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前美

    因为喜欢潮汕古建筑和特色民居,工作之余我经常会去汕头周边的农村走走、看看,汕头隆都的前美村是我去得较多的地方。
 
     前美村是一个有600余年历史的古村落,慕名而去的旅游者很多,但一般都是直奔村内赫赫有名的陈慈黉故居。作为景点对外开放的陈慈黉故居原本叫善居堂,其实只是陈慈黉家族庞大建筑群落的一部分,它与周围陈慈黉家族的郎中第、寿康里和三庐书斋共同被称为“粤东第一侨宅”。善居堂始建于1921年, 202间房屋,6821平米的建筑,建了17年也没有最终完工,但仍称得上富丽堂皇。解放后,这所院落有过多种用途,文革中曾是看守所,在廊柱和门楣上有很多毛主席头像和忠字,算是那个时代留下的一点印记。为了开放,善居堂已经经过修整,现在参观者可以领略其格局的恢弘之美、建筑的错落之美、工艺的精巧之美,但偌大的院落,完全没有了生活的气息,再也无法体会一个大家族当年的奢华生活。陈慈黉故居现在是前美村的文化、旅游名片。假如只是到此一游,看看新鲜也就罢了,如果从探究人文精神的角度,身居其中时内心会有空空落落的感觉,会感到这里的建筑与生命是脱节的,徒剩得不尽变迁后院落自身生命在空灵的游走。
 
     相对于辟为展馆的善居堂,我认为陈慈黉家族的郎中第、寿康里和三庐书斋一带更值得深入探访。这几处老厝建成时间早于善居堂一、二十年,因此潮汕特色比善居堂更明显一些,屋内屋外潮汕石雕、木雕、嵌瓷、灰塑等建筑构件和装饰随处可见,古朴典雅。再细看这些建筑的局部还发现,在建造时其主人并未简单满足于潮汕建筑的规制要求,虽然是以潮汕民居作为基本格局、但大量借鉴了西洋建筑的特点,西洋装饰风格和手法已经巧妙地加以运用,使建筑更为新颖和奇特,可谓是洋为中用,兼收并蓄的典范。比如那个年代舶来的瓷砖在潮汕是稀罕物,但在这里及村中其它建筑上比比皆是,色彩艳丽、图案各异的瓷砖成为了前美村独树一帜的建筑符号。据说这里的瓷砖产自英国和意大利,虽历经百年风雨,仍光鲜靓丽。特别记得郎中第“东三落”的三个门楼肚,在大门石刻牌匾之上镶嵌有瓷砖拼成的长画卷,在石刻牌匾的两旁,还有独立的四幅正方形瓷砖画。这四幅画和长画卷描绘了许多形象逼真且姿态各异的火烈鸟;在湖水蔚蓝、天空湛澈背景的衬托之下,湖中羽色艳若丹蔻的火烈鸟群打破了这蔚为壮观的天水一色。面对这幅100多年前的作品,我不禁想起了曾经在肯尼亚納库鲁湖看到过的火烈鸟群的真实场景,两者神形兼具,火烈鸟群是展翅欲飞的动态的画幅,瓷砖画是安然凝固的静态生命。二者如出一辙,回想起来相映成趣。
 
     寿康里现在多数房屋被出租给制衣作坊,几次前去探访都未能如愿。新近再去,巧遇在里打工的一位妇女,在她热情的引导下,我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的仔细转了一遍。虽然寿康里到处堆积着制衣用的原材料和成品,机器也在轰轰作响,但仍掩饰不住建筑原本的奢华:拼花的地砖、木雕的屏风、金漆的木门、彩色的玻璃,琳琅的马赛克、古朴的铜门环,所有建筑的细部依旧诉说着过往的雍容华贵。我认为寿康里最值得仔细欣赏的是门窗上的灰塑图案。潮汕人认为门是建筑的脸面,窗是建筑的眼睛,所以总是隆重予以装饰,毫不吝惜工本。这里门窗上的灰塑,长方形、正方形、半圆形、三角形等形状不一,规格较别处要更大些。灰塑主要以花鸟为题材,花有芍药、牡丹、扶郎和虞美人,鸟是长长羽翼的锦鸡和极乐鸟;水薄荷蓝的底色加上白色的灰塑,立体而灵动地表现了花鸟的婀娜多姿。仔细看后我还发现这里有的灰塑已非简单的白色,经过彩绘,显得更加的明艳、动人。另外,寿康里的金漆木雕也极为吸引眼球。前厅的隔扇门和后院二层楼上正厅的大门同样是八扇,都保存得比较完整,褪了色的朱红木门的上部为玲珑剔透的金漆通雕,花式细腻、繁密。后院二层楼上卷云状的木雕斗拱和梁架圆润、敦厚,题材为喜上眉梢和松鹤延年的金漆木雕构建间或于其中,从楼道的一端望过去一派吉祥、富贵。
 
     三庐书斋除房屋主梁上的八卦图案和嵌瓷飞檐外,与村中其它建筑已有明显的差别,尤其是西洋风格的门坊及门楼独具风情,特别惹人注目。这座唯美的乡间二层别墅式建筑,原为陈慈黉家族长辈议事和接待客人的地方,现为前美村村委会的所在地。本人曾冒昧的进去造访,孔雀绿色的石材建筑架构、鹅黄色的女儿墙、石雕的楼梯踏板、铁艺的天井护栏、通雕的灰色门窗以及交错重叠的天台,任何一个建筑局部、细部都称得上是美轮美奂之作。
 
     看过郎中第、寿康里和三庐书斋一带后,令人不由得真心地佩服当年建造大宅的潮汕工匠们。这些淳朴的匠人经年累月地建造房屋,本领高超、工艺精湛自不在话下。但没有漂洋过海经历的他们,如何将东方的雍容和西方的奢华和谐完美地体现于村中建筑之上,我们无从知道;他们构思之精妙、创造力之无限,我们难以想象。他们守传统的同时不恪保守,勇于创新,追求时尚,敢为人先的品质,令我由衷的敬仰。
 
     其实前美村除了闻名遐迩的陈慈黉家族的大宅外,隐藏在前美村寻常巷陌中的诸多装饰华丽的建筑也是可圈可点的,在我看来,这些地方更值得花时间慢慢寻找、缓缓行走、细细品味,并且我认为也只有到过这些地方,才算是真的到过前美村。
 
     永宁寨是一座历经两百七十余年的沧桑古寨,由陈氏先祖陈廷光所建。这个寨子给我的印象:一是大,二是奇,三是静。大说的是正方形的寨子,占地有10333平米。从寨外看,是坚不可摧的城堡,从里面看基本是整齐排列的“四点金”,据说共有房屋二百一十间。奇是形容寨子的寨墙和古井。寨墙除正面的略低以外,其他三面寨墙高达8米,兼具防洪防涝防盗三重功能。位于寨子西南角有一口八角石井,据说井中还有一口方形木壁古井,井中套井,在别处绝对没有听说过。这口井的水盈满而清透,是全寨饮用水的来源。至于静,是一种感觉,偌大的一个寨子,只有寥寥几个老年人和一些外地打工者还居住在其中,一些房屋已经倒塌,其他房屋都是铁将军把门。几次进得寨去,对寨内的阳埕印象很深,平坦、宽阔,曾经的看戏、纳凉、玩耍、晒谷等景象已经见不到了,倒是鸡群敞开了在撒欢。出得寨门,沿着高高的寨墙前行,一路清净悠然。岁月的更迭使寨墙上爬满了青苔、甚至长出了小草,但最为欣慰的是寨墙还结实完好。我想只要寨墙在,寨子里的日子就是安宁的。
 
     距永宁寨寨门东北不远处,有一座小巧玲珑的院落,名为“文园小筑”,建成于1910年,建筑基本为潮汕“四点金”,五厅、二十三间,占地1700平米。文园小筑的石雕、木雕、嵌瓷、灰塑等各种建筑装饰全部以花鸟为题材,展现的是一种小家碧玉般的精巧和柔美。院内步步是景,尤其是后院的二层阁楼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倚墙而上的楼梯原本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采用宝蓝色的陶瓷柱子做围栏,就显得十分的醒目,冷艳的蓝色在这潮汕的院落中虽有一种孤傲的气质,但并不突兀,营造了一个悠然静心的氛围。拾梯而上,可以看到楼上厅堂与走廊之间由透雕门柱相隔,门柱的树枝上绽放着茂盛的梅花,在簇簇花团中,还栖息着神态悠然的小鸟,我仔细看了看,发现共有二十六只,每一只鸟的种类样子和体态大小都全不相同,繁华与栖鸟相互映衬,栩栩如生。据考,这样别致的木门柱在前美村只有两处,另一处在陈慈黉故居内。二楼厅堂宽敞,一字排开的金漆透雕窗户,每一扇的雕刻都是四周花式繁复,中间留白,不仅唯美,还使厅堂因透光效果好而显得特别明亮。文园小筑屋檐的瓦当和水滴是陶瓷的,每一片都在明黄的底色上绘着绚丽的花朵,把陶瓷的质感和秀丽发挥得淋漓尽致。在文园小筑,“花的世界、鸟的天堂”不仅仅体现在建筑上,也体现在现实生活中。主人陈伟成老伯是一个特别热爱生活的人,他不仅养花、养鸟、养鱼,还养了两条大狗与自己作伴。在他的精心养护下,他家庭前屋后、院里院外,包括屋后他家的私家小码头旁,到处是艳丽的花朵、葱郁的植物,一派生机盎然。这个院子现在是粤东最有代表性的写生基地,常有文人雅士和美术学院的学生光顾,墙上、屋角随处可见绘画和摄影作品,艺术气息浓郁。 
 
     明春堂,占地三亩,也是一座 “四点金”院落,据说它是村中最早的豪宅,由清代前美名中医陈宣明所建。明春堂虽然有一点破旧,但正宗潮汕老厝的气势和昔日的雍容华贵还是随处可见的,场院的平坦、宽敞,屋檐的细腻、隽秀,梁架的华丽、出挑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潮汕建筑工艺的讲究,在明春堂里,引人注目地体现在屋檐的建造上,层层叠叠特别的繁复,明春堂主院一圈屋檐比其它的潮汕建筑更为精美,在本已精致的基础上再以灰塑的鳌鱼、马、兔、狗等三十二个各型动物予以装饰,简直可以说是将装饰进行到底。因在别处从未见过,感觉非常独特,特向主人陈老伯求教这是何装饰意向,老伯说他出生于这个院落,在此生活了60余年,没有特别注意过。想来是天天住在这雕梁画栋的宅子内,有点“审美疲劳”吧?
 
     粤东最早的小学也在前美村,名为成德小学堂,校址是陈慈黉家族捐出的古祖家庙。当年学校治学严谨、声名遐迩,如今学校校舍还在,房屋显得比一般的民宅高大、气派,虽经百年沧桑,仍然坚固耐用,不过已在二十年前改为村中的幼儿园了。这个幼儿园延续着前美村一直以来崇文好学的风气,它的主旨是爱与快乐。我曾进到里面参观,得到了乡村女教师们的热情接待。教室窗明几净,到处悬挂着各种各样漂亮的手工作品,院内墙上画着许多孩子们喜欢的卡通图案。幼儿园的公共活动场所是家庙的大厅,细看梁上金漆木雕和漆画年代感十足,顺着大厅里已经被油漆成七彩颜色的石柱向下看,滑梯、木马、蹦床、转椅等儿童游乐设施一应俱全,古典与现代、历史与未来在这里完美的结合起来。我有点羡慕前美的孩子们,我觉得他们是幸运的,现在又有多少人的启蒙教育能在古建筑中开始的呢?
 
     为了开发旅游,前美村在一些老建筑前立了指示牌并附有介绍。遵循指引,我游览过村中所有立有名牌的宅院,其中泽园给我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泽园落成于上世纪40年代末,由一做鱼苗生意的陈姓商人所建,之所以名为泽园,是“以志祖先的德泽”。泽园基本采用了西式的建筑风格,潮汕的建筑元素在这里只是一种点缀。门窗上的装饰图案线条优美、舒展,以水薄荷蓝及原白为基本色调。前美村有名有姓的大宅不少,许多大宅的门楼都贴有华丽的瓷砖,门楼上的瓷砖可谓历久弥新,今天看起来仍色彩斑斓。泽园的拱形门楼足足有两层楼高,不仅是整个村子中最高大的,也是最气派的,同时还是保存最完整的。除穹顶是以灰塑装饰的外,整个门楼的墙壁用了十三种瓷砖,且匠心独具地拼成若干个富丽堂皇的图案。新近,泽园在其原貌的基础上被修缮为一间清幽的、具有潮汕典型古建筑风格和浓郁民俗风情的影画沙龙,这对老宅来说是件幸事,也应当算是一段功德。汕头城里一些摄影画画爱好者时常在此聚会,交流和分享艺术。想来周末的午后,坐在泽园的庭院中喝茶、聊天、卖呆,应当是再惬意不过的事情了。
 
     有的朋友对我周末流连于乡间甚为不解,其实前美村于我,犹如一本有年代感且十分引人入胜的书,拿起就放不下。看古建筑的诀窍是要静得下心、定得住神、在站在建筑之中,体会与其融为一体的感觉。前美村的古建筑乍看起来是有点老旧、破败,但越琢磨越有感触,越细品越有味道,并且会发现很多与其他潮汕古村落不同的建筑局部和细节,也愈发地使人沉迷于其中,恰如喝功夫茶,不简单追求入口的香气,而要细品回甘的味道。比如我注意到潮汕宅邸的大门都是厚重的石材门框,两边的立柱上多直接雕刻有香插。前美村家家户户的大门边立柱上都有香插,规格之大、雕刻之精、形态之美、寓意之好是别处无法比拟的。小小一个香插,承载了前美人对神灵的无比敬仰,也体现了他们对生活精益求精的态度,精致的石雕香插很好的配合了香品的风雅,使袅袅香烟也越发的神圣起来。
 
     漫步在前美村宁静的街巷中,内心是安宁的,除了眼中的景物,基本不会受到一丝的烦扰。边走边看、是访客与前美交流的第一步。偶而看到在街巷中玩耍的三五孩童对你投来的好奇的目光,看到步履蹒跚的老者对你友好的示意,看到小作坊低头忙碌的工人,看到住家中操持家务主妇勤劳的身影,甚至看到老实敦厚的土狗和憨态可掬的狮头鹅,都会感受到前美村浓郁的生活气息。至于扎制灯笼、制作高香、印制贡品、装配玩具、钉珠刺绣通花等各种乡村式的活色生香,不仅会给我意外的惊喜,还会使我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甚至席地而坐,慢慢地在旁欣赏,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这样在不经意间很快过去了。边走边照,是访客与前美交流的第二步,村中到处是不错的景致,这时照相技术已经完全不重要了,访客举起相机随便照哪里都是唯美的构图。特别是傍晚登上老宅的屋顶平台俯视时,成片的老宅鳞次栉比,落日余晖下显得更加错落有致,并在光影变换中蒙上了些许神秘的色彩,令人遐想无限。边走边聊是访客与前美交流的第三步。每每看到漂亮的院落时,作为访客,我总会本能地探头探脑,院中的主人会停下手中的活计,问你从哪里来、来干什么;得知你是来看老厝的,他们会热情的给你敬茶,任由你屋里屋外、楼上楼下仔细的观看。无论看到漂亮的房屋装饰、还是看到雍容的老式陈设,甚至看到闲置的旧式农具,每一个访客都会由衷地感叹和称赞,这时主人会露出谦逊却又满足的神情。会说普通话的当地人是十分愿意与访客搭话的,有几次他们给我讲述了先辈早年的风光、建宅的经过、宅邸装饰意向的含义等等。对于这些介绍,我进行了简单的归纳:他们的先辈很少有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基本上都是先奋斗、后发达;建宅的很多人都有漂洋过海,在外打拼的经历;建设的过程基本上都是慢工细活儿,历经数年;建设时都会采用一些国外的建筑和装饰材料,房屋上的一些装饰手法也融汇中西,但表达的却都是潮汕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祈祷。
 
     美学大师王朝闻先生说过,美就是生活。前美村百姓的生活是闲适、从容的,从某种角度看还是雅致、美丽的,完全没有国内一些过度开发的乡村游的喧嚣、媚俗,这是我欣赏前美村的初衷。但在一次次探访并且有了一定的了解之后,前美村吸引我的已不单单是华美的古建筑和乡村的自然景色,还有其深厚的人文精神。我认为潮汕文化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它沉积、附着于潮汕人的生活之中。前美村大到城池建筑,小到器物陈设,都生动地展现着深厚的潮汕文化底蕴。前辈的优良品质今天仍能从居住和生活在老厝里的前美人身上感受到,特别是坚持从容地面对生活中的不尽人意令我由衷地感动。记得曾见到一位85岁的独居老婆婆在老宅门前绣花,她绣一件童衣上的花只挣两毛钱,一天只能绣十件八件,做一天的收入也超不过两块钱。环顾其昏暗的屋内和简陋的陈设,生活的清贫、艰苦昭然若是,但老人抬起头与我们搭话时,我从她的眼中读到的不是凄苦、也不是烦恼,而是内心的平和以及为人的和善。与她相比,我们的生活条件不知要好多少,但混迹于城市的我们经常因为位子的高低、房子的大小、票子的多少等等焦虑不安,甚至是烦恼不已,内心再也没有了她那份安宁。以我们的生活标准来衡量,前美村村民的生活算不上舒适和富庶,但他们生活态度乐观积极,把原本简单朴素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比如:用经过精心修剪的垂吊性植物在自家门前搭一个凉棚,既美观、防晒,又简约、环保;以我们的处世方法来看待,是不与陌生人说话的,更别说让陌生人进入家中了。前美村的村民与浊世保持着适度的距离,特别热情、好客,虽与访客素昧平生,但每遇来访者都会毫不迟疑的敞开家门。一次在巷中巧偶遇明春堂后人、陈宣明的第七代孙,小伙子得知我是来看老厝的,便热情的邀请我到他家院落参观一下。看到偌大宅院就住着他们父子两人,我问他家房屋是否出租?他痛快的说家中有几十间房子,喜欢哪间随便来住,不要钱。虽然我没有成为他家的房客,但他友好的举动着实令我感动了好一阵子。
 
     前美村先辈的创造、后代的用心,使许多宝贵的精神和物质财富得以传承,尤其在宗族社会结构下,以建筑为载体,如同被封印在乡间的大街小巷一般,庙堂屋宇静静伫立,人文情怀缓缓流淌。每一次探访于我是逃避都市喧嚣的身心旅行,更是追求内心安宁和自由的精神寻根。希望眼中的风景常在,更希望心中的风景永存。
 

作者: 
孟杨
来源: 
汕头日报(2013.09.07)
浏览次数: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