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为忠烈祠引来珍贵史料

 

▲华振中1946年在广州对日军战俘演说报道。

▲华振中1938年9月发给蒋介石、余汉谋电报文稿。

华振中摄于1938年的着戎装照。

▲华振中1937年填写的军官履历表。

    本月(6月)23日下午,记者收到了一封来自江门的快递,里头附有抗战时曾驻守汕头的独九旅旅长华振中1938年的戎装照及他1938年9月12日给余汉谋的电报文稿、1938年9月29日给蒋介石的电报文稿、1937年填写的军官履历表以及写于1938年的庐山作战日记等资料复印件。此外,还有书信一封,落款名为李春荣,他在信中写到:近日从网上看到本报的《探访独九旅旅长华振中故里》的报道,觉得既客观又动情、写得非常好,而他十几年前也曾收集到华振中将军的一些资料,故将资料复印件寄与我们分享。

    提起潮汕的抗战史,华振中绝对是重要的一名将领。他作为第十二集团军直属独九旅旅长兼潮汕警备司令,当年率领军民奋起抗击日寇,并许下“不收复失地,不离开潮汕”的誓愿。每每闻之都令人肃然起敬。今年以来,潮汕抗战忠烈祠修复工作紧锣密鼓,目前修缮部分已基本完成。潮汕抗战纪念馆的展览筹备正有条不紊加紧进行中,5月初,本报记者随汕头市政协文史委前往韶关调研,探访华振中故里。此行收获颇丰,却仍寻不到华振中将军抗战时期戎装照片。江门来信不仅让我们意外收获照片,还有许多珍贵史料,更是令记者倍感兴奋,在收到信件的当天,记者就拨通了李春荣的电话,向他了解这些史料的详细来历。

    受报道感动寄来珍贵史料

    李春荣说,他是看到了报道后,才萌生了把资料寄与我们的念头。

    大约15年前一次偶然机会,他在当地的古玩市场上收集到华将军这些资料。江门是华侨地区,由于华侨往来频繁,流落在当地的古玩很多。在江门有一个很大型的古玩市场,李春荣每个周日早上都会到古玩市场淘宝。与其他藏家不同,他收集的藏品是抗战时期的史料、物件等。华振中的资料,便是因此收集得来的。在认真阅读史料后,李春荣被华振中拳拳爱国心、英勇的抗战经历所折服,并开始关注起这位将军的经历。

    近日,他在网上搜寻华振中资料的时候,看到了本报的报道。李春荣说,他很是敬重华振中这位抗战将领。本报探访其故居的报道,更增加了他对华的敬佩之情。可是,阅读了报道后他也发现,即使在华的故居,也没有他的戎装照,实在有点遗憾。于是,他决定把他珍藏的照片复印一份寄给本报,通过我们的报道,让汕头人也能一睹华将军当年的勃发军姿。本报关于华振中故里的报道推出后,引发读者关注。华振中家乡韶关市始兴县县政协副主席廖晋雄也专门发来短信盛赞报道写得好,令人感动。

    受父亲影响关注抗战题材

    李春荣今年64岁。他告诉记者,自己收藏抗战题材的物件已有20年的时间,华振中的资料是偶尔获得的,而他平日里收藏更多的是江门当地的抗战史料。而他之所以会对抗战历史感兴趣,则是源于家庭的影响。

    他的父亲在抗战时期曾参加过地方武装部队,以前父亲在世时曾对他讲过一点抗战的经历,他记得父亲是在一个叫广阳指挥部下属的部队里,曾在台山打过日寇。而他的母亲抗战时也参加过政工队。

    出生于这样的家庭,耳濡目染间,就对抗战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史料珍贵应让更多人分享

    收藏到珍贵的资料,自是令人开心,但很多人喜欢把它当宝贝藏着。李春荣却不一样。

    李春荣15年前偶得华振中的史料中,除了电报文稿,还有其所写的日记。其中一本他很是宝贝,就是华1938年全年所写的日记。1938年是华振中军旅生涯中最辉煌的一年。在庐山阻击战时,已调任160师中将师长的他率全师官兵扼守庐山侧翼金轮峰等数座山头上,顶住日军飞机大炮的轰炸,连连击退疯狂猛攻之敌。此役160师以伤亡74人的代价,打死日军400余名,包括日酋大队长川上少佐等数十名军官,俘敌军官1名士兵12名,缴获一批武器,大获全胜。

    因此,早在2000年他刚得到这本日记时,就曾与华故乡的媒体联系,表示愿意将日记内容以连载的形式在报纸上分享,可是却没有得到答复,后来不了了之。

    李春荣说,史料当然珍贵,得好好保存,可是也需要将其内容与人分享。尤其他收藏的是抗战时期的资料,更需要与众人分享内容,让历史学者可以从中获得研究题材、让更多普通老百姓知道我们抗战的真实历史,“对那些为中华民族作出贡献的人我们不要忘记他,而且要教育后人不要忘记民族的苦难历史。”华振中将军戎装照,1946年在广州向日本降军的演讲稿,1938年作战日记等,将为潮汕抗战忠烈祠及纪念馆展览带来更丰满的史料。

    史料

    华振中1938年9月29日  给蒋介石的电报文稿

    九月二十九日呈蒋委员长 何部长、徐部长、白部长、陈司令长官 电

    某密(一)我师八月宥日奉命接东孤岺、万杉寺、鼓子寨、七贤峰阵地守备,本月之初转守南康尖、金轮峰、汉阳峰、鼓子寨、七贤峰之线,迄今月余,先后与敌第101师团之第101第149第157各联队拼死血战,官兵伤亡失踪者三千余人,以忙于作战未直接电呈,自分指挥无方,深以为罪。(二)感日敌101联队以一大队攻我金轮峰正面,又一大队行左翼包围进至鹅公包附近,幸仗钧座威德,并赖我整编之部队官兵各怀必死之心,将敌三面围困,激战至十四时后,歼灭敌大部。敌仍继续逆袭,至黄昏将敌击退。因山路崎岖未行追击。俭日清扫战场,续有斩获,两日共毙敌第三大队长川上少佐、第十中队长小川厚一大尉、代中队长北上中尉、吉武太夫少尉与永田秀夫少尉、九头龙少尉、若尾欣秀少尉以下官兵可查者约千人、俘众伤敌兵十二名、获敌小钢炮二、重机四、轻机九、步枪一八四、毒气十罐、烟幕桶十一个、第101布施联队攻击计划要图二份,其它文件及战利品甚多,已缴六六军部。

    华振中1938年9月12日  给余汉谋的电报文稿

    广州总司令余 密 职师上月宥奉命守备东孤岺、万杉寺、鼓之寨阵地,战线延长达万二米以上,三日,东孤岺交防友军,形势愈陷不利,八日,东孤岺全失。烂泥塘附近阵地受敌侧后瞰射,伤亡更众。全师除去一团无用之。琼州兵实以三团之众,苦战十七日,伤兵已登记千二百人。除失踪一少部,余多死于敌炮、敌机及毒气。现仅有守备汉阳峰、鼓子寨方面计,共发兵四连及新成重机四连比较完整外,在正面作战部队约为千人。

    彭师拨归指挥之一团,八日起加入战线,伤亡亦已过半,但扔担任自西孤山脚起,经袁家板、熊家上、东狱观、三十六步、鼓子寨之线,长万余米。致屡被突破亦屡被夺回。唯昨早起全线无法联络,各自为战。昨晚,鸡笼山亦陷敌手,仍集中全师残余兵力返攻,现已接近敌兵数十米混战中。不论鸡笼山之得失如何,职师已陷兵穷力尽之势,职遵命现留隘口东之吕家督战,以尽抗战保国之责。     职华振中文

作者: 
林琳 周晓云
来源: 
汕头都市报(2014.06.25)
浏览次数: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