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氏古屋红门楼

    榕城新兴街道凤围村,有一座明代古屋红门楼。据说,这座红门楼古建筑,是邢氏族人的发祥地。
 
   位于凤围村中心的红门楼,是一座大型有规模的古代院落式建筑。始建于明代,明清以来几经重修。整座主体建筑坐北朝南,木、石结构。站于红门楼前面宽广的石板埕上,纵观整座古建筑物,似乎透出一种古色古香、雍容大气的雅致之美,令人肃然敬仰。
 
   踏上红门楼前台阶。古代设置的石鼓遭毁,脚座重修时被移于阳埕上。我对带我们采访的老先生说:“古代建筑都属文物了,移到阳埕上既不符合古建筑的格局,又失去了文物的意义。”
 
   进入大门,修建时按古代形式,设置了一座木屏风,立于大门正中。这种建筑设置,说明创建红门楼的主人,是有一定官衔的人。
 
   古屋红门楼,主体建筑为大型四进四厅院落式布局。每座厅堂,两旁各配建二间房屋。三座天井,两旁各配建二间“过水”房间。天井四周,用大型石条围筑。天井地面,用规格石板铺设。中间二座厅堂,前后都设木屏风,前设多扇木屏门,后设木屏风壁,开左右门。后厅堂高大,古代供置神龛,奉祀祖宗神牌位,是族人祭祀先人场所。主座屋顶,红檩绿椽,保留古代官家厅堂的建筑色彩。主座两旁,各建筑二长排巷屋民居,巷道都铺设石板。厅堂及巷道北面,建筑一长排后包民屋房,将整座院落围成整体。据统计,红门楼共有厅、房135间,总占地面积约7200平方米。
 
   据说,红门楼是明代金甲寨的邢瑞建的。
 
   潮州地方传说有二个半富寨,一个是潮州的银湖寨,一个是揭阳的金甲寨,半个是揭阳的钱家寨。揭阳东关外的金甲寨,地处双凤朝牡丹形胜宝地,后来改称凤围村。
 
   传说,明代万历年间,金甲寨出了个邢瑞的员外。有良田千顷,家资丰裕,富甲一方。他的田产租地,遍布渔湖、官溪、磐溪、蓝田四都。他家还在县城经营出口生意。
 
   明万历时,有一年黄河溃堤,洪水泛滥成灾。北方边境又多处告急,外侵危害国家安宁。朝廷为救灾及戍边,发皇榜到地方各地筹款。凡是捐出款额多者,皇上可封赏。作为冀南苗裔、揭岭衍宗的邢瑞,到县衙揭了皇榜,捐出一笔重金。不久,得到朝廷赏赐,封为光禄署丞。他再捐出白银千两,加为署正。不仅得荣耀封赠,皇上还赐匾:“忠义臣僯”,命建石牌坊于揭阳城东关外。
 
   邢瑞得到皇封之后,更加尽忠于朝廷。不多时日,又捐出一笔重金给朝廷,请皇上给他二个儿子封赠。皇帝龙颜大悦,立即御笔加封邢瑞二子:邢鍄、邢镛,武英殿中书。
 
   笔者查阅了《揭阳县志》(清雍正·陈树芝)《例士》一章中,有这样的记载:“邢瑞,士光禄署丞,助边银一千两,加署正。(相当于五品官衔)建坊东关外,榜曰:忠义臣僯.”在该章目中还有载:“邢鍄,瑞子,仕武英殿中书;邢镛,瑞子,仕武英殿中书。”
 
   在邢氏族谱中,记载有邢氏宗祠的二副楹联:其一,“中宪新世泽,光禄旧家风”;其二:“一门二中书,三世四节钺”。
 
   这也许和上面的传说有些吻合吧!
 
   当邢瑞把皇封“忠义臣僯”石碑坊建成后,潮汕各府县官员,上门庆贺参拜,金甲寨从此风光起来。不但远播美名,路经潮州的官员,见到石碑坊,还得停轿下马,以表尊敬。邢瑞也门庭若市,上门拜访者纷至沓来。
 
   忽一日,潮州府一官员拜访邢瑞。两人闲聊品茶间,官员向邢瑞荐言:“以先生的家财、官阶品位,要建一座府第。既可光宗耀祖,也可留给后代名气美誉。不知你意如何。”
 
   邢瑞听了,喜上眉梢。他觉得此言正合他的心意。
 
   过了一些时日,邢瑞和一好友来到潮州府,托官员帮他聘请地师,安排择地及建府第事宜。
 
   不多久,一位名冠潮州的堪舆师应聘来到邢瑞家。邢瑞对他待为上宾,每天宴请品茗,诚意相陪,不在话下。
 
   光阴荏苒,不觉过了几月。一天下午,邢瑞与地师饮茶间,地师对邢瑞说:“我在你家已住了一段时间,见你富贵大气,仁慈为善,既捐助朝廷救灾,又捐田产给地方寺庙,积善余庆,有口皆碑,非常可贵。建府第之地,我已择定了。可是,斟酌之后,觉得建一座大院落,不称府第,称为红门楼。后代子孙发达,财丁两旺,是邢氏族人的发祥地。不知你意如何?”
 
   邢瑞听了地师一席话,忙站起身,给地师一个深度的鞠躬。
 
   地师继续说:“我选中建红门楼的地,位于官道旁。坐北朝南,面向官道。建成之后,过往官员上门参拜,也很方便,更为红门楼增光添彩。”
 
   笔者查阅过地方历史资料,元代时,福建莆田县城,有一座发祥地红门楼,也是一座大宅院落式古建筑。
 
   古屋红门楼,果真是邢氏族人发祥地。明代建成以后的几百年间,邢氏宗族,兴旺发达,人才辈出,文武双全,代有英名。举人、贡生、廪生、秀才、推官、知县、县丞、节钺,世代相传,长盛不息。
 
   邢氏古屋红门楼,是一座潮汕地区古建筑的佼佼者。建筑规模宏大,布局大气、结构实用。既表现了强烈的地方传统历史文化特点,又是研究地方宗族文化、古建筑史、民俗活动的珍贵资料,还可以作为古建筑文物的实物例证,具有重要的传统文化艺术和科学价值。
 
 

作者: 
蔡汉炎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124