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古瓷与海上丝绸之路

  广东是古代丝绸之路的发源地,除了广州港、湛江港等地外,潮汕地区古瓷也主要通过古代海上丝绸之路远销东南亚、欧洲、美洲等地。

  潮州陶瓷生产至唐以后有了很大的发展:如潮州城北郊的上埔、南郊的洪厝埔,西郊的凤山等处都发现了瓷窑,并有瓷器出口外销。 1980年上海博物馆派员专程带来了泰国发现的中国瓷器照片,到汕头查找该批瓷器的产地,其中“青釉碗”照片,碗口作葵瓣形,碗内壁起四棱,碗底圈足为实底,器边有四块渣饼垫烧的痕迹,与汕头市博物馆收藏潮州出土北郊窑上埔的唐“青釉碗”完全一样,证明唐代潮州瓷窑的产品确已外销至泰国。

  北宋时,是潮州陶瓷生产的黄金时代,其产量与工艺技术水平均居岭南前列。这一时期潮州陶瓷的生产有着规模大、质量优、出口外销为主等特点。潮州宋瓷主要分为三大区,即韩江东岸的笔架山窑区、韩江西岸的附城窑区和今澄海程洋岗一带的港口窑。以上三处以笔架山窑最大,南北迤亘3公里,民间传说笔架山有窑99条,窑长2丈 8尺。《三阳志》记载:“郡以东,其地曰白窑瓷。”民间俗称“百窑村”。新中国成立后,在笔架山发掘清理超过10座古窑灶,对其中一座大型龙窑加以复原,围护盖顶以供参观研究。该窑残长79.5米 (缺炉门火膛),据专家估算,该窑每年可烧制碗、碟类皿器60万件以上,火候可达到1250℃至1300℃。

  1980年8月,广东省潮州文物部门曾对笔架山古窑部分遗址全面进行清理,在笔架山8号古窑遗物中,发掘出几百件瓷器和窑具。其中有一件瓷佛像座,上有铭文曰:“潮州水中窑甲弟子刘用同男刘扶”,“治平三年丙午岁九月三日题”。早在1922年今潮州市北郊的象鼻山地方就出土过4尊佛像,分别印有“治平四年(1067年)”、“熙宁元年(1068年)五月”、“熙宁元年(1068年)六月”和“熙宁二年(1069年)”等字祥,佛像连座高31厘米,神态端详,属潮州水中窑产品。建于唐代重修于宋的潮州开元寺,有一个宋政和四年(119年)铸的铜钟,上有铭文曰“白瓷窑子弟刘竞、王满、王长慎、郑一娘各舍钱五贯文,各祈平安。”水中窑就是白瓷窑,是笔架山窑场的总称。这些出土的瓷器和开元寺铜钟,与《潮州志》的记载互相印证,说明潮州东门外的笔架山,是宋代的一个窑业基地。此外在原潮安县磷溪镇仙田村的钵仔山,澄海隆都镇的前埔、程洋岗等地,都属宋代古瓷群的遗址。在笔架山窑的遗物中,还发现宋代军持,这是一种长颈、圆腹的瓷瓶,东南亚各地土著居民用它来装水或在祭祀时用。特别是笔架山古窑中,还发现了一些深目高鼻的洋人造像和短脚垂耳的哈叭狗瓷像,都是仿自西洋形象,也是专为外销而制作的。这都证明了早在北宋年代,潮汕地区就已经有数量很多的瓷器外销了。在世界各地博物馆中,有不少唐宋时期潮州瓷器精品,如美国克利夫兰艺术馆,藏有一件北宋时期潮州窑出产的人形水注;在英国大不列颠艺术馆,藏有唐代潮州青釉曲柄壶和一件南宋时期的青釉双鱼大盘;在日本还珍藏南宋时期潮州窑产的青花瓶。

  笔架山所发掘出来的宋代窑瓷,属于龙窑,窑身长几十米至上百米,这样的窑装瓷器的数量相当多。磷溪仙田村钵仔山的早期宋代瓷场,占地面积达50亩,这些宋代古窑生产了极多的瓷器,除销售国内外,大部分出口外销。在马来西亚、文莱、巴基斯坦等地,都出土有笔架山宋代青釉瓷器。1981年10月,中国古外销瓷研究会和十几个省市的文物、科研部门、高等院校参加的“古代外销陶瓷学术会”上,确认潮州在唐、宋时代,就已经是广东外销陶瓷的主要产地。

  凤岭港,又名岐岭港、旗岭港,位于澄海程洋岗乡外,是宋代潮州地区船舶停泊、航海的对外贸易港口。《潮州府志》第十六卷第 54页载:“旗岭港,距城十五里,南洋大洲之北,自韩江发源而来,凡来往之客舟多泊于此。”《澄海县志》载:“艨艟幅奏”,“负山阻海”、“为潮郡之襟喉”。

  据地方史志载,凤岭港创立于“兴国丁丑年”,即宋太宗大平兴国二年(公元977年)。当时经过开发建设,港埠拥有永兴街、新兴街、下市、店铺头、源兴街、沙尾营盘市等建筑物和建成区,形成“之”字形的街头网络。市西有官司厝、营盘;港东侧有“建炎大道”,直通小江驿、来贤驿,沟通与闽西南的关系。港背还有程洋瓷窑群以及北宋时开挖的运河沙尾溪。在凤背与南峙山坳处有绳缆工场,以供应远洋船航海之用。上述有“永兴街、兴国丁丑年”碑文为证。

  从史志中发现,程洋岗及附近的前埔周围,有很多瓷窑,至今己发现宋代窑群17座,其窑砖经鉴定为六朝年代产品。程洋岗附近河里,发现大量陶瓷碎片,从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先后几次在韩江防洪固堤时,从该处挖掘出碎瓷片数千担作为填堤之用,并多次发掘瓷碗、船桅、锚链等物。近几年来,在韩江原凤岭古港地下挖出完整和碎片近10万件不同形状的古瓷产品,仅凤岭村村民收藏保存在家欣赏玩物达3000多件。

  随着凤岭的发展,带动了其他事业的发达和经济的繁荣。凤山岗上建了凤岭宫、天后庙等供古代航海者祈拜的庙宇。宋哲宗元符二年 (公元1099年),盐运官李前在凤岭山下凿通了韩江东溪与北溪之间的运河,称为南溪,并题诗刻石云:“筑堤开井易通津、神宇盐亭又鼎新,力小尚能支五事,增光更俟后来人。”从石刻诗看,当时李前发启开拓运河,应是为了凤岭港盐运和瓷运的需要。凤岭山下的海澳,也是北宋时期的一个较小海港,到南宋末年,韩江东溪的出海口已延伸到现在的澄海南门外的辟望港了。

  凤岭古港位于今澄海区横陇村西南濒韩江支流的东溪边,即是潮州急水塔下游5公里处,古时候,这块地方是潮州的辖属范围。该港因有凤岭山为天然屏障,故得名曰“凤岭港”。凤岭港作为潮汕最古老的对外贸易口岸,当时出口外销主要是陶瓷产品。唐代后期,潮州的陶瓷工业已经相当发达,当时唐朝实行对外开放政策丝绸之路。我国沿海的胶州、扬州、泉州和广州列为四大贸易口岸,史称“海上丝绸之路”。潮州贸易口岸是凤岭港,潮州笔架山上百窑村生产的大量陶瓷产品,用小船经过韩江运抵凤岭港集中,然后用大船或远洋船运往上海、广州,以及东南亚等地销售。

  北宋时,韩江三角洲上的中部平原已经形成,这个区域以现庵埠至程洋岗至东陇一线为分界,这一分界就是当时潮州地区沿海岸线。随着韩江三角洲的淤积,海岸线不断向东南延伸,韩江下游西溪、东溪和北溪的港口也随之演变,继凤岭港之后,又有东陇港、庵埠港、辟望港、樟林港和汕头港相继出现。

  潮汕已被不少典籍证明为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一个节点,具有得天独厚的文化积淀。如何推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  “海上丝路”经济带应属区域经济区范畴,其内涵包括区域背景、经济结构、空间结构、商品运动、经济布局及其经济效应等。但“海上丝路”又不只是经济交换,还有政治、外交、文化等意义,所以其内涵也涉及这些领域,但主体应是经济区域问题。因此,在如何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问题上,潮汕各市在当下讨论建设“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时就更应该早作筹谋。

作者: 
陆集源
来源: 
潮州日报(2013.06.12)
浏览次数: 
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