没有定法,以切题中肯为旨,韩文能做到这一关键点,其行文气势备受称赞。古人评韩文:“韩吏部之文,如长江大注,千里一道,冲飚激浪,纤流不滞。”后来的评论者颇沿着此思路加以铺陈扩充,且被众家所认同。韩文公的“唯陈言之务去”是金科玉律。古人注重师承,拾人牙慧者比比皆是。韩氏推陈出新的文化思想,值得称许。

  《舆地胜记》:“人文郁郁,自韩公赵德而来。”我潮的文教,唐代先有常衮刺史的兴学,但时间短暂,其后经韩公及赵子重教倡学。(尤其是赵氏),文教才较兴盛。宋代乾道七年的陈余庆道:“文人以忠言直节,不容于朝,来刺是邦,首命赵德训诸生。自唐迄今,文风滋盛。”他生于此居于此,编书倡文,时间长久影响深远,后人岂可忘记?!请读南宋初期郡守常袆《送举人》:“革去颓风靳选抡,翕然公论一时伸。棘围共试三千士,海郡联飞二十人”。仅一次考试,就有二十人得中举人,可谓盛况辉煌。北宋时,曾读书于湖山南岩的林从周、黄程两人皆得中进士。所以有赞曰:“已留文价在神京”。再看宋代王安石说的:当复进赵子,诗书两持论。王安石赞同韩公先前对赵子的评价。赵德不但懂文,亦懂诗,是我潮在唐代时的高级人才。

  可惜,在研究韩愈文章的集子里,《文录》及其序的作者赵德,却未被人提及,这不是太不该、太遗憾了吗?

作者: 
丁身伟
来源: 
潮州日报(2014.06.26)
浏览次数: 
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