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合璧植丰园

    植丰园,由林子丰创建于1920年的园林式别墅,位于揭西县金新行政村的新园村寨后,为英国建筑设计师设计,既具西洋古典皇宫形制的风格又夹带中国传统民居格调,由围墙、门楼、主座、附座、后房、花园、喷水池和碉楼等部分组成。园名取林子丰及夫人陈植亭之名合而为“植丰园”。该园虽然经历近百年的风雨沧桑,仍完好地保留着原有风貌。2009年8月,该园被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012年11月,被省人民政府评定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林子丰简介:
   林子丰(1892—1971),揭西县金新村人。青少年时期,先后就读揭阳真理中学、北京协和医学院。 1916年赴港,先在广源盛行当英文书记,随后,创办四维公司,任总经理,继而开设嘉华银行。他曾出巨资扩建香港学校,发展宗教教育。出任过香港培正中学校长,兼任民生书院校董会主席,培道女子中学校监,香港高等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香港大学中文学会副会长。1965年,他代表香港浸联会赴伦敦出席世界浸联会第九届大会。获美国俄克拉荷马浸会大学特授予法学博士学位。又因有功于社会,得英国女皇所赐OBE荣衔。他与太太陈植亭生育七子,均获博士学位,享有“一门父子八博士”美誉。他不仅在香港热心办学,发展宗教教育,还关心祖乡公益事业。1922年,回乡主持引榕工程,半年之后, 金溪渠开成。水从大架山脚流入金溪,劳苦大众得车水灌田之利。1986年林思齐、林思显遵父嘱,以林子丰家族名义捐资50万元作为建设金坑中学启动资金,后又捐资200万元,配套金坑中学大礼堂,并命名“子丰堂”。

 
   植丰园的构建方式
   植丰园正门为三山式重檐歇山顶牌楼建筑,木架结构,屋顶覆盖琉璃瓦,碧瓦飞檐。门额浮雕着“植豐園”3个繁体楷书大字,据《揭邑金坑林氏族谱》记载,是清朝末代宰相岑光樾所书,系繁体楷书,刚劲浑厚;三开门,铁栅门扇。
   重檐歇山式的主座建筑高12米、宽30米、长27米。8根水泥梁横跨东西两面墙上,上面层层叠叠的屋架支撑檩条椽子。上覆陶瓦,人字形屋顶。左右墙壁各设旁门2个、玻璃窗户8个,正、背面墙壁设窗户2个。正堂是宽敞明亮的礼拜厅,通高约10米。座前建筑7级环形石台阶,托起半月形门亭。亭上立着4根罗马亭柱,正面2根亭柱之间有个环形匾额,灰塑“希伯崙”3个草书大字,为孙中山长子孙科手书,行草体,气永生动。(“希伯崙”是西方四大圣城之一、巴勒斯坦城市。)亭上是四方形屋面,覆盖琉璃瓦,同样是碧瓦飞檐。方圆结合,极具美学价值。
   两廊为子孙巷。构成子孙巷的是左右两排与主座并列、比主座略低的房屋,每排子孙房8间,加上前后门面房共10间。主附座之间有通道连接,通道之间构成数个长方形的天井。
   正门与半月形门亭之间有罗马式喷水池一个,中间是灰塑的立柱,高约3米,立柱上塑有10多个方形喷头,形如含苞待放的花朵,园内广植花木,绿荫如盖。花圃围绕主座,曲径通幽。主座两旁的数棵柏树为建园时所植,高大挺拔,郁郁苍苍。
   正座后面两侧围墙与北墙交叉处,各建一座三层的碉楼,楼高10多米,每层四壁墙体开挖瞭望孔和枪眼。站在碉楼天台之上,远近景物尽收眼底。旧时,两碉楼值勤人员互相呼应,捍卫园内安全。
   西式园林的中式元素
   植丰园正门为三山式重檐歇山顶牌楼建筑,木架结构,屋顶碧瓦飞檐,泄水口均配以瓦当,采用典型的潮汕宗祠嵌瓷式装饰工艺。同时,三开门,中门比较宽大,也有潮汕祠堂的气派。整座牌楼装饰为巴洛克风格,柱头线角深细明朗,在中式的规整上突出了动感和繁复的变化。
   主座建筑也为重檐歇山式,屋顶的脊檩和檩条均由杉木制作的屋架支撑,层层叠叠,与潮汕祠堂上的斗拱风格如出一辙,但又简洁明快。附座的子孙房、子孙巷类似潮式宅院的从屋“横包”。
   最奇妙的是正门上的两个花窗窗棂,竟是用厚铁片焊成的两个篆书“寿”字,细看,每个“寿”字的中间蕴含着“吉羊”2字,寓意“吉祥”。
   植丰园既具西洋古典皇宫形制风格又夹带中国传统民居格调,其构建方式和建筑装饰工艺为研究20世纪初潮汕建筑转型提供了实物例证:
   明朗多变的构建方式为潮汕传统民居建筑转型注入了活力。传统的潮汕民居较为常见的就是“下山虎”、“四点金”、“驷马拖车”、“百鸟朝凰”等形式。这种构建方式,有其独特的审美价值和实用价值,但是无论是哪种形式,都是由一座座四四方方的房屋构成的,万变不离其宗。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对外交流的频繁,住惯了“四点金”的潮汕人,忽然发现,这种“方格子”不如西式建筑那样明朗、那样动感多变。善于学习和思考的潮汕人再也不会满足于现状,西洋风格的构建方式便融入潮汕民居的构建之中。
   巴洛克装饰、希伯崙风格,为中式民居装饰提供了样板。中式潮汕传统建筑装饰主要有两个特点,一是屋脊上嵌瓷、雕塑;二是墙面的灰塑、壁画等,使整座宅院显得庄重、大方。然而,我们从植丰园看到巴洛克风格的牌楼装饰,柱头、檐角团云朵朵,线条丰富,在中式的规整上突出了动感和繁复的变化。希伯崙风格的主座装饰更胜一筹,房顶、屋檐、门角、柱头、窗楣等处装饰变化多端,西式线条、数字、浮雕丰富多彩,如半月形门亭的曲梁与主座平面相交的三角形亭顶,就用了弧线、曲线、放射状线3种线条和多个五星图案,这种变化多端的装饰在中式建筑中是难以见到的。这些均可为潮汕传统民居构建提供借鉴。
   罗马式喷水池增加了园林别墅的纵深感。正门与主座之间的玄关喷水池,是大门到主座间的过渡,其作用犹如中式宅院前的照壁,既增加了纵深感,又烘托了主座建筑的高大、雄伟。

作者: 
杨建东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