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初春,在揭阳乔林、白塔一带,沿着榕江北河一侧设有税站。负责收税的人都戴着一块黄框白底,写着“186师榕江扫荡队”黑体字的布章。不知内情的人以为这是一支国民党的部队,实际上,这是一支由我党掌握的人民武装队伍。

同益西巷原3号

  提起揭阳,“海滨邹鲁”“国画之乡”“小戏之乡”“龙舟之乡”“ 华侨之乡”“亚洲玉都”之美称总是扑面而来,作为揭阳人,自豪是发自心底的,常常也是信手拈来人云亦云,就是不知出处,窃以为应是哪个国家权威部门给出的“封号”,像“亚洲玉都”就是由“亚洲珠宝联合会”授予的。但细究起来,却发现并非全部如此,且都得之不易,值得我们铭记和保护。

揭阳学宫节孝祠原为清代大型公立节孝祠。

  文学创作,其实也是总体上的文字写作,见事不见人,是一大忌。缘因这样的作品与文章,往往呈现面貌而缺灵魂。因此,这些年来,爱好文学和文史的青年朋友来问写作应当注意问题时,我总把这作为重要一条予以劝告。

  “森”是男名高频用字,但当这个字成为姓的时候,您是不是觉得挺奇特?是的,“森”一个稀姓,但宋代编著的《百家姓》没有列入此姓,明清一些姓氏专著也没有列入,偏偏溯前至南北朝时南朝宋代何承天编撰的《姓苑》,却录入了此姓。

  明年,2020年,汕头开埠的一百六十年。我不知道有关方面会推出什么样的活动来纪念,或庆祝一下。

今日国平路

  东晋时有个光姓奇人,其奇事不单成就了一桩典故,还与一帮豪放豁达、不拘礼俗的人结成了一个“八人帮”,时人称之为“八达”,这个人叫光逸。《晋书·光逸传》记载了他的传奇故事——光逸,字孟祖,乐安(郡治在今山东省滨州市博兴县西南)人。初任博昌(县治在今博兴县湖滨镇寨郝村南)小吏。

  “婵”字常见于女名,但当这个字成为姓的时候,您是不是觉得挺奇特?是的,“婵”一个稀姓,宋代编著的《百家姓》没有列入此姓,明代凌迪知编撰的《万姓统谱》和夏树芳编撰的《奇姓通》也没有列入此姓,直到2008年学者贾学平编撰的《新编千家姓》中,在单姓按音序排列的C序列里头9个读为chan的行列里,才列入了这个姓。

页面

订阅 RSS - 历史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